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孩子,他们冲动着出国,犹豫着回流



文|Apple妈咪

今儿我想说两个少年出国的故事。我们常听闻的前奏,可能是这样的版本:

“妈妈,我同桌下个月要去新西兰读书了,连期末考都不参加了。好开心啊,哎,我还是专心刷我的题吧。”来自同学。

 

“嘿,你知道么,隔壁老王的太太上个月带他儿子出国念书去了,你看见她朋友圈么,成天蓝天白云面朝大海啊,这日子肯定潇洒惬意得很,还是他们家想得开。”来自邻里朋友。

 

“孩子爸,你看我们兰兰每天功课做到深更半夜,真叫人心疼。人家老王家,经济上也不比咱家强,倒是先人一步,把孩子带出去了,只是不知道这么小出去是对还是错……”来自道听途说的路人甲。


年少出国的故事,永远只能进行到“老王家的孩子”消失在视线中为止,只是,那个远离故土的孩子,后来怎样了?

 

01

有位刚来半年左右的妈妈聊起,怎么办,我儿子小韩天天缠着我说他一定要回国,不想呆着了。小韩的理由是,我新西兰的同学们都太笨了。

 

“我给出的数学题,他们全都不会做,真是笨死了。”

 

初中让孩子出国念,是小韩妈妈一直以来的期许,加上新西兰有朋友,初次来纽也觉得此地风和日丽、人畜无害、人际关系简单,是个适合孩子成长的好地方。好不容易自己买了车、租了房,报读了一年语言学校,生活开始规律起来,居然11岁的小韩,最近总威逼妈妈要回国,要求回到自己国内的同学朋友身边,把小韩妈妈弄得不知所措。

 

小韩妈妈开始并不理解,为什么同样是十多岁的孩子,其他从国内刚过来的小留学生都能很快适应新西兰的“低压”学习环境,唯独国内成绩优异、过去家长会总被提名表扬的小韩反倒是不适应了。

 

后来她发觉,小韩还不只是,给他的新西兰同学出数学题,居然还会突然在饭桌上,想起给相熟的华人同学妈妈出题,当发现连同学的妈妈都不会解他的数学题时,就面露得色,私下变本加厉跟小韩妈妈讲:“看吧,这么简单的题目,连他妈妈都不会做,为了不影响我的前途,还是快点带我回国吧。”

 

为此,小韩妈妈头疼不已。

以前小韩在国内从不这样,我也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

 

也许,新西兰“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教育,让他存在感下降吧。呆国内的时候,老师的注意力、态度,学校的资源,多少都会向排名优异的孩子倾斜,让小韩有些众星捧月的错觉。而跑到海外,不但原来的光环消失了,语言、文化、社交、运动方面的欠缺,也可能让他一时找不准方向。我担心,他正在借助“看不上他人”,来维持某种心理上的平衡。

 

渐渐的,小韩妈妈也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来错了地方,学校如此轻松,小韩在这里发展,将来会不会反而不如呆在国内有竞争力?

 

这个现象并非小韩妈妈的个案,工作关系,我经常出入语言学校,因而有机会接触到很多初来乍到的家长。在他们当中,新鲜期过完没多久,就陷入纠结的情况不在少数。

 

刚开始的时候,大家往往很容易对美好的自然、友善的人文、宽松的学校一见钟情而冲动做出带孩子留学的决定。

 

但是假以时日,花费了巨额金钱和精力代价的家长们就开始犹豫,澳新的这套基础教育体系是不是太过顺其自然,去个欧洲、美国或新加坡,会不会是更好的选择?

 

价值观本不分对错,条条大路通罗马。

 

最痛苦的,往往是我们家长自身的价值观不够坚决稳定。以至于我们的孩子,无法在任何一套教育体系下坚信不移地向前进,而沦为四处辗转的插班生。

 

02

高晓松说:

欧洲那些尚武的、横枪跃马的人去了美国,

 

那些想有人抬着我骑大象、想当老爷的人去了印度,

 

那什么人去了新西兰呢?

 

我也不要跟人去拼命,也不想作威作福,我就打算去放羊的人。

 

于是,欧洲那些最淳朴、最愿意吃苦耐劳的人远渡重洋,来到了新西兰,和当地的毛利人达成平等协议,成了几个世纪前的第一批移民。

 

有时候,与其出国后纠结取舍,不如在事先想清楚,目的国的价值取向,是否为自己所认同。

 

我办公室附近有家茶餐厅,老板娘有个聪慧的独生女,学习、网球、钢琴样样了得。从10岁过来新西兰起,就读的一直是本地很有名望的公立中学,直到奥克兰大学。

 

毕业那年,很多人都关心老板娘,问她女儿的工作着落了没?

