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企业亲子园,背后是双职爹娘多少无奈?

别让怒火,就此浇熄,

中国雇主们创办企业亲子园的可能性。

 

屏幕快照 2017-11-14 上午4.34.20

图为美剧《绝望主妇》中一个办公室里的日托中心

 

文|Apple妈咪

 

最近的朋友圈,被携程亲子园的虐童事件刷屏,那些个喂芥末、捆绳子、喂安眠药、随意推搡……的字眼触目惊心。为人父母的,怕那些视频都不敢打开直视。

 

之所以也想来写一写这件事,是因为涉事的是一家企业亲子园。而开办所谓“企业亲子园”,正巧就是六年前在上海,我辞职回家带孩子时,一心想要尝试自主创业的项目,当时连企划书都写好了,若不是在后期调研中受到一系列的阻碍,怕也没有后来移民新西兰的事儿了。忍不住想要说的是,企业亲子园是多好的概念,怎么会糟蹋成如今这片田地。

 

久一点的读者可能知道,Apple妈咪早年在四大从事审计工作,生完老大产假结束后的那一年背奶生涯,让我终于低头:所谓家庭事业两全,对于上海女性来说,不过是神话。

 

想来,老大是我三个孩子当中最难带的一个,也可能是因为那时白天需要上班的缘故,加上没经验,心里总带着陪伴不足的愧疚感,事事苛求自己完美。所以间接导致这个小“夜哭郎”永远停留在需求不满的状态,一个晚上睡我边上,时刻处于哼哼唧唧的状态,一顿奶吃上一个小时也稀松平常。

 

那是些个夜夜无眠,早上踩着云朵去上班,到中午就瞪着电脑看着一长列截止日期头脑空白,晚上回到家心疼娃宁愿饿自己一天也不肯吃奶瓶,自己辛苦背的奶被全全浪费的日子……

 

当时的天真,恐怕就是相信世界没错,而是自己太笨了。

 

直到后来的后来,得知原来在审计这行里,我的同事前辈们,几乎清一色是周末父母。有些是周末把孩子从老人那里接回家,有些是周末都不接走,带出去活动一天就完璧归赵。

 

在最终递辞呈的那会,我的大老板,一位近五十岁的、纵横业界20余年的资深女合伙人,得知我这个“辞职回家带孩子”的理由,一脸荒唐和诧异:“真是越来越搞不懂现在的年轻人了,我的女儿17岁,儿子14岁,他们小时候都是先会叫‘阿姨’,再会叫‘妈妈’的,我觉得他们现在也都好得很啊。”

 

换在之前,任何事我大概都会拜倒在权威下,可这次却抬头直言“人各有志”,正经把老板给顶了过去。人说“为母则刚”,真有些道理吧。

 

若我没有错,莫不是世界错了?

 

母亲说,她那个时候上海每个单位都有托儿所的,我小时候就是跟着妈妈一块去上班,呆在单位托儿所里面,下班一起回家。

 

可是纵观后来的上海,再无单位托儿所的影子,是要把双职爹娘逼上绝路的节奏吗?

 

想到自己去做“企业日托中心”的创业计划,一部分是源自于那时追的美剧《绝望主妇》。

 

面试场景 (1)

 

剧中,丽奈特想要从其他公司把能干的维罗妮卡挖角过来,但是对方直言,丽奈特的工资开得太低。

 

托儿中心 (1)

 

可是,当丽奈特给身为母亲的维罗妮卡看了他们办公室里的日托中心后,维罗妮卡一秒投降:

 

“我的天啊,棒极了!” “管他呢,我入伙了!”

