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着陪老二候诊看病的档口,我居然还有功夫写个稿子


文|Apple妈咪

指针划过12点,我坐在静悄悄的候诊单间里,给刚睡着的贝老二熄了灯,拉上窗帘,昏暗的屋子就只剩我闪着白光的屏幕了。



贝老二有过敏性喘息,只要一咳嗽就容易喘,喘了就得上医院。从9个月大小,第一次发作成了肺炎后,小时候就没少跑过医院。每次一咳嗽,全家都得打起十二分精神,进入作战准备。

 

那个时候在上海,胖胖先生和我,常常轮流抱着一丁点大的、被裹得严严实实的贝老二,在医院半夜里依然密集的候诊大厅一角,找到一个人流稀松的通风口,来回地踱步。

 

胖胖先生比我谨小慎微得多,完全处女座典型。我老想着能在候诊室里面歇会坐会挺好,毕竟贝老二那份量全靠手臂真不是个事儿。胖胖先生则非要拉着我去通风的地方,说什么病毒少,不容易交叉感染。

 

于是常常是动辄三、四个小时,载着贝老二的份量,我俩穿梭在挂号处、付款口、候诊室、验血站、药房、挂水间……

 

更夸张的一次,胖胖先生是直接带了个野餐垫和小板凳,做好了可持续战斗的准备。毕竟,抱着娃一直站那儿真不是开玩笑的,特别是挂水的情况,胖胖先生是死活不让儿子在密集的挂水间里面呆着的,必须在人少些的地儿自划方块。

至于给药,依稀记得,“强的松+挂水阿奇霉素”是标配。

 

尽管医生说,强的松只是非常微量的激素药,但是碰上小时候的贝老二平均两三个月上次医院的节奏,用药怕也不少了。而且这个药每次都要捏着娃的鼻子硬灌进去,全家总动员控制住贝老二的拳打脚踢也就算了,关键是费了好大劲灌了下去,几分钟就全给吐了出来,满身满脸。接下来就头疼了,重新喂药不知道该给多少,不喂吧又怕剂量不够。


验血是看病的必要步骤,而挂水也是常态,似乎没有几次能够幸免。小的时候,是直接把针打进额头,让大人一直抱着,好防止小朋友不配合动了针眼,懂事后才能打针在手上。至于抗生素,头孢各个品类的、阿奇霉素……几乎都体验了个遍,常常动不动就挂吐了,据说是有些抗生素伤胃,小朋友比较容易反应。

 

所以当我在新西兰,同样是面对贝老二,甚至是胖小妹的咳嗽喘息这个事儿。在处理过程中,家长的轻松,医护人员的耐心,用药的谨慎,以及公费医疗服务的奢侈,让我惊叹的同时,也确实折服了。

 

由于兄妹两个喘息发作的事儿好几次了,所以流程上我早已驾轻就熟。到今儿晚上带贝老二上夜诊,半路上发觉自己居然忘带了证件和钱包,转念一想,似乎也没有必须要折返的理由,因为确实,带孩子看病,证件和钱包不是必须的。

 

通常到了诊所,填写下孩子家庭医生的姓名和电话即可。本地小儿看病和拿药,不仅全程免费,连跑窗口的事儿都是没有的。



填完表,很快护士就会过来领孩子去他那儿初检。护士会测量孩子的身高、体重、体温、详细询问病情做记录,跟孩子聊天,碰到我们家这个十万个为什么宝宝,护士姐姐甚至会很详细地跟他解释听诊器的原理、测氧饱和仪器的数值含义……刚开始几次不明就里的时候,我还以为那就是医生。后来才知道,护士的职责,仅仅是分流病情的轻重缓急,和通过初检记录来分担医生的工作量。

 

而小儿喘息这个事儿,可能是涉及到呼吸道的原因,一直都被认定为高风险级。所以尽管普通的感冒发烧在见了护士后候诊一小时很常见,喘息却几乎马上能见到医生。

 

关键是见到医生,却是不给吃药打针挂水的。

这几年贝老二和胖小妹因为喘息在新西兰看病,加起来怕也有五六次了,从来没有验过血、吃过药、挂过水。最严重的一次,因为喘息,我陪13个月的胖小妹直接上了从诊所去医院的救护车,然后足足在医院里住了五个晚上,期间愣是什么药都没有给,急得为娘我逼着医生去给小女儿拍片,担心她会不会得肺炎,结果人家妥妥给拒了回来,说没有肺炎的症状。

 

只是,那火急火燎被救护车载去医院的胖小妹,住院了5个晚上都干了些啥呢?



