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刷朋友圈十日有感

文 | Apple妈咪

 

故事开始之前,我想给你做两道选择题。

 

第一题:

假设你和朋友带着几个孩子在一个雅致清静的餐厅里吃饭,别的桌子声音都低低的,掩盖在清幽的背景音乐里,只有你家的孩子们蹿前跑后,嬉笑打闹,好不安宁。作为家长,你管教孩子要求他们安静下来的说辞会是?

 

A. 你们这样闹太丢人了,你看大家都看着你们呢,别人肯定会觉得你们是特别没家教的孩子。

 

B. 你们这样闹会打搅周围的人,别桌客人用餐的愉悦感会大打折扣,服务员没法安心往来,你们自己也很可能会被传菜撞翻烫到。

 

第二题:

假设你出席了一个并不太熟悉的朋友举办的聚会,席间其他人看起来都相熟且谈笑自如,你觉得虽然困难牵强,却还是想要加入到那些聊天里去,而不是自己孤立在边上。这样做的初衷是因为:

 

A. 我不想让别人觉得自己是落单的、不合群的。我希望自己看起来是个体面、热络和有意思的人,而不是个孤僻的家伙。

 

B. 既然有机会接触到这样一群我所不了解的人,那么趁机学习一下,他们的话题当中有没有我感兴趣且想要获取的信息,同时也看看我有没有一些可以给他们带来建设性的信息。

 

是的,也许你已经察觉到了我这两题里的陷阱。A是认同导向的人生准则,而B是自我生长的导向。

 

当我意识到这个区别的时候,我的行为模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家里的老二在他一年级的班上,有个特别要好的洋人小孩朋友,两人又正巧在一个课外班里学习跆拳道,每次下课后,老二都会要求我留下来在休息区让他和朋友玩儿一会再走,而几乎每次我都会拒绝,借口当然可以各种,要做饭、要接妹妹、要买菜……为什么拒绝呢?因为在一个意外的场合,我得知这个洋人小孩的妈妈是新西兰国会的议员。而作为一个对政治一窍不通的新移民,我怀有毫无疑问的相处压力和自卑情绪。孩子们若要在一起玩半小时,就意味着我要和这位女强人议员妈妈单挑聊天半小时,这个任务让我知难而退。

 

是的,若在认同导向的价值观里,面对对方强势的背景和完全陌生的领域,我一定会怀有压力和自卑感,因为我只活在对方的眼里,若对方不觉得我好、不觉得我有趣、热情、能干、博学,那么我和对方的相处就没有意义。

 

然而,在自我生长的价值导向下,情况完全不同。这半小时的聊天对于想一起玩的孩子们的意义不言而喻,而我呢,若我对政治不感兴趣,完全没有必要为了迎合而和对方聊政治话题。我只在意两点:

 

1

对方身上有没有我感兴趣并想要获取的知识和信息,比方说,她如何平衡事业和家庭?比方说,哪几天放学两个孩子都有空可以一起玩儿?……

 

2

我能不能给予对方有建设性的知识和信息,比方说,体验比较不错的课外活动,比方说,管控小朋友电子产品的经验……

 

像这样的例子,还能举出很多很多。

 

当我和不相熟的人热情打招呼的时候,可不是为了让你觉得我体面有礼,而是真心冀望一句“早安”能够雀跃你崭新的一天。

 

当我在海滩边将别人的垃圾也随手带走的时候,可不是为了让谁觉得我文明有公德,而是希望我喜爱的这片海滩保持美丽。

 

当我们不再依赖别人的目光而行事的时候,才有可能活出我们自己。

 

那么,问题来了,活出我们自己的指路标是什么?

 

若丢弃掉“认同”这个指路标,那我们该以什么为方向,来活出自己呢?

 

请允许我把这个“活出自己”的指路标叫做为“定见” —— 一种经过深思熟虑的、长期稳定的、为自己量身定制的、被持久坚守的价值排列组合。

 

是的,在没有修炼完毕自己的“定见”之前,我选择暂且戒掉一些浮躁来源,以及所有被动接受的碎片信息,其中包括了戒刷朋友圈。

 

一、

拥有”定见”的前提是自由,而自由=能力-欲望

 

学期末的最后一天,老大问我:“妈妈,你明天会不会来学校接我们放学?” 我说恐怕不行,下周妈妈要带你们去露营,此前我必须把公司的事情告一段落,放假后才能安心带你们出去玩,老大也没再说什么,直到第二天晚上,我一刷朋友圈,发现有3、4个朋友晒出了最后一天在班级里和老师同学告别的照片,各种拥抱合影,热闹非凡。照片的角落里,我也看到了自家的孩子,眼神游离。

 

瞬间心疼无比的我开始跟先生抱怨:“我觉得我真不应该花那么多时间在工作上,你看看,学期最后一天,人家孩子都有自己爹妈亲自去接,和老师道别,我却不得不去公司干活!”

