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了20年重点小学的语文老师,我不想再让女儿经历这一切【2018暑假客户记录】

 

采访和撰稿|Apple妈咪

家长的教育焦虑,从国内蔓延到了新西兰。

 

两张大长桌平行地摆好,围坐的是送完孩子陆续赶来的家长,他们彼此间很是陌生,都是初次带孩子来新西兰微留学体验,神情中夹杂着不确定,或纠结或无奈或焦灼。

 

大家想要找一个答案,理想中的最优解,在探寻的道路上,陌生瞬间被戳破,太多太多共同的困扰和疑虑,惊人的相似性,让每个人都说不尽道不完。

 

在过去的这个星期,每场6-10个家庭的规模,两小时以上的中西教育茶话会,我参加了其中五场,沟通了超过40位家长,他们来自北上广深等八九个城市,犹豫要不要带孩子出国。

 

我们称之为“圆桌会议”,形式是每个家庭轮流述说自家孩子在中西教育中的状态和顾虑,由大家共同探讨,寻求解答。

 

 

“你不知道啊,现在的老师,十个知识点只教五个,还有五个你必须自己去补。老师上课默认你孩子应该啥都会的样子,真不知道那还要学校老师干什么?”

 

“现在孩子下课老师都不让出去的啊,更不要说操场上跑了,体育课也不给自由活动的,天天把孩子憋着管着,怪不得孩子到这里天天玩得不肯回家。”

 

“这学习也不知道是家长学还是孩子学。功课是群里布置给家长的,默写错两字分分钟发短信给家长施压,副科作业是家长在家给抄的,过个节办个活动是家长拼资源拼脑筋拼精力给班级争光添彩。”

 

……

 

之后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一轮怼完之后,最后一位家长悠悠道来:“我是一名老师。”

 

巧合的是,上周居然有两场“圆桌会议”的最后发言家长,自身是老师,一位是在北京和上海分别任教十年和六年的小学语文教师,另一位是南京某市重点小学任教20年的语文老师。

 

正如医患矛盾的根本并非医生一样,处在家校矛盾风口浪尖的老师,他们的辛酸、无奈和承担,又有谁知道?

 

事后,我单独采访了来自南京、带着八岁女儿来新西兰微留学的罗老师。

 

作为一名在市重点小学任教20年的语文教师,罗老师说:“换作十年前,我不会想到小学阶段带孩子出国。可今天我们的教育,已经变味。”

 

以下内容为罗老师口述,Apple妈咪代笔。

 

01

快乐教育是一场戏,我们全都是演员

若我们的教育还能像起初那样,扎扎实实让孩子该练字练字,该阅读阅读,注重传统文化的传承,注重基本功的巩固,即便孩子要辛苦一些,我也觉得在理,毕竟竞争摆那里,从小发奋图强是应该的。

 

可现在的大方向是,我们要快乐教育,要跟国际接轨。

 

怎么个快乐法呢?

 

首先,课程表要花哨,要看起来高大上。

 

什么日、德、法小语种、跆拳道、木工、围棋、国际象棋、综合实践,那是样样都得有啊,什么都有才能体现出重点学校的实力和快乐教育的精髓,领导和家长才能首肯。至于语数英那样的主课,课时是绝对不能太多的,太多那我们学校就不“快乐”了,那些实在挤压不下去的主课怎么办呢?改个名吧。比如把其中一节语文课改名成写字课,至少也能让课表看起来多元些。

 

若那些取而代之的副科真能给孩子丰富课外知识倒也罢了。可真实的情况是,学校往往一方面并不具备完成这些课程的师资(或者也觉得没有必要)、一方面又希望学生能留下一些图文并茂的产出物来体现教育的成果,好向上级交差。老师心知肚明这些,加上深知这些副科对小升初没一点用处,就在无意中进一步助推了形式主义。原来大好的给语数英打基础的时间,现在让给了看围棋录像、抄写不明就里的课题研究……真想要学点啥的孩子,其实还是要去外边,因为唯有外面的兴趣班才是优胜劣汰的市场经济,必须有真材实料才能留得住学生。

 

家长们指责老师,说主课十个知识点只教五个。可真实的情况是,公立学校的老师已经尽其所能,在非常有限的时间里把核心知识点和练习进行涵盖。

 