两年前我写过关于这个事件的文章(点击可查看)

除了接氧气和雾化,啥都没干,啥药都没给。

 

医生说,这个病小朋友自己会好,不需要用药,每天医生来查房的时候,都是这句话。

 

虽然不给药,医生护士的监控措施却没少。第一天住院是护士每隔半小时来监测小妹的指标,依此来调整氧气供给量和雾化频率,后来慢慢拉长监测间隔。

 

医生每天查房两次。此外,还有打扫的、送餐的、送点心的、送咖啡茶水的、甚至还有带着儿童头饰来逗乐小孩的护士,从早到晚进出的工作人员没个停。



这是当时住院的病房。我说要和女儿同床方便哺乳,护士就给换了大床;后来医生要求停止哺乳,就又换回了小床,护士还贴心给我送来了消毒的电动吸奶器,以防涨奶。



这个是住院部的儿童乐园,可惜当时胖小妹不能进去。因为每个病房上都有标示,红色标示的病房代表有感染性,那样的话,孩子就不能去儿童乐园,防止交叉感染,但是可以无限制地把玩具往自己病房挪。


有过当年这样连续五天的监测经验,我心里清楚今儿带贝老二来夜诊,也绝不会给啥立竿见影的药了。一旦孩子的氧饱和不达标,本地的治疗方式,就是——

 

观察加雾化,一定要等到孩子连续两个小时,听诊不出任何喘息音,并且氧饱和达标才能回家。

 

而这事情可长可短,运气好的,五六个小时就能回家,运气不好的,跟胖小妹上次那样,直接住院,住到稳定为止。

 

诊所没有候诊床位,所以我们即刻被转去了医院。

 

而我这会在码字的地方,就是医院儿童部的候诊单间,长成这样。



这单间的功能,主要是用于那些需要较长时间休息和治疗,但还不至于要住院的病人。里面的设备类似于病房,但是比病房略小,使用的是玻璃移门加窗帘来间隔。

 

尽管不算住院,但是医疗服务的配置却接近。

 

来到医院后,在护士台报了孩子名字,就给七转八转直接领到了这个候诊单间,之后不管是护士、医生,还是填写孩子信息的姐姐,都是推着诊疗设备或者电脑过来单间里一对一照管或录入,绝不需要家长到处跑窗口。

 

从贝老二的候诊单间看出去是这样的。



是了,这是个小型的儿童乐园,虽然对六岁的贝老二来说,东西有些小儿科了,但是应该足以安抚三岁以下的小宝宝。

 

贝老二的话,果真还是挂壁的动画电影更安抚人,怪不得他跟我说,妈妈,这个医院怎么这么好玩,下次我们再来好么。



此外,时不时有人来问需不需要茶、咖啡或者三明治。十点一过,贝老二显然饿了,一边看电视一边起劲啃起了护士姐姐给的两个火腿三明治。

 

和住院时免费给孩子和家长提供一日三餐一样,这些半夜的小食,也是免费供应的。这样看来,确实夜里看病不是必须带钱包,一方面饮食医院会供应,另一方面大半夜也没有任何营业场所可以买东西。

 

再晚些的时候,贝老二犯困,就给熄了灯在候诊单间里睡下了。时不时,护士会进来测他的指标,见他睡着了,就轻手轻脚,借着半开窗帘的光线工作,而不是大开日光灯,把孩子叫醒。

 

眼见着十二点过了,医生还是没有放贝老二回家的意思,说还要观察至少两小时。就问我说想不想进入病房,这样我和孩子都能休息。

 

听着贝老二酣睡下平稳的呼吸,自己在边上有wifi有小桌,正好安心码字,就谢绝了医生的好意。

 

夜深人静,在灯火通明、窗明几净的奥克兰西区医院,陪着孩子码着字啜着半凉的速溶咖啡,我品尝着独属于这座城市的繁华。

 

在奥克兰,也许永远找不到,大都市奢华酒店里,服务生簇拥的尊贵体验,却愿意免费地给予本地的病人,不计血本的高医护比。

 