 

先生说:“你每天刷朋友圈,看到对孩子好的全都想要,却想不通这所有的好,压根分散在不同的孩子和不同的家庭里,你却想凭一己之力面面俱到,怎有可能?”

 

一语惊醒梦中人。

 

我们为什么会浮躁?是因为我们再怎么奋起直追,能力也跟不上欲望扩张的速度,以至于让我们的自由变成了负数,进而失去了“定见”产生的土壤。就像小猫钓鱼的故事一样,一会儿看到蜻蜓好玩就去捉蜻蜓,一会儿看到蝴蝶漂亮就去扑蝴蝶,最后把自己真正想做的事——钓鱼给搞忘了。

 

所以当你没有修炼好自己的“定见”之前,也许呆在一个少一些“蜻蜓”、“蝴蝶”的地方,会是个简化的方法。相反,若你拥有足够坚强的“定见”,任他蜻蜓蝴蝶满天,又与我何干。

 

生涯规划师古典先生说:“人最致命的幻觉,就是以为一个人可以同时过上功成名就、智慧卓越、温馨宽广、又自由自在的生活。事实是,若你希望在某一方面精进一步,就必须在另一方面有所妥协。与其追求完美,不如追求值得。

 

若你要在事业上再精进一步,就意味着陪伴家人的时间变少;若你希望给身边的人更多的爱和陪伴,就意味着你可能无法兼顾钻研自己的志趣所在;而若你把个人的志趣放在第一位,它又可能无法变现为物质回报……

 

二、

古典:小人求全,君子守缺

 

而所谓拥有“定见”,是指当我们遇到诱惑时,可以从容地说:“嗯,这个非常好,我也确实没有,但那是因为我把我的时间和精力花在了,对我而言更加重要的事情上去了。”

 

我们的精力有限,我们的能量守恒,“定见”在我看来是每一个人遵从自己内心的价值排序。能够博爱的,是代表无限的佛或者神,对于有限的人来说,你只能拥有一些,放手一些。

 

比方说,与其花时间去关注朋友圈里500号人的喜怒哀乐,不如花时间在几个屈指可数的、你真正关心的朋友身上。若朋友圈有这个功能,我也许会把它过滤成为:只关注家人和一些关系亲密的朋友。

 

也比方说,当我不能在学期末的最后一天去接孩子、陪孩子跟老师道别时,我知道我不遗憾,那时因为在“全职陪伴孩子成长”和“家庭事业各占半边”的选项里,我选择了后者。

 

三、

抛开认同,什么是真正创造价值的事?

 

毋庸置疑,是孩子教会了我,什么叫价值。摘录我5年前的文章《我们为什么生孩子》里的一段话:

 

当3岁的老大眨巴着眼睛,耳朵贴着我的肚脐问:“弟弟是从这里出来的么?”有那么一刹那,我竟有一点疑惑。普普通通的我怎么能够凭空“制造”出这样两个天使。我小小的身体怎可能有如此不可思议的能量,来孕育出多彩的生命。

 

我似乎什么也没有做,抱在怀里7个月的老二已经会用他专注的眼神和灿烂的笑容搭讪陌生的漂亮阿姨;我似乎什么也没有教,善解人意的老大已经会在下雨天提醒邻居阿婆,“地上老滑的,你不要摔跤哦,奶奶昨天滑了一下老痛的。”

 

看着他们的可爱摸样,感受着他们每天的成长,我觉得自己简直太伟大、太明智、太有成就了——我将最纯真最美好的生命带到了这个世界,让他们在母爱的滋润下发芽并茁壮成长,然后,有一天他们也将为这个世界创造出更多的价值。这是造物主赠予女人的神奇力量,不由得,我心生自豪、喜不自胜。

 

嗯,是孩子第一次教给我,与“认同”毫无关系的价值感。

 

我们如此爱他、希望他好、希望他能发展和生长自己,为他一点点的进步而雀跃。

 

至于孩子是不是永远爱我们,那绝不是我们的目标,尽管他们对我们的爱总是伴随而生。

 

