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自养、亲手杀、亲口吃”叫做生命教育?日本的“变态”,新西兰的“矫情”,谁与争锋

 
文|Apple妈咪
 

据说岛国独特的、与大陆隔离的地理环境,容易造就国民某些与外界大相径庭的价值观。

 

所以同为毗邻大陆的太平洋岛国,日本人和新西兰人,在某些问题上走出些极端,似乎也不那么难理解了。

 

只是,北半球的极端,和这南半球的极端,还真是……截然相反。

 

今天的故事从两只鸡开始。

 

01

 

最近,日本发布了一部“生命教育课”纪录片,将日本教育推上了风口浪尖,引发600万网友热议。

 

事情说的是日本岛根县一所高中,有一门拥有60年历史的必修课,要求孩子们干那么几件事儿。

第一步,从认领一只鸡蛋开始,放入孵化箱、一个月后给孵出的小鸡起好名字带上脚环、每天确认培育箱的温湿度、更换小鸡的饮用水、陪他们玩耍、操心它们的饮食起居……


第二步,养育直至6个月时,将这个自己亲手养的、宠物级的成鸡进行秤重,亲手拎紧并扭转鸡头,一刀砍下。


第三步,根据老师的示范,处理鸡毛、切下鸡肉、放到煎锅里烹饪,最后自己一口一口全部吃完,才算课程结束。


为什么要孩子们干这种缺德事儿呢?为什么这门让一代又一代孩子挣扎、痛苦、恐慌、无助、甚至崩溃的课程能够历久弥新?


开堂的老师堂而皇之:“我们养育、终结、吃掉生命,通过这一连串的过程,希望学生能认识到生命的可贵。”


此片一出,中外舆论炸了。人们纷纷指责日本人变态,这头默许孩子们在频繁接触中对小动物倾注情感,转身又翻脸逼迫他们亲手终结亲口吃下自己的“宠物”。这哪是什么生命教育,分明是告诉小朋友,信任和温存是不可靠、也无须顾忌的,在物竞天择、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唯有自身的利益(比如,人类需要吃肉)才是一切行为的准则和是非判断的依据。

 

可奇怪的是,日本人也不是傻瓜,孩子们如此抵触、舆论如此激烈,这门课为什么还能历久常存?甚至,此类课程并非个案,媒体深扒后发现,日本多所学校,包括一些小学,都有类似的课程。

 

是否,对于资源有限、须时刻保持忧患意识的日本岛国人民来讲:直视这个世界的真相、理解适者生存的本质,不逃避、不扭捏、不要妇人之仁,保持冷静而决断,甚至必要时的冷漠——原就是他们所信奉的、最具现实意义的普世价值观。他们希望自己的下一代能够从小认识到世界的残酷本质,并且适应它。


02


第二个故事,我想讲另一只生活在南半球的矫情鸡。此事太过匪夷所思,若不是亲耳听到,事后又去网上查证,实在不太容易叫人相信。

 

当儿子同学的奶奶说起,市政人员已经三度造访她家里,整改她院子里两只家养鸡的生存状态时,张阿姨说这简直是天下奇谈,让她彻底为新西兰政府的“多管闲事”大跌眼镜。

 

事情的起因是,张阿姨家的鸡因为总跑到邻居家的院子里,所以被举报扰民,市政人员就过来张阿姨家查访。

 

意外的是,最后查访的重点完全没落在“扰民”上,而盯上了张阿姨有没有善待她的鸡。

第一次整改,市政人员说:“你不能从早到晚用这么短的绳子系着鸡的脚,这违反家畜福利法,若你怕它乱跑,就请给它做一个笼子放院子里。”于是,张阿姨在院子里搭了个大笼子,但是考虑到夜里可能下雨,就又给做了一个微波炉大小的小笼子,晚上把鸡放车库里。

 

隔天市政人员又来了,提出第二次整改:“这个大笼子倒还行,只是为什么要留着这个小鸡笼?这个尺寸鸡连转身都转不了,还是违反家畜福利法,请拆除。”张阿姨无奈,只能将鸡成天放在院子大笼子里,撤掉了小鸡笼。

 

之后过了一个星期,市政人员还真来了第三次确认后才算通过作罢。

 