这里也许永远逛不到,连绵无尽的商场,却能在不经意间,一座不起眼的医院里,品尝到公费医疗环境和硬件的奢侈。



关联阅读

世间有无缘无故的爱——1周2次救护车,新西兰医疗系统深度体验(记于16年7月,点击查看)

已有 56 条留言

  1. 我们城市有位很出名的呼吸系统专家,朋友的孩子哮喘,医生建议每天泡冷水(手温不凉即可)半小时,水要到脖子,朋友孩子连续泡水三年,期间没有过哮喘,我家孩子也是咳嗽厉害半年不好,看过专家后也有泡水一个月,效果明显,泡水我们是用的塑料整理箱,孩子可以坐在水里玩耍,但大人一旁要看好罗

    • 这听起来好难坚持啊。。不过老二现在六岁,距离上一次喘息快一年了,随着长大,频率似乎确实会降低。

  2. 我女儿也是2岁左右过敏性喘息,用辅舒酮和万托林一年多,身高没怎么长,后来还几多一个粉尘螨过敏,平均两周跑一趟医院,简直是累死人节奏,每次跑医院也像是人间炼狱般的跑窗户,在人群中挤出缝来,真是不堪回首!后来4岁半左右去澳洲呆了一年半左右基本痊愈,现在8岁了,也一直坚持游泳,也基本痊愈,期间在澳洲平均一个月身高长一厘米。也许是换了环境,据说哮喘最好也是换个环境,之前在广州全家人咳嗽,回去老家一个星期回来也全部好了。孩子长大了也会产生免疫力和抵抗力。祝孩子健康快乐成长

    • 嗯,贝老二这几年也一直游泳和各种运动项目,所以喘息发生已经很偶尔了,而且通常两三天就好

  3. 新西兰人口多少啊,一个深圳市都2000万人口了

    • 是优先级和把资源用在哪里的关系哦。在深圳,商业、酒店业的服务生比例应该很高吧。。奥克兰很低……

  4. 我家老大小时候也是过敏性喘息,我们在北京。从没有被要求吃强的松和挂水阿奇霉素。每次就是雾化。雾化一次,马上见效。以后连续做一到两周雾化巩固。孩子三四岁后免疫力提高,就再没有发生过啦。

    • 小时候常常是一咳嗽,就一路到喘息,到支气管炎,到肺炎……最后家长也搞不清楚,每次的诊断结果到底是哪项,最后总免不了,验血吃药挂水轮番上。

  5. 每次看apple妈咪的文章都能吸取到很多新经验,我们孩子过敏性鼻炎,计划明年过去,希望能有好转。方便问一下类似这篇文章里的治疗是如何结算医药费的吗?也期待关于医疗方面更详细攻略,谢谢!

    • 如果是本地人的话,小儿医疗是免费的。其他签证类型,可以购买医疗保险。

  6. 坐标杭州,孩子过敏性哮喘发作时医生也只是给用雾化,并不需要打针挂水。目测雾化是治疗哮喘直接有效

    • 是的,听诊器+测氧饱和的设备+气雾剂,其实在家里也可以为孩子治疗。但我们大宝原先在国内的时候,医院有开过强的松,激素类的药。国内医院人力资源有限,有时候也无奈会采用一些速成,高效的治疗方法。

  7. 我几个朋友的小孩之前也是这种咳嗽喘息,坚持了好几年游泳之后体质增强就很少再犯病了!所以让孩子坚持游泳,还是有好处的

  8. 我女儿也是一咳嗽就喘息,去儿童医学中心,复旦儿科都是雾化,复旦儿科的专家说是哮喘,现在每天早晚吸舒利迭,口服顺尔宁,在上海,咳嗽喘息的小孩特别多,这个地方特别不适宜过敏性体质的人在这里生活,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特别想换一个地方,能让孩子少生病,之前一直想去新西兰,现在看到apple妈咪的孩子在新西兰也会喘息,有点担心了,我女儿之前在北方待过两年,从来没有喘息过,回到上海之后,喘息的频率特别高,频道的跑医院特别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知道全世界哪个地方可以让过敏性体质的人舒服的待着

