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被财富碾压而过的灵魂,北京出差三日有感

 

文|Apple妈咪

01

 

十一小时的飞行后,我到了北京。不用带娃的日子,即便是出长差、即便是一夜无眠,依旧是神清气爽的。出租车上,健谈的司机师傅教我说正宗的北京儿话音,他说:“姑娘啊,你们外地来的人呢,学我们北京话总是四不像,动不动什么字后面都加个‘儿’,搞得不伦不类的,我跟你讲啊,这‘儿’的意思呢,就是小家小气。我们说前面一辆大卡车,我们说孩子的玩具小车‘儿’,明不明白呀,别什么都加‘儿’。”

 

我赶紧又给师傅举了几个例子,问说得对不对。师傅听着说还行,接着话题就开始跑火车了,从北京的房价说到自己十几年来几乎没变的收入,从劈腿离了婚的结发妻子说到快三个月没见过的14岁儿子。

 

我自认是个好听众,时不时做关键性提问,就这样在大半个小时里听完了师傅的故事梗概。

 

师傅说他从02年开始开出租,那时候他满负荷运转一天拿个两三百,好多人还羡慕来着呢,而现在十几年过去了,自己还是差不多甚至略高的水平,在北京却已经活成贫困线了。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勤勤恳恳、起早摸黑了半辈子,却不知不觉给时代抛弃了,还好自己是老北京,有个不用还贷的小房子,否则恐怕早就没法在这个城市生活了。师傅说他儿子小时候自己一天也没带过,也不知道怎么带。这些年来,自己就知道成天开车,节假无休,风雨无阻,就想让儿子将来的日子能好过些,别像自己那么没用。却没想到最终妻子跟人跑了,儿子也带走了,自己孤家寡人一个,还是这么个继续过法。

 

我说:“和十几年前相比,你生活的城市更繁华了,设施更便利了,个人的吃住,孩子的教育应该也不会比十几年前差。为什么就不能把目光从贫富差距中移开,放平心态,少就少赚些,多陪伴家人,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呢?”

 

师傅回答:“姑娘照你这么说,火车站里面睡走道的人,日子也要比几十年前自然灾害时好过得多,至少他们还能吃饱穿暖。但那又怎样,他们的幸福指数和几十年前的人能比么?不能。因为那时候全国人民一块儿饿肚子,再苦也没啥苦!”

 

心理学家早就说过,快乐的感觉取决于客观条件和主观期望之间是否相符。如果你想要一辆自行车,而你也得到了一辆自行车,就会感到满足;而如果你想要一台全新的法拉利,而得到的只是一辆二手的马自达,你就感觉不开心。

 

你说二手马自达好过自行车也没有用,它还是无法提升幸福指数。这就好像我们说,让一部分人先“巨富”起来,再带动另一部分人“小康”起来,很可能在不知不觉中让那“另一部分人”更不幸了,因为他们的期望值已经不再是自行车。

 

 

以色列新锐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说过:“如果说快乐要由期望值来决定,那么我们社会的两大支柱(大众媒体和广告业)很有可能正在不知不觉让全球越来越不开心。

 

假设现在是5000年前,而你是一个住在小村子里的18岁年轻人。这时全村大概只有50个人左右,老的老、小的小,身上不是伤痕皱纹遍布,就是稚气未脱,很有可能就会让你觉得自己真是好看,因而满是自信。但如果你是活在今日的青少年,觉得自己长相不怎么样的可能性就要高多了。就算同一个学校的人都输你一截,你也不会因此就感觉开心。因为你在心里比较的对象是那些明星、运动员和超级名模,你整天都会在电视和广告牌上看到他们。

 

02

 

开了一天的工作会议,从同事那儿学会了用团购软件,赶紧团了一个酒店附近小店的按摩套餐,乐颠颠去了。在新西兰这样“万般皆下品,唯有人工贵”的国家生活了这么多年,我差点已经忘了按摩是咋回事儿。

 

服务生小姐一走进屋子,我即刻感觉出不对劲。这女孩儿妆容妖艳、着着一席黑色超短小礼服,和极高的细跟皮鞋,看起来哪像是服务生,倒像是要去夜店喝酒的行头。心疼团购的钱都已经付了,想想大家都是女人,也没啥好怕的,就只好硬着头皮躺下。

 

女孩儿一边按摩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闲话,我原不想开口,直到,这年轻的、看起来稚嫩无比的女孩儿聊起了孩子。

 

年仅24岁,居然,她有一个六岁的儿子。

 

姑娘告诉我,他儿子可懂事了,知道妈妈希望他多学习,就每天在视频里面给妈妈看他写的字,前一天还告诉姑娘,自己在幼儿园里面的数学测验得了满分。

 

姑娘告诉我,他一年能够回老家三到四次看儿子,按她现在的“高收入”,再有个两年她就能够还清老家的房贷,之后也许就能跟儿子团聚,没有房贷的话自己在老家谋个生应该也成。

 

姑娘告诉我,他给儿子买的是老家那里最好的学区房,有四室两厅那么大,为了加速赚钱存钱还贷,她今年恐怕不得不少回老家几次。

 

我问:“为了多几个平米,为了名义上的好学校,骨肉分离那么多年值得吗?”