此外,一二年级不能留书面作业,40分钟语文课动笔不能超过10分钟。

 

于是,老师和学生不得不玩起猜谜游戏。

 

语文作业不能是“抄写以下词语”,而是“准备听写以下词语”;

 

数学作业不能是“计算以下乘法”,而是“视算以下乘法”。

 

“准备”可不是书面作业,“视算”,也就是看着算算,更不是书面作业了,我们都很“快乐”。

 

作为老师,一方面要自欺欺人地演好“快乐教育”的本分,一方面没有谁比我们更清楚竞争的惨烈。

 

小升初、中考和高考一环套一环,第一环失利的孩子,后续再加入竞争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凡教工子女,因为对后续竞争的淘汰实质看得更透彻,几乎清一色都是从幼儿园开始“鸡血”。从小两门奥数是标配,否则在数学竞赛中顶多拿个三等奖,对小升初考民办没多大用处。

 

家长微信群又是另一个暗波涌动的战场,像在演奥斯卡般,表面人人都喜欢说“我们放养,我们家啥都不学”,好让别家放松警惕,实际上却各自较着劲,一方面自己补的课不想让别人都知道,以免失了优势,另一方面又跟特务似的,探听哪些小道能够提升孩子的升学砝码。

 

很多家长直指我们老师的冲突点在于,认为我们只在乎成绩,因为成绩和业绩挂钩。

 

可天晓得,作为公立学校的老师,孩子的成绩和我的收入没有一点关系。我们勤快地跟家长通报情况,一方面是因为不少家长确实就希望得到时时沟通,另一方面,也是对孩子负责,否则孩子和家长傻楞傻楞地真的“快乐”去了,往后的学习只会越来越吃力、越来越跟不上节奏。闭嘴说你家孩子什么都好,才是最简单和不负责任的方式。

 

其实我们很清楚,光如今学校的主课时间和各种限制,很难扎稳孩子的基本功,就只够体现下“快乐”了。在“快乐”教育的时代大背景下,我们同事间有时会戏称,学校正在沦为“孩子课外培训班成果的检验场所”。

 

我们的形式主义已经深入骨髓,病入膏肓。

 

典型代表就是公开课。

 

公开课的每一句对白,每一个提问和对答,甚至在哪个环节该笑,都要排列十遍。老师的课件更是精益求精、美轮美奂,年轻的老师改课件到凌晨2、3点再常见不过,就为了哪个页里面插朵花,哪个页里多空几行。

 

在这样的精心修炼下呈现出的、给领导和家长带来的惊艳究竟有多少价值?

 

如果把公开课比作盛宴,日常上课比作家常菜的话。那么实际情况就是,为了这一席盛宴,孩子们平时家常菜都不吃了,改喝一个月的米汤,因为精力都已被这一场盛宴耗尽。

 

为什么现在大家都要考民办?因为至少民办不玩虚的,真相是不快乐,那咱就不快乐到底,实打实应试,实打实主课第一,实打实成绩第一。

 

02

 不准跑,不许跳,碰坏了谁负责?

家长没有说错,现在学校确实要求学生们下课尽量不要离开座位,更不准在走廊里追逐嬉戏。即便是体育课,老师也不敢给孩子们自由活动的时间。

“嗯,现在第一排同学开始扔实心球,第二第三排稍息站好。”

 

“好,现在第一排同学到那边稍息,第二排同学开始扔实心球。一、二、三……”

 

当然也只能这样咯,否则老师一个人在这一头看这边学生扔实心球,那边学生摔了磕了怎么办?

 

我们学校之前也出过事儿,四个孩子在操场上玩追人的游戏,拍一下对方算是抓到那样子。结果一个孩子摔了,磕到了额头,另一个孩子不明就里,还硬是跑过去拍了一下对方的背,以视“捉到”。结果孩子额头缝了八针,家长要求调监控录像,直指自己孩子是给推倒的,向学校和对方家长共同索赔18万,这个官司拖了一年,到现在还没完呢。

 

碰到这样的事情,尽管班主任第一时间陪孩子去医院,在医院陪孩子到晚上十点多,仍然免不了头一个被学校和家长问责。

 

有这样的先例搁那里,还有哪个老师敢跳出来说,我们的学生需要多一些自由活动?

