从客户总监到咖啡小妹,致我“落逃”新西兰的前半生

 

IMG_1193

 

文|我家姑娘

 

我家姑娘有言在先

这里没有惊心动魄、生离死别的取舍放弃,

 也没有发愤图强,感天动地的人生逆袭。

 

我的“前半生”,

 或许会让你有片刻,仿佛在照镜子:

普通工薪家庭出身,大学毕业后混入北漂一族,

英语渣到差点因为四级屡考不过而拿不到学位,

没有外企国企知名民企的背景加持,

没有工程师、码农之类的技术傍身,

没有房子没有身家,工作生活不好不坏……

 

你问我为什么要来新西兰?

我或许会无奈地笑一笑:

我哪里是有目标的出国,不过……是落跑,

只是走着走着,于心安之处,择一城终老。

埋头苦行的前半生,

我从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除了之前开出的条件。如果两年之后你还想出去,我送你去英国。就辛苦这两年,新客户带上了正轨,你自己的积蓄也更充足。不如,再考虑考虑?”

 

寒冬时节,三里屯附近的一家咖啡店里暖气如春,刚刚拿下一个年度大单的Ada耐心地劝说着。

 

坐在对面的我,正在经历准备出国前最大的一次诱惑和纠结。

 

“这样的条件,说不动心是假的。”我定了定涌动的心绪,抬头正对上Ada满怀期待的眼神,“但我怕到了那个时候,万事俱备却再无东风,反而没了现在的勇气。姐,对不起。”

 

Ada走后,我放下已冷的咖啡杯,扭头望向窗外萧瑟,距离启程去一段陌生而未知的生活,还有两个月的时间。

 

记得我第一次小心翼翼地和一个朋友聊到想出国看看的想法时,她一脸不解,“你那点积蓄,出去一年就花的底朝天了,有这打算,还不如在国内挑个差不多的大学读在职MBA,镀金又开拓社交圈。钱花在刀刃上,也不影响收入,这样不好么?”

 

是啊,这样不好么?直到今天,遇到挫折和不顺的时候,我也常常这样反问自己,旋即便一笑而过。

 

我其实一直是个胸无大志但算是听话的姑娘。

 

小时候被父母教育要好好学习,一路循规蹈矩,埋头苦读考上大学;

 

毕业后被环境左右要努力赚钱,一头扎进工作,任劳任怨加班加点。

 

三字头后,身边好友纷纷结婚生子,聊天的话题也多是尿布奶粉早教班,偶尔小聚时,闺蜜们一改往日对“婚姻不能将就”大力支持,苦口婆心的劝说我,“婚姻过到后面都是过娃,有娃的人生虽然痛并快乐,但是完整充实”。沟通的不同频让我更觉落寞。而一直赖以为“精神支柱”的工作,也随着行业的变迁和公司的转型而遭遇瓶颈,烦恼接踵而来。

 

就这样,被周遭一路裹挟而行的我,突然站在车流穿息的十字路口时,无法喘息。我不知道自己想要怎样的人生。不愿乖乖就范地去撒网相亲结婚生子后,身边再没有人能告诉我,这一刻应当怎么办。

 

于是,北漂的第八个年头,经历了工作和生活的巨大变化带来的种种焦虑与困惑,我辞去了一家小型民企客户总监的职位,拒绝了一个条件更加优渥的工作合约,逼着自己停下来,带着茫然和未知,“落逃”到了新西兰。

 

千百个留下和离开的理由,

只有一个触动我

 

初来新西兰时,我并不知道下一步的打算,所以就先选择了语言课程。一方面提高英语水平总是必须的,另一方面也看看自己是否喜欢和适应这里。

 

重回久违课堂的感觉无比美好,背着书包与一群九零后“厮混”让我时常忘记自己的真实年纪;时时鼓励耐心爆棚的老师们也帮我慢慢重拾荒废和抵触了多年的英语。

 

阳光明媚时,我会坐在树下的野餐毯上读完一本心仪已久的小说;风雨交加时,我会顺势窝在被拦住的咖啡馆里翻翻杂志发呆……

 

山中无甲子,人间日月长,在一片蓝天白云、海滩森林中,帝都那些披星戴月的奋斗似乎渐渐模糊,生活就这样不由自主地慢了下来。

 

IMG_3159

 *语言学习期间入住的寄宿家庭一角

 

但,初次入境的新奇体验和一针鸡血的学习斗志,很快随着银行账户“叮叮”刷掉的纽币而渐渐苍白。随着我决定留下继续进修,坐吃山空显然不靠谱,可那时捉襟见肘的英语能力,能找到的工作大多也是体力活。