 

企业为什么要出资建“日托中心”?理由不言而喻,这可以说是所有员工福利中最贴心、最有竞争力、最博人眼球的部分,无论从吸引人才还是从员工稳定性的角度,都是具有战略眼光的高效福利政策。

 

“在办公楼中心的位置,建一所托儿所,辐射周边企业;雇主可以选择为自己员工的孩子,承担多少比例的幼托费,来作为员工福利。”——这是对当时辞职回家的我来说,所能想到的最激动人心的创业蓝图。

 

这并非一时兴起或空穴来风,当时的调研让我了解到,在发达国家,帮助企业来建立Employer Sponsored Child Care Centre(雇主出资幼托中心)早已是运作成熟、竞争激烈的市场,我甚至还联系到一家总部位于波士顿的连锁幼托机构,他们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帮助了数百个雇主建立幼托中心。

 

当时我竟然如此天真地以为,只要获得专业的背景和协助,这样的项目就有可能被代理到中国来。

 

事实上,这个构想没多久就胎死腹中,并不是卡壳在跟境外幼托机构的联系上,而是卡壳在魔都的托儿机构门槛上。

 

若连携程都办不出个幼托资质,何况平民百姓?

 

11月9日,携程方面对记者表示,携程亲子中心成立于2016年2月,当时是试运营。随后亲子园被当地教育局叫停,主要原因是没有取得行政许可。2016年4月,携程亲子园经过整改,委托《现代家庭》杂志社下属“为了孩子学苑”管理,正式对携程员工运营。

 

不理解的是,携程这样的资历办不出所谓的“行政许可”,一个杂志社竟然可以。

 

更可恨的是,这号称有资质的杂志社,究竟对孩子们干了些什么可怕的勾当:喂芥末、捆绳子、喂安眠药、随意推搡……这样的机构“自刎以谢天下”不足惜,只怕自此,中国再无企业敢开办幼托中心;神舟大地,再无望出现我们父母那一辈所习以为常的单位托儿所。

 

怒火所及,只是那个涉事的企业而已么?还是说,整个社会对于幼托机构的监管本就形式大于实质,漏洞遍地?

 

法制不严才是根本。

 

说一则新西兰这里的小故事。

 

前一段时间,在本地Countdown超市的公告栏里,一位Kiwi家长贴了这样一张“悬赏启示”。

 

96p00061s60r32r36qp

 

里面说:“想找一个人来和我儿子干一架!过去几周他表现得就像一坨屎!我实在受不了了。但我不能打他,你懂的,不过你可以啊!任何人能在其他人面前把他揍一顿,我给100刀!不要担心,我儿子是一个Pakeha(新西兰白人),而且他只吃素!”

 

什么情况?自己的儿子不能打,这位老爸还要花钱请人打?

 

是的,没错,根据著名的新西兰反掌罚法,新西兰的家长不能以任何理由打孩子,否则很有可能承担刑事责任;让人啼笑皆非的是,如果得到允许打别人家的孩子倒有可能没事,当然你不能打得太狠,打出内伤残疾啥的就不好说了。

 

以身试法的有没有呢?当然。

 

时年50岁的Mason是六个孩子的父亲,2007年12月,他在基督城的Bridge of Remembrance附近被目击推打自己四岁的儿子,并拉扯他的耳朵。Jimmy Mason最终被判必须接受9个月监管,并参加“情绪控制课程”。

 

这是家长方面的,至于老师,在新西兰他敢动孩子一根手指头试试。

 

这两天,一位老师就被新西兰教师纪律机构裁定为严重行为不当,就此丢了工作,回了英国老家。什么事儿呢?那名学生用泥巴砸了四个同学,老师请他去校长办公室谈话。这个孩子不但不听,而且扭头就走。老师生气了,企图去拉孩子肩膀,结果孩子把着栏杆,于是老师就把孩子的手指一个一个从栏杆掰开,用力量强行抱到了校长办公室,就此,这位老师丢了工作。

 

因为新西兰法律规定,除非学生的行为正在危及自己或他人安全,否则老师绝不能动他一根手指头。

 

需要界定清楚的是,今天出在携程的事情,是法制和监管不力,而不是企业亲子园这个形式不好。这就好比,户外活动容易出事故,校方不去想着如何监管防范,而是思虑不如减少体育课、减少课间活动一样荒唐。

 