 

老板娘每每雀跃地回答:“我女儿当房产中介啦,她一年前就说了,做中介赚钱最快,将来好养我。对了,要不要拿张我女儿的名片?”

 

有些华人朋友一听,很容易产生惋惜感。虽然王牌中介年入百万纽币的大有人在,但是新手中介却是个没有底薪,也没有门槛的职业,若卖不出房子,可能忙活半年都没个薪水。这从小精心培养大的女儿,二十出头还没啥人生经验,怎么就只做了中介,更何况老板娘虽谈不上富豪,但在奥克兰坐拥多家连锁餐厅,经济条件也绝对殷实。

 

似乎这么个黄金年龄,这么个优越家境,去名校念个研究生,或者去个大型跨国企业正经朝九晚五,才是人生正途。

 

而毕业从事一个自己感兴趣却不带光环的普通职业,迅速自力更生,反是引来一声叹息。

 

当然,豁达的老板娘可从不这么想,常常逢人就给女儿拉客户,夸女儿青年才俊、业绩斐然,简直就是女儿的头号粉丝。

 

“我女儿说,她喜欢干中介,可以接触到形形色色、各式各样的人,简直太有意思了,更何况她觉得自己马上就要赚上大钱,好去非洲旅游呢。”

 

老板娘女儿曾经就读的中学,正是很多华人留学生钟爱的明星公校。

 

以新西兰的价值观来说,一个孩子能够在毕业的时候,清楚地知道自己喜欢做什么、果断去执行、并且迅速自力更生,就已经是教育成功的一种。

 

只是这种“成功”,是不是华人家长想要给孩子的“成功”呢?

 

若留学多年的结局是,孩子兴奋而坚定地跟爹娘说:“我太喜欢打咖啡了,我要去当咖啡师了。”

 

你我,可以接受么?

 

至少在澳新的价值体系里,“毕业去顶尖的跨国公司”并不比“毕业做一个宠物医生”更高级,而只是人各有志。

 

03

里根在成为美国总统前,经历过六次职业转型,分别是做了七年的救生员,四年的学生领袖,五年的播音员,四年的二流演员,四年的军人,九年的媒体人,最后走上政治生涯。

 

16岁的少年里根,那个为了15美元的周薪当救生员的里根,绝不会知道多年后,他会向白宫的访客展示挂在椭圆办公室里的罗可河照片,也不知道自己有一天老年痴呆的时候,唯一能记得起来的职业就是救生员。

 

看似救生员和总统没有任何相干。但正是因为救生员期间所锻炼出的体魄和体育精神,让他后来有机会成为体育播音员,以及二战军人,进而走上政坛。此外,里根是美国历史上五个被刺杀的总统中唯一没有身亡的总统,其中三位——林肯、麦金莱和肯尼迪——当场死亡,加菲尔德卧床79天后因感染并发症一命呜呼,只有里根歇了12天,起来拍拍屁股又上班去了——谁又敢说,这和他的七年救生员生涯无关?

 

当然绝不是说,每一个救生员都能通过技能和才干的迁移,去实现所谓的职业突围。甚至不是每一个救生员都一定想出人头地,也许他们中的大多数,确实拥有的都只是平庸的一生。

 

然而,用单一维度的成功标尺去度量他人(包括孩子)的人生,这就好比小韩用“会不会解数学题”来论断他人的能力一样,是不是太过武断?

 

通常,有能力送孩子出国的家长,都拥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希望给与孩子更好的教育,让孩子成功的起点更高。

 

可如果到头来,出了国门,反倒是让孩子去到一个没那么在意”标准成功标尺”的国家,让孩子从心底变得不那么在意世俗意义的成功,而显得格外注重自己的志趣而非他人(包括家长)的看法呢?

 

这样一来,出国这一步,还要走不要走?花了大代价走出来的人,又会不会因为,最终孩子远离了自己所期望的“光耀门楣”的样子,而后悔呢?