推而广之,我相信,我们生存的价值,是为了发展别人和自己(Developing People),让别人和自己呈现出更好的样子。

 

不管是乔布斯的“活着就为改变世界”,还是爱迪生的“探索大自然”,归根到底的本质是让他人和自己拥有更好的生活状态。

 

本质虽然一样,路径却可以是完全不同的。

 

我们所选择的路径,就代表着我们与世界的关系。

 

一条好的路径,往往是能够充分调动我们自己的兴趣、能力和志向,同时又能够为他人有效创造价值的路径。

 

我们所有的痛苦,都好比是某个环节的出错提醒,来帮助你走回正途。

 

若你感觉空虚,说明你还有精力去创造更大的价值。

 

若你感觉无趣,说明你还没有找到并调动起自己的兴趣和能力所在。

 

若你感觉压力太大,先把你的目标里为获取认同而生的虚荣目标减掉,在剩余的事情中进行价值排序,认可自己的处境——为了“值得”,我选择牺牲另一些美好的东西。

 

若你感觉受伤,说明你太过在意“认同”和“被爱”,换一个角度,让自己成为那个主动去给你所爱的人创造价值的人。

 

四、

后记:戒刷朋友圈十日有感

 

我不知道把这个标题放在后记里,算不算作文的偏题。但是,尽管起这个名字有点儿“标题党”的意思,但更重要的是,我想以此为例,说明对于一个有”定见”的人来说,如何看待“刷朋友圈”这件事。

 

反方观点一

我把”刷朋友圈”当成新闻来源

 

我当然承认,朋友圈的信息是新闻来源的一种。但不可否认,它是一种低效、被动的新闻来源。

 

低效在于朋友圈的无数文章为了传播价值牺牲了新闻价值,为了实现阅读量和转发量,能让你在朋友圈看到的新闻类内容,大多是足够出彩且搏人眼球的花边新闻,或者是高热度事件的碎碎念。

 

被动在于新闻可以有无数地域和主题的分类,有定见的人知道自己想看什么,去哪里看这些信息,哪怕是看特定的几个订阅号,而不是被动淹没在朋友圈“给啥吃啥”的状态里。

 

反方观点二

我把“刷朋友圈”当成消遣

 

若阅读对你而言算是一种消遣的话,请相信,当你天天吃惯“麻辣烫”之后,将失去品尝原汁原味食物的耐心和乐趣。戒刷朋友圈的这十天,我听了蒋勋先生五回的《说红楼梦》,读了古典先生的一本生涯启示书,看完了一册英文科幻小说。这些阅读,在我过去刷朋友圈的日子里,总是进度极其缓慢。现在我知道原因了,是因为人天生的惰性。

 

朋友圈的内容都是被运营者精心设计来符合大众传播口味的,读起来比那些个砖头一样的书要轻松快捷得多了。但同样的,吃完麻辣烫,你可能毫无回味的同时还会有空虚感;精心烹饪的原味食物,虽然吃的时候味道淡淡的,却回味无穷,身心暖暖。

 

反方观点三

我通过“刷朋友圈”来了解和关注我的朋友们

 

这点前面有提到,在有限的精力里,你会将你对朋友的关注分给朋友圈里500号相干的、不相干的人的喜怒哀乐上,还是花在那些真正对你来说重要的人身上?

 

反方观点四

我在朋友圈里或晒或宣泄我的心情故事

 

自从我写公众号开始,就很少发朋友圈了。

 

为什么呢?因为内容创作过程中,我深悉一个原则——你,作为读者,现在阅读我的内容,不是因为你对我个人的喜怒哀乐、生活点滴感兴趣,而是因为这些内容能够对你产生价值,不管是实用意义上的,还是精神意义上的。

 

所以,对你有价值,就是我做创作的全部意义,而不是为了去向你呈现我的心情故事,除非这个“心情故事”能带给你一些不同的思路。

 

发朋友圈也是一样的道理,假设你的朋友圈有五百个人,你的任意一条信息都会占用别人一分钟的生命。若这对他人是没有价值的信息,仅仅是一种宣泄或炫耀,我会觉得自己是在浪费他人的生命,除非你是薛之谦那样的公众人物,一举一动大家都觉得很好玩。

 

与其发在朋友圈,我会把旅行的照片,孩子的进步发在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家人小群里面,因为我知道,他们才是真正想看到这些内容的人。至于朋友间的交流,恐怕面对面的、私人间的倾诉和倾听才是真正有价值的事。

 

0

 

欢迎您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