 

姑娘回答:“我只想尽我所能,让孩子过上更好的生活。人穷了,还有啥尊严可言?”

 

尊严?

 

当我看到送外卖的师傅在狂风暴雨中瑟瑟发抖,仍然被保安拦在酒店门外。直到我出门去拿外卖时,酒店保安立刻换出一副笑脸相迎,将外卖亲手递到我手中,随即冷漠打发送外卖的师傅走人的时候,我瞬间理解了姑娘所谓的“尊严”——这早已被歧视链碾压到体无完肤的底层痛楚

 

以至于,为了能让自己的孩子在歧视链中,爬上哪怕小小一个台阶,自己倾其所有,乃至牺牲亲子关系,牺牲养育,都在所不惜。

 

若连家庭、骨肉、女性的自尊……这些最基本的人类幸福感来源,都可以作为爬升歧视链的贡品。那么仇富而走向极端的可能,人们似乎也需要有所警醒了。

 

英国经济学家哈耶克曾说,商业是最大的公益,我也一直如此坚信。因为唯有商业,可以有效地、可持续性地、让更多的人在契约的连结下,共同创造价值、满足需求。也唯有商业,可以带动另一部分人也开始富起来。

 

可事实是,人类的幸福指数并不是由财富的绝对值决定的,而是由期望值决定的。

 

尤瓦尔曾说:“有没有可能,第三世界国家之所以会对生活不满,不只是因为贫穷、疾病、腐败和政治压迫,更是因为他们看到了第一世界国家的生活标准?

 

平均来说,埃及人在前总统穆巴拉克的统治下,死于饥饿、瘟疫或暴力的可能性远低于在古代法老拉美西斯二世或埃及艳后克丽奥佩特拉统治的时期。对大多数埃及人而言,这根本是有史以来物质条件最好的时刻。在2011年,理论上他们应该要在大街上跳舞庆祝,感谢安拉赐给他们这一切的财富才对。然而,他们反而是满怀愤怒,起身推翻了穆巴拉克。原因就在于,他们比较的对象不是古代的法老王,而是同时代的美国总统奥巴马。

 

这样看来,财富的匮乏未必不幸,真正导致绝望的,唯有“差距”两字而已。

 

在这条差距的歧视链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中产阶级看似离底层很远,但若论心态上的焦灼和追逐的义无反顾,莫不是五十步笑百步的距离。

 

日益繁荣和发达的商业,显然能够带来财富的绝对值增长。但我们也许忽略了,缩小贫富差距才是提升整体幸福感和安全感的根本,而这却远不在商业的范畴内。

已有 47 条留言

  1. 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2. 前面关于房子卖了还是住着的那位,我已经做了选择。北京土著,把北京的唯一的住房卖了,带孩子去新西兰做小学国际留学生两年。今天,就是今天,爸爸刚辞了25年的国企工作。
    一家人彻底踏上了移民的征程。
    年近半百,前途未卜,大家可以祝福我们吗。

  3. 不开心不是因为比你厉害很多的人比你过得好得多,而是原生条件跟你差不多的人过得比你好一点
    比如说 看比尔盖茨那么有钱不会不幸福,而看跟你上学一起玩当初成绩差不多的朋友,收入比你高三倍,你就可以天天在家窝火了

  4. 我就是那个舍弃银行的工作陪伴孩子成长的妈妈。在周围人看起来是多么的不可思议,985的研究生在家带孩子,一直质问我妈妈婆婆为什么不给带孩子。孩子上幼儿园了,重新创业,我认为跟三年赚的钱比起来孩子的陪伴更重要,在中国这种大形势下,这个想法不光不随主流也非常奢侈

  5. 太同意了。前前后后都同意。但是转念一想,社区之间,国家之间,也是会比的。无穷无尽

    • 但是邻人比电视广告上的人冲击更大,所以有时候,保姆也许更容易产生不平衡心理

  6. 有个说法是嫉妒才是人类进化的最大动力。在人类的进化道路上,个体甚至整体的所谓幸福感只是可以随时牺牲掉的副产品而已。所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 进化重要,还是幸福感重要,这很难下定论。《人类简史》中做了一个假设,若科学找出了能够永葆青春的万灵丹,那么,最可能发生的事,就是整个世界感到空前的愤怒和焦虑。那些无力负担这些医学奇迹的绝大多数人,一定会愤怒到无以复加。因为所有人难逃一死,原是唯一不分贫富、完全公平的事。