不过,来到新西兰这近四年,倒也确实没有见到这里有什么企业托儿所。一则,新西兰不如美国,处处都是大型企业,数据显示,在澳洲和新西兰,将近80%的公司都是五人以下的规模。二则,企业虽然不承担,新西兰政府确实为每个孩子承担了大部分幼托费用,家长只需要承担小部分。三则,就是本地的幼托资源非常丰富和灵活,这个内容若要详细讲,恐怕又是长篇大论。今儿就简化下,仅新西兰的幼托中心(Day care Centre)这一种托儿形式的“职场妈妈适用性”聊聊:

 

 ⌈  一、分布密度高,公司附近不怕找不到  ⌋

 

新西兰该算是地广人稀的地方,奥克兰北岸这样的居住区90%的房屋都以独家独院的别墅为主,人口稀疏。可即便如此,幼托的密度却一点儿不低,大都是50个孩子左右小小的规模。我自己的居所附近3公里范围内有4家幼儿园,公司附近也有2、3家。若想在上班的同时,就近找幼托,绝非难事。

 

 ⌈  二、入托方便灵活,上班间隔去幼托哺乳  ⌋

 

新西兰五岁上小学,未满五岁的孩子(包括小婴儿)都可以去幼托。新西兰的幼师资质审核严格(也是近年来新西兰最热门的移民职业之一,语言和学习门槛虽高,但是人才需求大),不光是行为上的,更多是儿童心理学上的三观一致。

 

我家小女儿是15个月开始去幼托的,开始是每周放两天,每天放6小时,最近改换成了3天,每天8小时的样子。不仅在时间上,家长可以有充分的灵活度,家长也完全可以在需要的时候,自由地去到幼托里面陪伴孩子一小段时间,比方说,完全可以在上班午休的时候去到托儿所哺乳。

 

♦ ♦ ♦ 

 

职场父母不易,这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一样的。但愿,在祖国,我们也能看到更多样、更受监管的托儿形式来帮助千千万万的在职父母。

 

working-family_orig 2

 

已有 28 条留言

  1. 我就是从一开始你家大娃就关注你的苹果粉,。你的文字总是能让我这个宝妈找到归属感,最近我也考虑了一下移民加拿大而且成功几率很大,但是真的对异国他乡的生活很担忧,和爱人商量后也打消了这个念头,对于我们这种既不是富二代,也不是官二代的普通草根奋斗中的八零后,现在在二线城市有三套房子和车子,已实属不易,为了生活还在继续打拼,而如果去了加国,一切都要从新来过。以此更加佩服你的勇气和执行力,我们都是为母则刚,我的宝宝已经四岁了,很乖很可爱,我也熬过了那个陪睡,踩着云朵上班的最难时期,国内生活不敢想二胎,累怕了。生活如此挺好!谢谢你!

    • 申请条件是本科学历,雅思A类4个7。然后,在新西兰念一年的幼教专业课,课程的90%直接在幼儿园中度过,目前的毕业就业率超过90%。就业后可递交技术移民申请,但是按照最新的打分政策,若过去国内没有幼教工作经验,则必须奥克兰以外地区就业。

  2. 《绝望主妇》迷妹报到!
    企业亲子园应该大办特办,但不要外包去办。
    起码要有监管不是?
    我小时候读的也是大企业的幼儿园,老师们都是企业内部编制,才不会干那种见不得人的事!
    前面那句话前半句是真的,最后半句是假的!假的!假的!
    我现在还记得我的老师把我抱在幼儿园的窗户外威胁不睡午觉的我!!!
    然而,还是应该办,但监管太重要!

