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半途而废掉的课外班,都变成了真爱


文|Apple妈咪

你家孩子最近上些什么班?

 

当妈的遇见当妈的,不管是接个孩子,串个门子,还是上个馆子,妥妥把寒暄话说完了,下一个人人胸中丘壑、个个兴趣高涨的话题就是都给孩子上了些啥课外班。

 

刚开始的时候,我总是傻白甜地把三个孩子每个人从周一到周日,都有没有在上什么班,仔细给回忆一遍,在脑海里构建好一个完善的矩阵,再根据我对朋友孩子年龄、性别、兴趣的了解和感知,进行人脑匹配,最后兴高采烈、好像满地宝贝只有我一个人才看见似的,絮絮叨叨给朋友一一描述那些个孩子们最近在热头劲儿的各种班。


粗算以下,宝老大和贝老二每周分别有五个兴趣班,胖小妹有三个,真不算少了。

 

如果再加上,他们体验过、上过、坚持过、停了又上,上了又停……反正最终半途而废掉的班,总数怕不下二十个。我这仨孩子妈,干了那么多年统筹,问课外班不就问到心坎上了么?怎能不好好展现一下功底:文的、武的、好玩的、枯燥的、有意思的、没意思的、学到东西的、学不到东西的……十八般武艺,课外班里啥没有?在这个教育最值钱的年代。

 

而若我真把方圆十里的课外班,给个性化地推荐了个遍,就会发觉,当妈的朋友们实际上并不会觉得特别受用,相反,她们产生了焦虑。


一方面,受制于时间、地点、接送、和孩子已经排满的日程,每一次调整都可能让一家老小大动干戈。

 

另一方面,妈妈们本就总在思索,自己为孩子安排好的、既定的日程排列组合,是不是最优解?而这些扑面而来的“挑战”既定日程,又难以取舍的新讯息,让人又动心又纠结。

所以后来我学乖了,不再列举孩子们当下在上的课外班,改为细数这些年来被他们丢掉的课外班。

 

老大丢掉过电钢琴、篮球、足球、Kumon、国际象棋……

 

老二丢掉过机械乐高、画画、手工、高尔夫、hiphop、戏剧……


这一来,果真,焦虑妥妥地没了。

 

朋友们一边数落我那么轻而易举地容许孩子各种放弃,一边饶有兴致地听故事。似乎听过这些弯路,就好比自己也走过了一般。

 

好吧,这些年来,孩子们扔掉的课外班,远比他们如今在上的,多得多。

 

因为宝老大和贝老二要学Chess(国际象棋)这个事儿,我把胖小妹原本转角就能到的周六足球课,给硬生生换到了,车程半小时的哥哥们的象棋学校边上,好让我周六早上的车夫生涯顺溜一些。胖小妹乐呵呵地三节足球课下来,刚开始跟新老师产生默契,贝老二先说:“妈妈,Chess太难了,我不想去了。”


我懵一脸说:“前两天你缠着妈妈去买棋的时候,可不是这样说的。我们逛了三家书店,才找到了你俩要的Chess,你们不是说很好玩,才报的名么?”

 

贝老二怏怏说:“开始是蛮好玩的嘛……现在不好玩了。”

 

我当然知道开始的规则学完,Chess就开始教逻辑和战术了,对于当时未满六岁的贝老二来讲,是有点儿吃力。但是交的钱和胖小妹刚换好的课,让我没有理由退让:“既然选了,这学期必须上完。”

 

就这样,贝老二勉强坚持了一个学期,也就是2个半月。宝老大在贝老二放弃后,再上了一个学期,但是随着难度的加深,和眼红贝老二在家玩耍,也不干了。


他们放弃得干脆,我答应得也干脆,只要在不跟报名费过不去的前提下都成。还好新西兰没有啥绑定半年一年的课外班,基本都是1-3个月一报名,叫停不造成财务损失。

 

可能在我潜意识里,把马引到水边,让孩儿们知道世间有这样一类乐趣,就算打勾任务完成了。至于马喝水还是不喝水,要不要深入下去,就懒得操那份闲心了。

 

之后,Chess在我们家的壁橱里躺了半年,几乎没有人想起要拿它出来。直到贝老二有天突然说,周六他的好朋友邀请他去对方家里Playdate,玩儿什么呢?玩儿一天Chess。

居然没听错?我大跌眼镜:“你还记得Chess怎么下么?”