 

03

对干了二十年的教育,我产生了怀疑

给家长群布置功课,我理直气壮。

 

让孩子恶补短篇阅读的应试技巧,而没有精力鼓励他们浸润更多“没用”的深度阅读,我一样理直气壮。

 

我当然理直气壮啦,连我自己的女儿都是从小这样补起来的。

 

对于作为老师的我,处在体制内教育中心的我来说,早早地鸡血孩子,帮助他们看清楚竞争的惨烈,避免盲目乐观,避免事到临头抱佛脚,才是对他们最大的负责。

 

然而也是因为在这点上,我和先生的教育观点完全对立,导致在辅导孩子时,我俩的关系剑拔弩张。

 

先生早年在英国生活了七年,他非常反对我鸡血孩子的方式,认为百分百生活在家长安排下的孩子根本不可能发展自己的主见,更不可能思想独立。他觉得女儿将来一定要出国念书,才能让她学会独立地为自己的人生负责。

 

对于这事儿,早年我们的共识是高中毕业或者本科的时候送女儿出国。在这个大前提下,先生不得不同意我的思路——

 

只要在体制内一天,就只能按照这里的思路,该补的补,该学的学。不然两头不着好,更没有出路。

 

然而这两年我连续带了两届毕业班,想法有了些动摇。

 

常常,我跟毕业班家长日常沟通一些孩子的学习情况,就很容易像导火线一般触发家长的歇斯底里。他们指责老师,就知道分数分数,指责我们看不到孩子身上的其他优点。

 

要知道,并不是我们看不到啊。但是看到的再多,拿不出成绩,对小升初就是没一点用,不是么。

 

想来,这其实是毕业班家长在最后一年忽然意识到竞争比自己想象当中更残酷,处处找路道碰壁后无法自处的焦灼心态的折射。

 

尽管一部分家长老早都搞清楚了状况,早早就准备了各种竞赛成绩,仍然还是有一些不明就里的家长,到这一刻才终于意识到了无奈。

 

结果,相当一部分的家长,失望之余,在初一初二的年纪就早早把孩子给送出去了,比我预想当中的早了好多年。

 

去年的时候,我跟着学校的游学团去了趟加拿大,今年又来到了新西兰微留学。

 

看到国外小学的孩子总是无忧无虑地在操场上傻玩傻玩,女儿也是天天在学校海边沙滩玩得不想回家,真是触动了我的神经。

 

此外,我还走访了一些国外的初中,发现他们的课程很接地气,学生们身上充满活力,积极主动完成课业项目的样子,和我们走惯形式的状态非常不同。反观我们体制下出来的初中孩子,三分之二都早早架上了眼镜,从校门口走出来无一不是疲累不堪、死气沉沉的状态,哪里像个朝气蓬勃的青少年?

 

这么多年,我带过的学生数不清了,几乎一眼就能看出哪些孩子是适合体制内教育方式的天生学霸。他们通常很安静,能够静下心来认真听讲,不一定会多回答问题,但是绝不会偷懒那种。

 

而自家的女儿自己明白,绝不是天生学霸型的人物。

 

若是到头来,初一初二就要考虑送孩子出去,莫不是索性更早一些,避免掉小升初的战役?

 

先生倒是挺支持我早点陪孩子出国的想法,很符合他的教育理念,但是我还过不去自己这个坎。

 

从每天晚上写作业到睡觉,变成每天放学回家没有作业的状态,我自己都缓不过劲来,迷失了方向。

 

这几天我自己也一直都在反复,一会儿觉得回家准备准备,明年两月份就过来,越早出来孩子对海外教育适应得越快,特别是看到孩子在新西兰那么爱去上学的模样,一会儿又觉得应该再呆国内读两年,中文基础打扎实再说。

 

 

听罗老师聊完,心情很沉重。

 

离开,可能是因为面临到很多压力和问题,但是新的征程,绝不是没有压力和问题,甚至将会要面对更多更多的压力和问题。

 

几十位家长中,有孩子在公立学校的,有在国际学校的,有公立转去国际的,甚至还有国际转回公立的,有在新加坡、泰国上过学的,也有去美国、加拿大、澳洲短期念过书的……不管是怎样的背景怎样的经历,中国家长的教育焦灼却似乎是共通的。

 

所谓理想最优解,大概是不存在的吧。

 

作为家长,我们无法改变体制,改变大环境,至少可以还原孩子一个符合自己人生价值观的成长环境,而不完全受外界左右。

 

我们都希望孩子不要虚度年华,把时间拿来干“有用”的事儿。

 

可知,当我们说“有用”的时候,潜台词是有一个对象在的。

 

对高考有用?对考英国大学有用?对考美国大学有用?