张阿姨叹气说,这里的市政人员是不是太空了,没事儿跟她个老太太抬杠,说什么鸡也有鸡权……真是疯了。


为了这事儿,我听闻后还真去了政府网站上查实,结果读到了新西兰有关家畜饲养的动物福利法,其中有对家畜的居住条件进行明文规定。

动物的临时居住设施,必须能够体现动物的正常行为模式,包括拥有足够的空间来交流、休息、睡觉、站立、抓痒、游泳、飞行或自在闲逛(根据动物的品种)。


这就难怪市政人员再三找张阿姨麻烦了,“用短绳系着鸡的脚”和“把它关进狭小的鸡笼”,都构成了虐待家畜的违法行为,责令整改有法可循,执法力度自然不下于扰民。

 

再深挖一层,原来新西兰是开全球国家先例,于2015年5月,第一个通过《动物福利法修正案》的国家。新西兰在法律上承认动物也像人类一样具有情感。该法规定,从此必须认识到动物具有情感,因此在畜牧等情境下,必须适当维护动物的福利。在一个羊多于人的国家,这项声明影响重大,这意味着新西兰政府将花费巨大的代价,来改进这些原来只作为“生产机器”的牛羊的生存条件和权益,而这些动物福利的投资,生产不出任何经济效益。

 

不只是政府行为,新西兰的民众在人与动物的和谐相处上也算做到了极致。

 

比方新西兰南岛的龙虾小镇凯库拉,每年的三月,都会自觉为迁徙的海鸟灭灯。据说这种海鸟有个致命缺陷,叫做“见光掉”,受小镇千家灯火干扰,大规模迁徙时很容易砸向地面。所以为了保护它们,凯库拉倡导市民:每年三月的夜间,关闭所有没有必要的户外灯光,使用灯罩引导光线向下照射,夜间关闭窗帘。同时,当地的慈善基金发起“Fly Safe”的活动,鼓励居民将不幸跌落的海鸟送去,以便放生。


又如16年南岛地震后,几万只超级大鲍鱼和成百上千的龙虾被地震掀到海岸上,当地居民和商业潜水队联手对这些“海鲜”进行紧急生死营救,把他们送回大海,没有人为了眼前的利益,顺手牵羊捕捞。


如此看来,新西兰岛的生命教育,和日本岛相比,是否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有些人说这是矫情,另一些人说,保护弱者到矫情的地步,正是新西兰的国民文化,这动物福利不过是冰山一角。正如日本的“亲自养亲手杀亲口吃”,说出的不仅仅是鸡的问题一样,新西兰的福利思维背后,是他们承认并致力于保护弱者生存权的社会价值观。

 

两年前,我曾写过个文章《世间有无缘无故的爱——1周2次救护车,新西兰医疗系统深度体验点击可查看,从医疗这个侧面,描述了当地社会对于弱者的超额资源倾斜,借文中的一句话总结:

所谓不计血本的医疗投入,是指,不管你是谁,不论你持哪国护照,只要在新西兰境内发生意外,都给予超五星的、完全免费的、负责到底的医疗和护理服务。


03


前一阵在公众号后台,读到一篇500多字的长留言。主要表达说,相比于澳新,其实日本才是更适合定居的地方,理由如下:

1. 日本是仅次于美国的第一梯队发达国家,他们的学术研究名列前茅,近几十年,还保持着每年一个诺贝尔记录。

 

2. 日本的医疗技术相当发达,如今连美国人都会考虑去日本看病,这些是澳新等地不能比的。

 

3. 日本移民方便、找工作容易、治安好、环境佳、亚洲文化易融入……日本人长寿、严谨、有纪录、热心、廉洁……


作为一个小时候在日本念过小学、大学时代在日本学术交流、工作后多次出差日本,如今又辗转移居新西兰的人,我想我十分理解留言者的观点(除了“日本文化易融入”这点不敢苟同)。

 

特别是当你漫步在奥克兰的城市街头,举目望去都是矮平房和门庭冷落的胭脂小店,也许很难不怀念上海的静安寺、北京的王府井、东京的池袋和秋叶原……

 

年前家里亲戚来新西兰玩儿,正逢全程6天都是梅雨,只能在城市里四处闲逛,最后我发觉他整个六天的奥克兰流浪记都没发朋友圈,反倒是回程去新加坡转机的时候,满屏奢华酒店的流光溢彩、饕餮盛宴和纸醉金迷,他最后总结——我还是比较适合亚洲,南半球的大农村,我受不了。

 

所以我想,对于主流价值观,特别是亚洲的主流价值观来讲,商业环境和发达程度,依然是评判是否宜居的核心指标。

 

即便为了这个指标,我们时常不得不接受越来越严酷的社会竞争、越来越冷漠的人际关系。甚至,正如那些日本学生们一般,学会挥剑斩断,没有产出因此也毫无意义的——仁慈、温柔、同情,一起来扔掉这些妇人之仁,变成如钢铁般一心向前冲的战士。

 

这样的思路,从小范围看,可以保障个人竞争力的持续伸张,而从宏观上讲,则可有效保障国家综合国力的可持续提升,是各国政府喜闻乐见的。

 

只不过,这籍由弱肉强食的冷酷竞争、在洪流中被迫打鸡血的个人生活节奏,来换取的繁华,绝对是宜居的最高信条么?