“当然咯,我很厉害的,一直都是我赢。”小家伙踌躇满志。

 

后来从宝老大那里验证到,原来最近学校午休的时候,他俩总混在学校图书馆,和几个同道中人玩Chess,一些人玩儿,一些人看,好不热闹。

 

作为兄弟两的铁杆粉丝和支持者,我当即拿出了封存的棋子,发现果不其然,贝老二进步神速,一盘棋下整整半个小时,期间外行的我连番悔棋了三四次,才跟他打成平手。


自此,对弈,成了周末家庭时间的重要组成部分。甚至,我和先生不得不两人手机上都装上Chess的App,在餐厅点菜的间隙,兄弟俩都要对上一盘。他们说App最大的好处是——不能悔棋。

 

我说,既然Chess这么好玩,你俩要不要再去上上课,学习些战术?

 

兄弟俩异口同声回答:“No.”

 

我想了想,确实也没有找到他们应该继续去上课的理由。让小朋友去上课外班,不就是为了滋养兴趣么?既然兴趣有了,乐趣找到了,课外班的使命也算完成了。难不成我还要奢望他们下成棋圣么?若真有那种追求,也是别人家有天份的孩子自发的,修不来的。

 

在这种懒散的教育思路下,孩子们几年下来扔掉的课外班,远比留下了的多。

 

之所以会扔掉了大多数,是因为在课外班日程这个问题上,是否坚持下去的决定权不在我身上。若一切由为娘我定夺,那我当然希望他们一次选对,从一而终、学出点啥像样的。

 

可惜的是,除了负责搜罗提供信息外,我无法大权独揽孩子们的所有日程,特别是家有三个孩子的,想管也有心无力。而由着孩子们自己做决定的结果,常常不能如大人所愿,也是情理之中了。


这些决策的事项包括:

 

✓ 是否要去上试听课?

 

✓ 是否要进入承诺期,也就是要不要每周固定地去上课?

 

✓ 最短承诺期能否接受,比如一般课程通常2-3个月一期报名,而钢琴这种需要投资的项目怎么都得绑定两年吧?电钢琴便宜些,绑定一年也罢。

 

✓ 未满承诺期退出的后果能否接受?通常就是按爹妈损失的一定百分比扣减零花钱。

 

✓ 承诺期结束后,是否要续约下一个承诺期?

 

对于8岁的宝老大和6岁的贝老二来说,每学期开学前,我都会把从前他们上过的、可能感兴趣的、和新听说的课外班全列纸上,大概总共一二十项,然后让他们自己勾选上限四个。结果他们每次都能勾勾画画成了七八项,然后我再跟他俩一起比对、筛掉时间冲突的、筛掉接送不过来的……最后两人这学期精简成了各五个,哥两都死活不愿再减了。


细看他们今年最终筛选下来的项目,宝老大有打击乐、中文、高尔夫、游泳和空翻跳,贝老二则选了柔道、游泳、陶艺、篮球和酷跑。有意思的是,这些内容,除了贝老二把跆拳道换成了柔道外,几乎无一例外,都是已经上了两学期或以上的,其中宝老大的高尔夫和贝老二的篮球都有超过了一年半的历史,而游泳则是三年多了。

 

也就是说,经过了几年的自由选择,孩子们自然沉淀出了他们自己想要坚持的东西,并不是如我们大人想的那样,永远在五分钟热度里尝鲜,而且兄弟两人尽管在同一个家庭里长大,最终自然坚持下来的东西也没有太多交集。甚至,我想给他们些新的东西,都已经插不进去了。

 

比方宝老大总觉得滑板很酷,想学。这学期开学前,我给他找了几个不同时间段的滑板课给他选。结果他再三衡量,觉得现有的课外班一个都不舍得放弃,问说能不能选六个课外班?我说不成,因为每周五放学是固定的“无作业、无课程、无负担”的三无家庭时间,不能打破。最终宝老大只得说,等我以后有空了再学吧。

而这些个自发的坚持,是在孩子们的自由大浪淘沙几年后产生的,绝不是我一开始就知道孩子会喜欢这么几样。

 

他们刚开始的时候,也跟我一样盲目。

 