 

还是,帮助孩子成长为一个对社会、对家庭、对他人有用的人?

 

基于你,为人父母的人生经验,真正有用的事儿,又是什么?

罗老师拍摄的新西兰小学照片

2018暑期新西兰微留学之Apple妈咪教育“圆桌会议”

已有 45 条留言

  1. 觉得出去并不能解决子女教育所有问题的父母,其实最怕是解决不了自己的问题。其实出去的孩子适应多快啊,几乎都不像父母问题那么大。
    孩子要的,无非是正常融洽的氛围、稳定可依的生活环境。孩子哪有向父母要过那么多。

  2. 这就是买学区房的意义。中国不是没有好的公立,而是太少。坐标北京,我们小学民间排名是二流一类,算比较热门,一年级刚入学时,老师很注重习惯的培养,教孩子对人要有礼貌,给保安叔叔打招呼,整理文具书本,类似这种细节,而不是成绩。课外班也一样,好老师就是能让孩子鸡血也鸡的开心鸡的上瘾。所以没办法,努力挣钱吧!

  3. 快乐教育是西方精英阶级为了保证自己地位而提倡的。精英子女从小比平民辛苦的多,学的多…所以先苦后甜,先甜后苦的道理是一样的。儿时过于快乐轻松。长大就沦为底层。

    • 真心不同意。原因在这里:《“放养”的孩子,未来的你将拥有非凡竞争力 — 为羊爸羊妈辩护》链接:applemammy.com/?p=726

  4. 根本原因还是中国是选拔教育,国外是普通教育。中国的教育一直在变革,还是觉得该练习的还是要练,该玩的还是要玩,家长首先不能迷失和过于焦虑。教育问题,永远是国家最头痛的问题,无论国内外,非常反对认为去了国外就能解决所有问题的想法。

    • 选拔教育的目的是——淘出金子滤出沙子。而真正的教育,不是为了过滤,而应该是发展每个孩子各自的潜能,帮助他们找到自己。

  5. 普及教育的目的并不是因材施教,而是减少文盲在社会中的存在率,百姓有了基础知识、有了一定的常识才能响应国家号召、保障自身生活状态。精英教育就是选拔制的,去芜存菁为国家所用,从古到今没变过。

    • 您说的没错,我们的教育体系是在为政治服务,而不是个体。。所以冲突才会出现。

  6. 我们这一代母亲,深谙国内高考的残酷,并进而衍生出的幼升小、小升初、中高考的惨烈竞争,你必须带着孩子一路拼杀下去,结果是什么?考上985、211?我们开始反思中国现行教育体制,我们也有了更多渠道接触了解到海外的教育模式,是的,没有最优解答,但是不意味着我们就应该随波逐流。我们应该反思,应该行动,去改变一些。

    • 最近和几位家长聊,发现其实他们也并不是非要孩子考名校,而是因为孩子生活在评价和标签中,一旦成绩跟不上,会被周围的人全盘否定,进而导致小朋友迷失自信。

  7. 我觉得关键还是评价标准的单一造成的,关于成功的定义,关于对孩子的期望到底是什么,这个始终不能忘呀!感觉在这样的社会大流中,家长很容易就迷失了,忘记了,转而去要求孩子一定要考名校,进名企,赚大钱,要求孩子成为精英,达到一种单一的成功,忽略孩子作为人的多样性,成功的多样性。在孩子成长的过程中,做到不忘初心真的太难了!想当初孩子刚出生的时候对他们所有的期许就是健康快乐而已,对他们成年后的希望也不过是幸福独立呀,在这个标准下,现在所做的各种要求,补的各种课程,到底有多少是必要的