    • 确实,我们小时候呆的那种爹娘单位的幼儿园恐怕也好不到哪里去,之所以后来绝迹了,恐怕也跟国内幼教机构门槛的提升有关系。原本门槛的提升是好事情,却不料一方面放着空子可以钻,另一方面,真正有资质能力的机构却进入不了市场。

  3. 永远忘不了那一天,儿子在学校被人欺负,从背后被人推倒摔断2颗门牙。不喜欢担惊受怕,一己之力无法改变只能选择离开!如今人在新西兰,为了老婆儿子依然奋然打拼,一切从头开始谈何容易,个中滋味酸爽无比 只是每每想起当初依然决然的选择,依然毫无悔意。我❤️纽村

    • 若我过去的文章和服务,有幸成为了你蝴蝶效应的那一扇翅膀,这一句“不悔”,是于我而言至高的成就。

  4. 2015年开始关注你的文章,特别是纽村幼儿园的介绍深深吸引着我。最终我们也来到了这里,也在Albany安家了

  5. 前两天刚码字一篇社情民意关于立法儿童保护,但我觉得幼儿园准入门槛和监管也还值得再讨论。
    要不,留个微信,咱俩聊个五毛的

  6. 企业亲子园特别不好。就是老师完全按照家长的职位来看待孩子。孩子们小小年纪就学会了比父母,看人情冷暖。比拼财富还可怕而原始的风气从幼儿园就开始了,父母和父母的关系和立场会影响到孩子们的幼儿园生活。院长的孩子一定是头儿,等等等等

    • 这不能说企业亲子园不好哦,只能说那样的企业亲子园的管理非常有问题。

  7.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可以尝试一下幼师移民。两个月前我在孩子刚出生42天时结束了一场失败的婚姻,带着孩子从北京回到了浙江老家。与前夫是研究生同学,毕业后我在美国找到了工作他却迟迟没有着落,快到一年的时候我辞了职与他一起回北京,找到工作结婚生女,只是没想到原本以为的美满人生竟这么快以如此惨烈的方式结局。现在我在老家全职带孩子,也是因为失败婚姻的打击,孩子对于我更成了一种依托,一步都离不开。现在考虑至少在家带到孩子断奶一周岁的样子,再重新计划自己以后怎么走,基本是不会再回北京了。事情过去还不是太久,所以还时常处在惶惶不可终日的阶段,想法很多很乱,也想过移民,干脆离开这个伤心地,于是巧合地开始关注你。我本科是英语教育专业,硕士学的传播学,纯文科的背景似乎在移民上并没有任何优势。anyway,有些唠叨了,请见谅,离婚至今除了父母也还未对人说起这事,权当在你这倾吐了。若能得到一些你的建议,不甚感激。

    • 别伤心虽然我知道隔着屏幕这个话很无力,为了你钟爱的宝贝,一定要让自己恢复元气,生活的路还很长。英语教育专业幼教移民很合适。因为你可能拥有幼教最难的门槛——雅思4个7。而幼教正是一个先难后易的移民专业。您可以办旅游签来新西兰考察一下再决定,我们有相关的考察陪同服务。

  8. 哈哈,真的是一根手指都不能动啊。
    顺便表白Apple妈咪,你是我偶像

  9. 虽然没有能力移民,但是并不阻碍我成为超级苹果粉,apple妈咪的文章给我不一样的视野,谢谢!

    • 不好意思,前两日去做了个激光视力矫正手术,一直没看电脑,这么晚才回复。谢谢您的肯定,是我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继续写下去的动力。

  10. 不能打孩子,不能打孩子!打手掌心不行,揪耳朵不行,打屁股不行,推到地上也不行!中国家长用于惩戒熊孩子的传统办法在纽村都要承担法律后果,统统都不行!爹妈气得肺炸,憋出内伤,只能自己躲到后院深呼吸,纽村空气能疗愈。

  11. 老公是通信行业的,自己以前在培训机构教英语,早就辞职在家带2孩子,兼职对外汉语。想移民,确没有出路啊,唉~~

    • 也许可以通过先带孩子微留学考察一下哦,一则看看是不是适合自己的方式,二则衡量所要付出的代价到底值不值得。

  12. 请问,想去新西兰读机械专业博士,毕业了当地应该找不到工作吧,没有工签,请问该怎么办呢?

    • 您好,目前高学历毕业后还是可以申请open工签的。

欢迎您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