  7. 新西兰贫富差距也很大的,而且对华人而言,去了那边,你不止要面对他国的差距,你还会要面对和国内人的差距,估计心态更焦虑,而且国内好歹还机会多,在新西兰你连努力的机会都很难找。除非你不去关心其他人,就关门过自己日子,但如果这样的话,呆在国内也可以过的舒服

  8. 越来越走向畸形的社会 不喜欢 所以朋友在困惑怎么才能给孩子更好的生活时 我推给他你的微信 建议送孩子来新西兰 从微留学开始

  9. 去年我去北京,出租车司机问我,姑娘,人生的退路是什么?然后我跟他说了余华的活着

  10. 这篇文章看感觉不妥,从你还没移民就开始关注。这样的生活细节想必之前你也是看到的。不能因为在地大人稀福利好的国家呆了两年就改变了眼光。她们只是在这飞速发展的社会中用自己的努力不想被落下。纵容有短见的部分,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欣欣然的享受亲子时光和亲密时光。不能因为头脑里的“应该”而否定别人的存在方式。依然爱你❤

  11. 去新西兰移民是我终生为之奋斗的目标。希望早日实现。其实我追求的不仅仅是财富,还有自由之精神,民主之信念。

  12. 有点素质的人不均也就不均了,要是不均还没素质,一直想着把你踩到脚底下就太恶心了。可惜很多中国人都是这样的,不值得任何富贵身份。

  13. 嗯,前段时间去老挝玩了一段时间,这个非常贫困的国家,却有着超高的国民生活幸福指数,有兴趣的同学可以过去看看

  14. 有个真实的笑话,俩人本是为小事吵架,后来一方盛气凌人地怼对方说“你有几套房子啊!你知道我有几套房子啊!”!现实是上广北随便一个七十平的两室一厅四五百万,更别提市中心随便几千万的房子,还都是鸽子笼,只是大小不同而已。关键是不管住多大房子、收入高低,这都成为了很多人成功与否幸福与否的标准,现实的滑稽与残酷席卷每个人的生活,简单的快乐反而变成了奢望,人们已经忘记了为什么而出发了,这是问题所在。

    • 最需要认清的是,我们痛苦的根源,从来不是物质还不够,而是跟他人的比较,以及在比较中所遭受的歧视,或者自以为遭到了歧视。

  15. 其实啊,不要横向比较,自身的竖向比较比较容易满足而有幸福感。有个小目标,适当的努力,不要太物质化,对家人和自己宽容些,其实日子也是很好过的!

  16. 人需要精神寄托,所有的物质都在于商业帝国想给予人们嗯想象

  17. 我要恰巧刚刚北京出差三天回来,还不明白为啥神清气爽,原来是不用带娃

  18. 大可不必这么感伤。任何一个国家在昂扬向上的发展过程中都不可避免的会产生贫富差异扩大的情况。换个角度想想,如果一个懒惰的人或者是选错努力方向的人和你获得了同样的财富,地位。你也会不平衡。没有什么灵魂被财富碾压;只是民治已开,所有人都看到财富积累虽然不是毕生唯一的目标,但必然是目标之一。

  19. 有个房卖个一百多万。是给娃读书,还是就那么住着。想听听大神的建议

  20. 前天给学生上的汉语课刚好就是有关幸福感的课题。小时候幸福是很具体的,而长大后幸福感很抽象,取决于每个人对生活的态度和想法。

  21. 国内现在经济很发达,但是急功近利和阶级性观念还是很强,新西兰就是基本上有钱没钱,做领导还是群众都没有架子,平等性很强

  22. 其实是保安羡慕送外卖的,收入差距很大还不自由,保安只是尽责而已,被旁观客按照自己的思路跑偏了。

    • 感觉酒店的迎宾,对于外卖员,还是有一些心理优越感的

  23. 经济高速发展的产物,跟雾霾一样,都会过去的

  24. 人类是永远往前进步的,人类是不可能往后看的。所以不幸福的根源在于有人进步得更快吗?这个逻辑有待商榷。

  25. 在外呆久了,都会有的感触吧。对于底层的很多人而言,要尊严,谈何容易。身处其中的时候会觉得理所当然,不会这么敏感。

  26. 我们痛苦的根源,从来不是物质还不够,而是跟他人的比较,以及在比较中所遭受的歧视,或者自以为遭到了歧视。这句是关键,戳到点上

欢迎您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