    • 不能更同意。必要,有用,应该基于我们为人父母的人生经验,而不是被他人的眼光裹挟。

  8. 国外上学考名校更难,美国公立学校基本上很难上藤校,上海公立学校很多能上四大八校,进而上985,211,现在好的单位招聘都是211起步,教育不公平哪都有,日本德国做的比较好

    • 可关键,并不是每一个美国家长都想让孩子上藤校,其次不想上名校的孩子也不会被贬低和歧视。

  9. 中国的教育制度不是服务于孩子,而是服务于政治!先是驯化人民忠于党忠于国,再是扫盲普及基础知识,进而拔优选出好苗子来倾注全国资源培育……我们最擅长举全国之力办成一件其他国家办不了的事儿。有资本有能力的家长你可以不走这独木桥,大部分工薪家庭出身的“寒门”都得靠这一条路,越早认清事实、确立自己家定位,就不会这么纠结了。玩有玩的道理,苦有苦的原因。现在还能在“软件上”勤能补拙,未来基因工程使得人生而大不同时,就更阶级固化“爬”不上了……

    • 莫非您也是在读了未来简史么。。 越看越觉得未来的世界好可怕

  10. 孩子马上上小学,不知道具体我们这里的二线城市的小学竞争是什么样的,但是打听了一下,没有听说有文中说的这种情况。但是如果小学真的像文中的老师说的那样,那真是太可怕了,感觉老师上课不是为了教育孩子而是为了上给领导看,孩子上学也不是为了学习知识而是为了上给领导看,这太畸形了

    • 今天听另一位深圳的家长说,家长会前半场,校长进来传达上级指示,要减负,要没有作业;下半场老师进来,说刚刚领导的指示大家都能意会了哦,现在我们开始买书做卷子。。

  11. 国外人少,国内人多,在十几亿人口的国家想要出人头地,要付出很大的努力,就像在中国做生意,你发明了一个新东西上市,如果好卖马上就有很多山寨出来,所以在中国出人头地必须要下血本的努力。要想出国就早早的出国,而且不要回来了,如果出去还回来,就必须比别人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成功。

  12. 关注的时间最长的一个公众号几年了,我的孩子也五岁了。昨天中午参加了一个好友为孩子办的宴席,她就是你文中所说的,安静的,天生学霸型的女孩(父母真的是各自忙碌,几乎不管她的学习)。高分考入了鼎鼎大名的浙江大学。因为她所在的学校和班级都是我省数一数二的,所以全班考入中国的重点大学
    之所以写这些,是发现学习真的分很多种。家长的心态特别重要,我家的娃好动,外向。去年底也带她去澳洲几个城市待了一个多月。仅仅是我自己的好奇心作祟国内外都有各个阶层的人,在社会里面各司其职。只愿我的孩子成人后始终怀有敬畏之心,做一个有道德底线,能够自食其力,永远平安就好😊

  13. 最大的有用就是明白做人的道理,然后才是文化技能

  14. 我有个同学是初中时候出的国,前不久微信联系上发现中文好差,看不懂也基本不会说,都是用英文才能交流。这还是初中,小学出去岂不中文丢的更彻底?

    • 你说的一点没错。。在海外保持中文,比在中国保持英文难多了,因为氛围没有。每一种选择都是得到一些失去一些,看家长看重什么。没有什么都好的完美答案。

  15. 我儿子就是南京市前三小学的小朋友,平时学校活动很多,但是小升初重点初中考试又看成绩,因为这两年考南外成绩不好,学校不得不从五年级开始跑班,这算什么事

  16. 我们终究还是有自主选择能力的人,所以不管大环境怎样水深火热,终归还是在于自己的选择~

  17. 的确如此,中央集权的古代大家都是文盲,都被洗脑成“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连读书人也是这么被洗脑的。后来革命了,翻身农奴把歌唱了,人人有了基础教育的奠基就会觉得读书是为了生存的更体面、更舒适,所以教育又开始变味了……也是无奈啊……

    • 这是历史的进程,古代如此,并不代表古代的集权方式更合理。

  18. 跑班就是把全年级按成绩分班,比如前50一个班,再50一个班,一般在南京是初中才会有。

    • 今天也有一位家长说,他们在公立小学就还挺轻松的,唯独不想参加家委会,也不想接孩子遇到其他家长,一去就焦虑,因为其他家长给孩子各种补,不停给灌输危机意识,说自家学校升学率差。