 

已有 45 条留言

  1. 我也不要跟人去拼命,也不想作威作福,我就打算去放羊的人。说出了我的心声啊。

  2. 有舞台,就有观众。若我孩子向往上台,我一定尽力支持;若他只想做台下观众,我开心作陪。生活如此艰难,能认识自己所爱并按喜爱的方式过一生,何其珍贵。出国,就是不希望他随大流做别人眼中的精英。

    • 所以,世道恐怕变成了在中国接受精英教育,去海外追求平民教育…

  3. 和老公为孩子首选的求学地就是新西兰,希望明年能成行。就是觉得这孩子性格本来就是脱缰野马,干脆给她片大草原让她疯去。光耀门楣的事儿,她爸妈都被逼着做了,换给她一个清平人世,也不错。

  4. 天朝上国教育孩子,当官发财才是成功的唯一标准,才是畸形的价值观。

    • 那是为他未来负责,当他有能力当官发财,他可以有的选择放养 ,而放羊的选择不了当官发财

  5. 我就是带着儿子在悉尼北京两地往返几趟的妈妈。孩子在两地接受教育不仅不会有非此即彼的矛盾关系,现在儿子在悉尼读大一,中英文听说读写和中西文化都很local,当他的北京同学向家长要钱买宝马的时候,他跟我说学费生活费他都自己搞定。人生是一场马拉松,绝不是百米冲刺,没有绝对好的教育,生活的能力和幸福的能力才是支撑完成马拉松的能量。所以不纠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能给孩子更多经历获得更多经验就是好的选择。

  6. 在国内找一个偏僻的小乡村也可以过着放羊的生活,为什么很多国内中产阶级要费劲心思把孩子带出国门远赴国外放羊,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国外基本生活保障好,哪怕仅仅是放羊,也可以至少在基础医疗、孩子教育方面都有保障。在国内放羊的,都不敢生个病。

  7. 在apple妈咪这边的果然价值趋同,都想去放羊

  8. 喜欢安逸舒适的生活是人的本能,这在放羊人与横枪跃马的人之间并不会有本质的不同。如果了解过放羊人的真实生活,恐怕没有几个人真的想去放羊,否则为何漂洋过海来到这片地广人稀的土地,大部份人还是愿意挤在奥克兰,而不去更加新西兰的南岛?国内有能力移民的,不是提早实现了财务自由,就是对自身有要求,对生活有追求的。获得一张入场券,登陆这片土地,已经将多少人甩在身后?虽然现在国内移民的人群在壮大,移民已不是什么稀罕事,但在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下,走出去的人至少在获取信息方面就胜出一筹。雅思的门槛在,学位要顺利拿下来,到了求职的关卡又是一番智力和能力的较量。若非幸运的出生在这片土地,这看起来很美的蓝天白云、田园牧歌生活对新移民来说难道不是拼搏过后成功的结果?现代社会的竞争更多不在体力,而在脑力,平和的新西兰也不例外。

  9. 我也不要跟人去拼命,也不想作威作福,我就想一周工作5天,每天8小时,下班后想干啥就干啥,陪着老婆儿子悠哉悠哉。自己种点菜,养鸟养猫,清晨赏雾,傍晚观星,黄昏看夕阳。和天南海北的环球友人分享不同文化,价值观和世界观。生活不要太潇洒太轻松。跟每日重复的过去说再见,开启新世界的大门后仿佛再活过一次,新的语言新的环境新的朋友圈,一切的艰辛和不便都是一种可以欣然接受的代价。

  10. 价值观确实不同,虽然不认同成功是当官发财,但是也想总要为社会做出点什么,体现自我的社会价值,当然,如果能创造更高价值最好。政客的例子我觉得很不具有代表性,因为不觉得政客对社会发展起到什么好作用,倒不如举个扎克伯格,乔布斯之流的例子。再有,比较喜欢龙应台给儿子关于努力学习的话。虽然说工作不分贵贱,但我还是希望孩子能从事高附加值的工作,都去放羊了,都去卖房子了,我们是不是不用科技,不用网络,不用探索生命的奥秘,不用去探索很多未知的领域,不用欣赏美妙的音乐和艺术……甚至于我觉得励志当个兽医,也是不错的激励。也许你们会说生活就是生活,但我觉得志向或者叫追求是高于生活的,总不能一开始就给孩子设定没有志向的生活吧。这是我一个工科妈妈的看法。

    • 问题是父母的设定,未必是孩子的志向。而孩子的志向,又未必为父母所喜。另外,并非我们不作设定,孩子就没有了志向,他就不会想去探索生命的奥秘,不想探索很多未知的领域,不想赏美妙的音乐和艺术..

  11. 我只是很好奇,你有三个孩子,你的第三个孩子应该是2015年生的,也就是你刚开始做公众号不久,你哪来的时间,又照顾三个孩子,又经营你的这些澳新留学服务呢?