已有 28 条留言

  1. 让我选的话,还是选新西兰~人类的文明进程体现在对弱者的尊重与保护,否则我们与野兽有何区别?何德何能被称为高级灵长类?只能说资源匮乏限制了日本人的情怀,只追随强者是他们一贯的信仰。但真正的强者不是最凶残的叫强,而是能够促进人与自然、人与人和谐发展的那些人。
    新西兰的动物福利法看似矫情,环境的改善也在回馈着新西兰,那是花多少钱都买不到的净土!

    • 新西兰的国土面积是日本的70%,但是人口是日本的三十分之一,新西兰450万人口,日本1.3亿。所以,有些国民性是由人均资源占有量等大环境决定的。

  2. 我特意问了我在日本已经二十多年的朋友,她告诉我,这个事件就是岛根县的一次活动,被媒体渲染了。作为一个曾经深深的反日斗士,作为一个刚刚被日本医生挽回生命的家属子女,我被日本医生,护士,甚至每一个各种工作人员的敬业和认真所感动,他们会因为一个有可能影响手术的小问题,给我妈一个人看诊俩小时,期间,白发苍苍的老者几乎一直蹲在我妈身边做各种检查,然后事后还要跟她说,“你辛苦了,检查时间久,辛苦了”……作为一个从国内各大医院过去,被不怎么待见的习惯了的病患,我妈感激涕零……对自己治疗癌症信心更足。日本的护士,每隔一小时去看一下,然后我妈散步也陪着,还一直鼓励她“好棒呀,真的很棒,非常努力,很棒”……其实全程,我作为癌症家属,除了坐在沙发上,别的是都不允许我动手的……我带着孩子在地铁前面的图站着找路就会有人凑上来问“Can I help you ”,不止一次……还有一次,一个孕妇妈妈,推着婴儿车,问完这一句英文,就再也不会别的英文了,居然看着我的地图,带着我一路找过去,期间她还问了好几次路人…把我带到地方才离开。老公一个人带着俩孩子拖着三个箱子,下地铁站时候一个小伙子已经出站上来了,然后没有说一句话,帮老公把剩下两个箱子拎到楼下,也没说一句话,又反身重新上楼出站……日本没有环卫工人,垃圾箱也很少,地面整洁干净全凭居民自己…我认为,这就是素质,这就是文明…这就是对陌生人的人文关怀……

  3. 新西兰更让人喜欢。问题就是新西兰的工作机会不多。

  4. 前段时间看的某篇文章里写的,中国传统学校教育属于选拔精英的教育,为国家挑选出那20%,或者更少的精英,这对于整个国家可能是比较有益的,但对于个人,对于那80%的一般人却并不是很适合的。——顺着apple的话说,长远来看,怎么可能对国家有益?要知道,这80%的人在没有接受过正确三观塑造,或是受过足够的教育有能力判断是非曲直的前提下,就会出现像是ayawawa那般的脑残言论依然被大量拥趸的可怕现象,当这种价值观进入了社会主流舆论,纵然那20%的精英能登天,又如何能保证hold得住整个国家的人文社会发展呢?

  5. 很喜欢这个公众号,在急功近利的年代能坚持自己的独立思考,不人云亦云,不媚俗,有责任感,有情怀。

  6. 就秉着“善待一只鸡”这件暖心事,我就想搬去新西兰

  7. 前段时间看的某篇文章里写的,中国传统学校教育属于选拔精英的教育,为国家挑选出那20%,或者更少的精英,这对于整个国家可能是比较有益的,但对于个人,对于那80%的一般人却并不是很适合的。