做爹妈的,总想让孩子十项全能。我还特意把课外班大致分为了语言、逻辑、音乐、艺术或构建、运动这么五个大类,每个类别都会时不时挑选一些内容去试探孩子们的兴趣。

 

而娃娃们呢,闲着也是闲着,试就试一下,老师挺Nice,就留下了上上看,上着上着觉得累了,就想撤了。

 

但是随着他们接触和放弃的东西越来越多,情况就逐渐发生变化了。

 

就拿运动来说,宝老大总结出,他不太喜欢团队对抗性的运动项目,篮球、足球之类的让他觉得有压力,他更喜欢那些看起来酷酷的运动,比如高尔夫和空翻跳。他非常想学的滑板也属同一套系。这些他感兴趣的事情,不要说坚持,逼他放弃都是不太可能的。

 

而贝老二则指出,速度、力量和灵活性是自己最擅长的。柔道可以加强身体灵活性,而酷跑可以增加他的速度和灵敏。他目前的梦想是将来当一名忍者。所以,每天晚上洗完澡不穿衣服,就开始自个儿对着镜子show肌肉,居然六岁还真能看出点手臂肌肉和胸肌。

除了运动外,宝老大现在每天自个儿关在屋子里的平均阅读时间约一小时,周末能看上三五小时书而废寝忘食,而贝老大用差不多相同的时间在设计构建他的纸盒子、木板箱、机械乐高或者折纸。没有家长设定的课外功课,孩子也绝没闲着。

 

千金难买孩子的自我认知和自我修正。

 

不要说孩子,就拿我们这些在新时代教育下长大的成年人来讲,从小堆积各色才艺、学富五车,一路好大学、好工作往下走,又有几个清楚地认知自己的优势劣势,以及想要做些什么,往哪方面发展,并且果断去执行?

 

如果说从小,父母都自认为,他们的选择是最对的,帮我们选的课外班、安排的课外作业、选的专业、挑的大学、设计好的职业路径,都是既定最优解,我们只需要一步步往下走,当个木偶就对了。

 

那么,就算它们真的是曾经的最优解吧。然而,在今天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失去了“最优解”的导航,我们中的大多数,终于还是陷入了迷茫、犹豫、看不清楚自己,因此,也常常不敢追求任何变化。

 

说到底,我们从小缺少对于“选择,并为自己的选择负责”这件事儿的锻炼。没有理由,踏上工作岗位、结婚生子的那一刻,我们突然就能审时度势,运筹帷幄。顶多是运筹自己的人生乏力,不得不转向去运筹孩子的人生罢了。


当然,孩子们目前对自己的认识,以及做出的选择和坚持,从长远的人生来看,恐怕都只是沧海一粟,稍纵即逝。随着他经验、知识、眼界的增长,他的想法和抉择会发生变化,几乎是必然。

 

在这种时候,与其想着要少走弯路,不如坚信,没有浪费的教育。

 

那些半途而废掉的学习、那些五分钟热度的体验、即便是那些坚持十年八年的音乐造诣,对孩子来说,都是丰满他世界观和人生体验的积淀。

 

热爱这些东西,并不是为了有用,而是让我们体悟人生乐趣的同时,伸展出更丰富的链接触角。

 

就好像兄弟俩扔掉了半年多的Chess,在某个午后温暖的图书馆一角,触发出他们去邂逅了正在下棋的另几个孩子。

 

有时候妙不可言,当然也有可能,被永远封存。

 

身边有很多朋友,包括我自己在内,小的时候都曾经做过琴童。我有个初中、高中一直是同桌,至今仍是闺蜜的好友,在十几岁我们刚认识的时候,我们就特别恨,因为小时候每次在弄堂里玩到尽兴的时候,她就被抓回去练二胡。后来才知道,她的父母当时认为二胡学的人少,比较容易突出,所以要求她每天练两小时,从不间断,直到高中住校了,才不得不中断。后来闺蜜多年后做了审计满世界飞,有时候聊起的时候,连她自己都快忘了自己还会拉二胡这个事儿了,因为上大学后,她的世界里再也没有二胡这个物件了。


所以,当我呆在新西兰,看到朋友孩子在海边的生日会上,洋人同学的爸爸居然随手带来了吉他,开心地给孩子们弹奏小曲助兴的时候,我真正意识到——

 

让兴趣发亮的,是它自由而蠢蠢欲动的链接触角,压根不是被迫练习了多少时间、或者是完成了多高的造诣。

 