 

犹豫不决时,身边一位很敬重的前辈劝我,千万不要走出这一步,尤其遇到刻薄的老板,你会彻底地质疑自己为什么要出来。选工作一定要选自己相关专业,即使只是实习积累经验也好,这些对日后的就业和发展都更重要。

 

可筛选过的兼职工作投出的简历大多杳无音信,眼见着交完了两周房租后的余额,我最终还是没有听话,选择接受了一份华人咖啡店的工作。

 

经过了快速地试工、简单地培训,我开始了收银出餐、跑腿抹灰的咖啡小妹生涯。

 

cafe

*为了背下店内所售食品名称及价格而拍摄的两处柜台

 

那是一段起初分分钟犯错怀疑智商,之后驾轻就熟到小有成就感的经历,穿插着种种挑战、成长和温暖。我曾因为接错单被主厨在收银机前训斥到强忍泪水,也曾因老客人得知我要辞职时献上的大大拥抱而红了眼圈。

 

但奇怪的是,在这些复杂的感受中,在长达一年的兼职时间里,我却从没觉得自己被看轻过。

 

没有人因为我收银太慢排队过久而面露不耐,没有人因为我英语不好重复询问而语气不屑,也没有人因为我来不及收拾桌子而大呼小叫。

 

多数人会微笑着礼貌问好后再点单,会在午餐最繁忙的时候默默地把别人用过的餐具堆在一边继续吃饭,也会因为你记住他们的饮食喜好,或为他们创造一点点便利服务而感谢不已。

 

前辈曾担心我会因此而质疑自己为什么要出来,恰恰相反的是,我却在这段国内亲友几乎无法理解的经历中,搞懂了自己为什么想留下:

 

自在心安,这理由简单而朴素。

 

这里没有人操心你为什么不结婚生子,

 

这里做白领还是做厨师没啥本质区别,

 

这里的老板不敢,员工不“爱”加班加点,

 

这里的周末可以三五成群的结伴徒步,也可以独自在长椅上晒太阳看书,或在海边陪着孩子挖贝壳堆沙子,感叹幸而未辜负的好时光。

 

当然,这并不是生活的全部!

 

这里的经济结构单一工作种类单调,多年攒下的大型项目活动经验和团队管理能力几乎无用武之地;

 

这里的生活不便让你无比怀念祖国,没有丰富多彩又能秒懂的话剧展览演唱会也没有舌尖上的中国;

 

更不用提,决定留下的人或多或少,都要放弃国内多年的积累,长时间承受文化差异所带来的社交孤寂,许久难以寻得的自我定位,不敢计算与亲人还能相聚的时光,无论多么努力也很难将英语说到如母语一般的聪慧而深刻。

 

活佛尤吟“世间安得双全法”,何况凡人如你我?于是,很多人慢慢开始选择性失忆,不再去问那么多值不值。

 

尾声

 

在新西兰驻足的时光和经历,让曾经只知匆忙赶路、焦虑不安的我,得以静下心来重新审视自己,慢慢地看清了内心真实的模样和需求:我工作虽努力但不喜欢竞争,可我深知曾经的生活中这一切无法避免;比起大企业的蒸蒸日上但环境复杂,我更喜欢小团队带来的齐心协力和温馨单纯;这里的生活对于单身而言,虽然比国内更乏味却胜在安静平和。

 

求仁得仁,又何怨乎。

 

必须承认的是,即便中间走了一些弯路,但我算是很幸运的:从学习语言到选择主课,身边的前辈和朋友们给了很多帮助;咖啡店的老板是人品好又守规矩的老移民,店里的客人大多友善和气;主课毕业后遇到了Apple妈咪,同事相处愉快,做的也是自己比较擅长的事情。

 

当然,我并不是个好榜样,身边的故事中,有人为了幼教而死磕英语,在最短的时间内无障碍拿下身份;还有人因为耀眼的背景和极强的能力,一举应聘到沃达丰、纽航、恒天然这样大型跨国集团,身份无非是康庄大道的一隅点缀。

 

而我所做的,只是努力寻找回对自己负责的人生。

 

IMG_9103

*拍摄于前往库克山公园的途中

 

故事发展到此,通常会有一个华丽结尾或意外彩蛋,

 

可是,现实的人生,真的没有那么多的逆转和跌宕。

 

所以,我依然是只大龄单身旺,

 

多时自在心安,少时纠结斗争地生活着。

 

未来如何并不可知,但慢慢开始相信,

 

生命中所发生的,必将是最好的安排。

 

欢迎您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