  8. 如apple妈咪所述,日本人骨子里会有弱肉强食,追随强者,残酷及冷漠的因素,然而我觉得这些特质是人类本性的一部分。在特定环境及特定刺激下大部分人会表露这些特质。日本生活十年的经历来讲普通老百姓大部分人亲和,朴素,有礼貌,体恤他人。也有那些大日本帝国的霸道的日本大叔……毕竟是少数就不提了。我生娃的时候住了三天医院一直打催产针,阵痛七十多小时后终于顺产,朋友说要换做国内医生早就编个理由剖腹了。阵痛期间一直有护看守,那个痛苦经历若没有他们的热心照料无法想象会是什么结果。
    然而Apple妈咪说的新西兰对弱者的照料非常令人感动。然而换个角度去看,这种温存与同情反而让他们丧失自信即自力能力,长远来讲会提高他们的幸福度吗?
    我虽然很欣赏日本人的敬业及教养,但现在在准备澳大利亚移民。最大理由是日本给不了我归属感……正是Apple妈咪之后提到的问题。然而移民澳洲的朋友说他完全融入这个社会,找到了归属感,对社会问题及华人竞选都持有很大关心。他的态度触动了我,我希望我的孩子将来在属于他的社会里幸福健康快乐奔放的成长。

    • 前一阵又去日本旅游。确实,日本的服务精神、世界有目共睹。但是,总觉得日本的微笑和澳新的微笑还是不太一样的。。日本的微笑,更像是一种习惯或面具,她可能打心眼里觉得你这个人不怎么样,仍然会对你微笑。但在新西兰,比方,带孩子冒雨前行,陌生人突然下车给一把伞就开走的感动,却是发自内心的。

    • 是学校故意让这帮孩子从幼崽开始,密集接触自己的鸡。。成人会不会我不确定,孩子肯定会。

  9. 前两天看到一个全球生活质量报告,2018年的,说奥克兰位列全球最宜居城市第三名。。排它前面的是维也纳和瑞士的苏黎世,评价了卫生医疗、政局稳定、经济水平、教育系统、房地产市场及自然资源等39个指标

  10. 原来apple 妈妈在日本也住过啊😯真是足迹踏遍四处哈

    • Apple妈咪身边也有一些当年的同学在日本定居,后来又回国了。。在日本的中国人因为长相无差别,所以长时间后会自然而然倾向与扮作日本人,但是骨子里其实又不被日本人认可。因为日本不是移民国家,所以华人移民,除了混血外,永远都不可能从内心觉得自己是日本人。而移民国家不同,新西兰包括白人在内都是移民。

  11. 每一次apple妈咪发的都是深度好文,敬佩,您就是我努力的目标~

  12. 再说下鸡的事情。如果知道我们的农村,或者在我国农村生长过,你就会知道,他们养鸡的本身就是为了下蛋,然后吃掉他们。曾经我家买了一只小黄鸡,养在我位于东四环的一个复式的小院子里,后来慢慢长大,长到特别大了,一只大公鸡,已经严重扰民,就不知怎办了。后来,我一个出身农村的闺蜜告诉我,杀了吃了吧,多好吃,自己养的……我于心不忍,到最后它拿走找人杀掉,炖完以后,我还是没敢吃一口……她就一边说“养它不就为了吃嘛”,一边自己都打包走了……这个女孩子其实很温柔,一点不汉子……可,这就说明,在农村,这本来就是正常的……我身边很多人去新西兰,还有加拿大,澳大利亚……确实都舒服了……但是我仍然选择要么就美国,因为足够强大,各个领域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可另一个原因,就是父母岁数大了,哪天需要我们的时候,日本飞回来不会太远,别的地方,我怕来不及看最后一眼……如果图舒适,我会去投奔我一个亲戚,在瑞士,岂不是更舒服……

  13. 刚养了两只半大母鸡在自家院子的我看了这篇文章有点懵逼😵,养也不是,不养也不是……

    • 食物链中的家畜要被人类吃掉,并不比野生动物要被鳄鱼老虎吃掉残。只是人类的工业革命后,家畜成为工业流水线的生产物资,常常终其一生关在一个连转身都转不了的笼子里,等待养肥。。新西兰适当维护动物福利不是说它死的方式,而是活的方式。

  14. 朋友转来此文,特意去查了一下。1、这是全国农业高专一年级的必修课。2、全日本农业高专在校人数约8万人,占总高等教育人数的2.5%。

    所以,这个不是普遍的教育。对于农业高专的学生来说,可以接受。

    至于是不是变态,则个人各有看法。http://www.izuno.ed.jp/subjects/10565
    http://www.mext.go.jp/a_menu/shotou/shinkou/genjyo/021201.htm

  15. 不知道澳大利亚有没有这种Animal Welfare Amendment Act?新西兰真的很可爱,可惜工作机会太少,比澳大利亚还少

  16. 我欣赏你所做的!
    探索三观,正是对活着的思考与尊重。
    不知可否 未完待续?
    比如澳新之间的三观是否也可以比较下?
    我总听到澳大利亚源于被放逐的罪犯们的杰作……

欢迎您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