若在两者总只能选一个的话,我宁愿保全自由意志,来保护未来被开启的可能性,而不是一时的高强和永恒的封存。

 

因为,那有限的时间,若已经被强制填满,自由意识下自发的坚持,将再也无从闪光。

 

即便,那些因为自由意志,而半途而废掉的兴趣,最终没有再被开启。至少也已沉淀为一个台阶,让孩子更了解自己,更懂得什么是适合自己的选择,也更敢于把喜恶说出口。

已有 46 条留言

  1. 我喜欢你的视角。我已经几乎取关除你之外的大多数育儿公众号了。你的帖子我也是一般一上就看,感觉受益良多,或者有可能我们的世界观是很相近的吧。
    国内的课外班确实指向性太明显,而且强迫上很久,这一点真是让人受不了。你们家的小孩都是几岁开始上课外班的呢?

    • 热泪盈眶了,百家争鸣才好看呢。老大老二都是五周岁上小学开始的,老三早了些,从一岁半就开始学游泳了,我和胖胖先生轮流带下水。

  2. 写得真好,每次听到别的小朋友上的课外班,为娘的都要心理衡量一下,现在给娃选的这些是不是最优解,着实容易焦虑,比如听到周围所有孩子都在学钢琴,而自己娃只学了半年架子鼓就放弃了,再不愿学任何乐器,心理总是不安。这篇文章好治愈,把马带到河边,喝不喝真不是父母能强求的,所有放弃的课外班也都是台阶,帮助孩子认清自己

    • 我解决焦虑的方式是——转达小朋友。把我获知的新课外班的信息转达和描述给他,转达过了,焦虑就没了。

  3. 这次的配图是谁做的?太有才了! 特别是Game Over那张

  4. 有些东西是兴趣,有些东西可以成为特长,而有些东西会成为专业。就像我们偶尔吃大餐,每天一日三餐,或者享受下午茶吧。

    • 确实。但是至少我们有自由意志,可以自己决定是去吃大餐、还是喝下午茶。

  5. 写的太好了!你的文章不只育儿,也育成人,如我
    一个不知道自己喜好与热爱,一个对自己的优势还得靠XX工具去测试的人,内心的苦楚与煎熬,父母们想必不会懂吧。
    那么,就让我们的孩子,因为我们的支持可以不断尝试,因为我们的理解可以选择放弃。

  6. 看完了只想问,新西兰课外班收费高吗国内现在普普通通的课外班都是最低课时40多节课,一般都要上半年,半路想取消的话成本太高了,只能上完半年课才决定要不要续报

    • 新西兰好像啥都贵,唯有课外班便宜。平均都在人民币80元左右一节课,通常都是一学期(10周)一报名。关键孩子变数太大了,套牢伤不起啊。

  7. 看到大家的留言我就放心了!!喜欢你的有真么多人,不缺我的留言了!!希望继续写!!爱看!受用!

    • 谁说的,你那么爱我,一定要给我留言才好,我贪心得很呢

  8. 想请教一下一般是在什么时间上课外班?怎样安排才能达到在上了五个课外班的情况下,每天还有一个小时,周末三五小时的阅读时间?

    • 3点放学后,就是课外班时间啊。关键学校没啥功课,所以晚上时间很充裕。

  9. 那有限的时间,若已经被强制填满,自由意识下自发的坚持,将再也无从闪光。很棒的角度!

  10. 这篇文章真是我的及时雨啊😊 谢谢!瞬间没有纠结,通透了……

  11. 每次阅读苹果妈妈的文章,都有收货,这就是科学育儿经,谢谢苹果妈妈!

  12. 喜欢Apple妈咪的文章!非常赞同你的观点,家长提供平台,孩子尝试,选择放弃和坚持也是自我认知,探索和锻炼决策的机会。往往不强迫孩子,适时放弃可能会让孩子重新拾起爱好。我家女儿在小学放弃的钢琴和小号,又在初中阶段因为对音乐的喜好重新练习,参加了两个乐队而乐此不疲,减少了看电子产品的时间。顺着孩子的感觉走更重要