  19. 有木有感觉其实现在是老百姓可支配收入提高了,选择更多了,所以欲望和价值观迷失带来的焦虑突然出现了,而这些出现是短短几十年的变化,大家还没有来得及调整好心态,所以在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能达到什么和别人都有了什么之间不能平衡的痛苦迷茫找不到方向,于是越加痛苦。国外一定好吗?国外也许没有国内焦虑的环境和朋友圈,但是与外国人竞争容易吗?能轻松上一流大学吗?二三流大学就业容易吗?会受国内所没有的种族歧视吗?如果混不上国外的中产阶,级国外拿三四千或者五六千比国内幸福指数更高吗?这些都是要考虑的问题……前面也很焦虑,想换大房子,想给孩子报更多兴趣班,想带孩子去各地旅行等等,但这一切在上海真的很艰难,不是富二代,我们也需要休息,需要保持良好的身体,需要给上面的老人养老,如果为了给孩子本人未必想要的教育倾注全力,会不会得不偿失?一直关注你的文章,你的仨孩子比我的仨孩子大两三岁,所以一直跟你学习,每篇文章都是细细看,不断思考,共探讨。

  20. 什么时候出去?小学毕业可以有较好的中文基础,可是这个小学六年又是多难熬,跟着孩子六年里战斗一般,想想就够头疼

    • 初中出国的孩子,家长可能会有另一番担忧,推荐关联阅读中的《他们冲动着出国,犹豫着回流》

  21. 可以分享一下在新西兰学习的弊端吗?这个方面想听听您的意见

    • 文末两个有关”移二代教育“的关联阅读,是我的一些观点哦。

  22. 同意。我的意思是社会一直在进步,在没有更好的解决矛盾的方法之前,最好的方法就是先满足一部分人的需求并安抚另一部分人的情绪。

  23. 拼命考进985、211,甚至在外留学回来。最后想进好的单位,难道不是关系?

    • 今日的市场是全球化的,好奇有什么关系,能够搞定20年后错综复杂、瞬息万变的世界

  24. 中国的选拔教育是社会需决定的,在人口基数庞大的中国,效率和时效性成为了当今中国企业,社会和人才招聘的起点。因此每个小孩的文凭背景成为了评判的标准,个体往往不是重要的。这就是只追求经济发展中社会需求决定的,个体的存在不过是寻找合适的螺丝补全企业和用人单位自身,而个体本身的独特性并不是当今中国社会用人单位考虑的东西。所以当今国内家长一方面把孩子把好的学校送,去补习班,为了跟上时代普遍的用人规律,另一方面又不得不把孩子送样很多国际英文学校,兴趣班,用以培养孩子的独立和个体性,其结果往往是孩子在这个过程中成为浪潮的一部分

  25. 说实话,看社会的大环境,看熊孩子家的熊家长,我们不能全盘去否定学校,推卸作为父母的责任。只能守住本心,可是每个家长又有每个不同的本心存在。只能说父母的格局是决定你孩子的未来,否则说再多都无意的。焦虑而不作为,伤害的还是孩子。所以父母自己多学习,多进步吧。

  26. 美国收入比较平均,普通人三四千,受教育的五六千,中上阶层8000美金以上,阶层很难跨越,中国这么多年发展,屌丝逆袭很常见,以后也难了,现在要做的就是教育公平化,保障低收入群体,毕竟贫富差距太大了

  27. 不想出人头地 只想过有品质平凡日子的 绝对国外容易实现的多

  28. 这么多年了,教育部就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实质性的改变吗?

  29. 我们也在公立小学,暂时还没有这么夸张的情况。
    每次考完试,老师只是通知一下,让家长看看孩子的试卷并签字。从来没有公开透露过成绩。只是给一个范围良好、优秀的范围。
    反而是家长特别焦虑,觉得学校教的东西太浅太少。
    无论在哪里上学,家长的心态摆正了,是关键。

    • 总算听到不排名的公立学校了,希望宽容的力量能够战胜焦虑的力量。

欢迎您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