    • Apple妈咪家老三是15年出生,15个月去的幼儿园,所以这几年更新频率很低呢。。我们的中国公司和新西兰公司都有非常资深的移民合伙人,还有一群特别给力的同事。

  12. 还在读高三的我表示我也想去放羊,可是不能靠爸妈的我还是只能先成为国内的精英赚够了钱才有资本移民去新西兰

  13. 特别同意大橙子的观点,来来往往其实都是尊重孩子的意愿,我们就是陪伴,只要他有意愿,在哪儿都是学习,用心就好,开心就好。这也算是佛系养娃了。

  14.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15. 爸爸妈妈给孩子做留学决定前,可能需要和孩子一起去体验一段时间,可能是几个月,甚至更长一点时间,允许后悔或者重新选择。如果把一个选择(出国留学)变成了必答题,那么孩子大人都会感到痛苦。尽管中国家庭一直不希望孩子输在起跑线,或者少走一点弯路,但这其实是人生的一个部分,不可避免。后悔了重新选择可能重新让孩子珍惜所有,也是好的。或者真正爱上田园牧歌的生活,也可以。孩子慢慢要对自己的选择,而不是爸爸妈妈,学会负责。

  16. Apple妈咪公众号更名啦!我先生昨晚上跟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原来他一直都有在关注,哈哈哈!这篇文章也是他转给我,让我看一看的!把公号里的文章翻出来通通看了一遍,好激动发现自己也是Apple妈咪一个故事里的主人公–小志妈妈!我只想说感谢Apple妈咪,你的文章给了大家温暖的陪伴!

    • 居然小志妈妈也在读我的文章 期待小志妈妈再次回归新西兰 嘻嘻

  17. 三岁以前唯愿孩子健康平安,三岁以后,幼儿园小朋友之间相互比较家长越来越焦虑,原本的节奏都被带跑偏。不忘初心真的很重要啊

  18. 作为父母,我们不就是孩子的人生导师吗?虽说导师怎么当才好需要另当别论,但是孩子的价值观形成也是需要有榜样力量的,需要引导的。

  19. “有时候,与其出国后纠结取舍,不如在事先想清楚,目的国的价值取向,是否为自己所认同。 ”这句最好

  20. 我02年高中毕业出国读大学,大学同学9成回国。很多是受不了这边的放羊,回国的8成一边拿高薪一边还骂娘,所以还是得看自己想要什么

  21. 有的时候自己没想通反而总要求孩子去做到~自己都是矛盾体~我想每个人的人生总有他的轨迹~遵从内心也是好的

  22. 放羊也得放发达国家的高级羊才成。我希望小孩与环境相得益彰,有地位有尊严即可。能够融入一个适合的环境就好,如果中国适合她,融入中国也很好。再加上有一个不错的个人生活,基本就是父母期望的理想的孩子的生活。

  23. 成功的人生是让自己觉得爽,而不是别人看着以为爽。

  24. 可以对孩子成长做一个总的战略目标,大体类似学校的校训,快乐健康,自主成长,这个目标可以是长期稳定的,具体到孩子的职业,专业,可以由孩子自己选择并且不断修正。无论是世人认为的成功,还是自我内心的充实满足,只要在满足总体战略框架的前提下,都是可以接受的。

  25. 很好的观点!澳新的价值观符合我的价值观!美国这样太竞争的社会bu shi he wo w

  26. 大到孩子出国留学,小到给孩子买书选教材,之前我都会来回摇摆不定。后来发现任何事情都是两面性认准了坚持就行,最怕只想不做,做了又来回改,最后真的一事无成啊!

  27. 孩子没有做尖子的潜质,而我没有望女成凤的欲望,我只是希望她能找到喜欢做的事,并且为之付出努力,这就足够了,新西兰适合我们,只是担心过敏情况

  28. 建议那位数学学霸跟这边的孩子比比运动能力吧,运动好的孩子更容易被关注,越到高年级越是这样。

  29. 很希望我的孩子有出国的想法,我们会大力支持,我把你的平台介绍给了他们,希望他们多了解国外的生活、工作和下一代的教育问题,相信对年轻人是个很好的帮助。

  30. 回到讨论的原点: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也许从原点开始就出现了分歧:精英公学与平民百姓,上流社会与大众脸,定立目标还是随各人喜好而行,兼济社会还是独善其身……?

    • 也许本来就没有好与不好,只有适合与不适合。

欢迎您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