  13. 写的太好了,读起来让人舒服且清明——一个刚准备让五岁娃大举进攻课外班的妈妈

  14. Apple妈咪好大的成就,你这三个孩子真是你源源不断的素材呢!和那些空有理论的育儿理论相比,这些内容正是我们当妈的需要的!不过,没想到你在国外,居然也给孩子们报这么多兴趣班!天下妈妈都一样啊……

    • 其实我也想给他们少报些。。但是实在是每天放学3点到5点这段时间,我还在上班,自己没法陪。公婆帮忙接送课外班似乎是最合适的安排。

  15. 你的每一篇文章好像都在无形中跟随着我,帮我解开最近头疼的事情。最近我的大宝就在跟我抗议不想去英文课外班,那是她曾经非常喜欢的课程,后来我猜测是因为老师总让每一个小朋友开口说话而她比较害羞,越来越抵触……舞蹈课也是一度很喜欢,后来开始练习基本功她怕疼也每次找借口让我请假,只有画画还在坚持,希望如你所说,只是开启她们的多方面触角,更了解自己吧!

    • 宝老大当时放弃电钢琴的时候,也是因为不想练琴。开始我觉得不该助长孩子半途而废,可如今回头看,若不是当时没有继续花时间亲子彼此折磨,后来也不会有孩子,找到自己沉迷于阅读的契机和时间精力。按如今8岁和6岁的兄弟俩来看,他们在自由意志里会逐渐沉淀出些东西,不太容易被困难打倒退缩的东西。

  16. 说的真好!但是我留言主要是想吐槽国内好的培训班好的老师太难找了,全是圈钱的,没有为孩子负责的!找个好老师好难啊

  17. 三个孩子,各种兴趣班,不易不易,特别佩服,怎么送过来的

  18. 棒棒棒 写的太好 没有浪费的教育 越来越喜欢你的文字 娓娓道来 充满沉淀和智慧

  19. 孩子每次去游泳的路上都会和我说不想上游泳课,可是在课上动作标准、进步快速,课后也喜欢在泳池里玩上半小时再上岸。由于上周生病请假,这周在游泳课前哭闹怎么也不愿意再去并表示不会后悔放弃游泳的决定,我猜想上周不去上课给她体验到了如释重负的轻松感。苹果妈妈如果你遇到这种情况会和孩子说些什么

    • 要看是多大的孩子。比方妹妹从一岁半就开始游泳,一直很喜欢,但是有个阶段闹情绪了,因为换了老师,当天我就抱她上来,下一次照样去,2次就恢复了。但是大孩子,比如8岁的老大,我基本完全听他意思。他游泳停过一阵子,后来因为学校开游泳课,他意识到了差距,又自动要求回去上了,孩子想法会变

  20. 我觉得我喜欢你的另一个原因是你的真诚吧(虽然偶尔也可以看见一些些广告的痕迹)。你似乎从来不转发其他推文,也没有找那些无聊的小编代笔,写出了真实和自己的价值观,加油哦。

  21. 想知道如果有学什么都不能坚持的孩子该怎么办?这样的孩子长大以后对工作也是不能坚持的,比如我的爸爸,他现在已经快50岁了也没有一个稳定的工作,每一次都是说这个不合适,那个好辛苦,从来没有坚持超过三个月,所以他到现在也没有自己的房子,还欠了许多钱,我很害怕自己变得和他一样

    • 如果是那样的话,被外力强制按在一个坑里,换来的“看起来在坚持”,又能维持多久?在外力消失的时候,会不会反弹得更彻底?

  22. 很赞同开启链接触角这个观点。
    我有一个问题,孩子们觉得难想放弃兴趣班时就让他放弃,会不会养成他们知难而退,不愿意挑战困难的习惯?

    • 设身处地,我们成年人做过多少五分钟热度的事情?会不会因为我们做过太多五分钟热度的事情,就不能坚持自己真正想干的工作呢?

  23. 请问都在哪里可以获取课外班的信息?家在奥克兰,也想带小朋友尝试不同的兴趣。谢谢

    • 有一个叫baby flow的,主要就是爬上爬下跳跃翻跟头之类。之前还去了跳舞,但是最近她不怎么想去,就没再去了。

  24. 国内比较悲催的,一上来就半年一年的……还远……

  25. 您好,请问这些课外班,在新西兰是学校里可供选择还是需要自己去外面找呢?

    • 学校会有一些,但是外面更丰富。感觉新西兰课外班的数量,和人口密度不成正比。。多得有些过分了。

欢迎您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