    • 新西兰好像过敏原确实不少的。但是小朋友因为运动量大、户外活动多,抵抗力增加也很迅速。所以,总体来说,生病还是比以前少多了。

  9. 多了解中医知识,孩子会少受些罪,西方的医疗条件再好,也不及自己掌握孩子情况,根据孩子脾胃做饮食调节,配合小儿推拿和艾灸,孩子就不用接触药物了

    • 若我懂一些就好了,不过现在中医针灸馆在奥克兰挺多的,很多老外都去针灸馆,意外的伤筋动骨,ACC还可以报销针灸费用。

  10. 虽说雾化的观念,和雾化配置,确实也是近几年才慢慢在中国医院流行的。我也还是惊讶,楼主好像是生活在上海的,前几年上海也不至于一喘息就给验血吧,楼楼到底去了哪家医院?至少我身边的浦东儿童医学中心,不管专家还是普通号,没有遇到这样的事情。但这样的医疗环境和配置是奢侈的。国内儿科越来越紧张了,儿科大夫越来越少

    • 有反复和医生确认,给孩子的喷剂不含激素,目的是扩张气管,能够让孩子体内的氧气指数恢复到正常。如指数过低,会造成缺氧,严重时会引起生命危险。剂量的话医生开玩笑说,孩子严重的时候,你就尽管喷 汗~

  11. 一直关注您的文章,看到这个标题联想到了我家看病的情景,我想问下那边医生有没说喘息的原因是什么呢?家里大宝没有这样的病,但二包从一岁开始就被判定为喘息性气管炎甚至到现在直接称之为哮喘,一直用药不断,我甚至带小宝去了深圳的北大医院看,开了很多进口的消炎药等等,现在还在用药雾化就是布奈地德气雾剂,身边发作这种病的小孩感觉多了很多

    • 我们家遇到病毒感染,就会容易引起支气管出状况。对于抗生素医生很慎重,医生很少开验血单,主要靠观察,孩子在这边目前没验过血。一旦和呼吸、氧饱和低相关的话,这里非常重视。如是病毒造成的话,就只有气雾治疗,是在严格的数值监控下,对孩子治疗。只有数值达标了,医院才会放孩子回去。

  12. 4年前,在奥克兰北岸医院,面对催产的恐惧,我落泪了。医院助产士扶着我颤抖的身体,温柔的安慰我,陪伴我。最终我没有借助腰麻,顺产生下了我第一个宝宝。

  13. 我一直很想知道,英语需要多少好,才能听懂医生说的话?

    • 平时不是急病的话,可以找华人的家庭医生啊,方便沟通

  14. 行里行间能感受到apple妈咪对这个城市的爱❤️
    你的文字充满爱,所以我喜欢。
    希望两个宝贝早日丢掉这个病,每天健健康康的。

    • 谢谢亲爱的,他俩早就活蹦乱跳了,这两天在雪山滑雪呢

  15. 坐标成都,现在医生一般也只是给用雾化,并不会需要打针挂的。国内医疗没有那么可怕,改变看的见。

  16. 我是呼吸科医生,哮喘吸入治疗是首选,五岁前儿童如果一年超过3次发作,建议可以家中买一个雾化机(淘宝有,500元以上的,医院一般用欧姆龙的,也可以租回去用),配点雾化药(布地奈德和复方异丙托溴胺),发作时自己在家里吸就可以了。

    • 有淘宝真好啊。。医院只给配了一支药+喷管

  17. 这是公立医院还是私立?公立难道不用等待很久吗

    • 这是公立医院。公立医院的急诊会根据病人的状况是否紧急,如果病情紧急的病人几乎不需要等

  18. 请教一下,我家宝宝目前一岁半,从小就是嗓子吼吼吼的,听起来有痰,长期都是这样,运动后更明显,这个是不是就是喘息啊?

    • 这个真得问医生才好啊。但是我家小朋友只有在咳嗽生病时才偶有喘息,平时都很正常哦。

  19. 忍不住说一句,三个孩子都得这个毛病,一定是家庭喂养方式出了问题。哮喘的病根在肺里有寒痰排不出,需要中医治疗才能断根。同时需要戒掉过度的冷饮、水果、牛奶。

    • 医生说不是哮喘呢,只是过敏性喘息。。老大没有这个问题,老二和老三有,但是现在已经比较少发生了。另外,有一次,老二去看完后,医生随手从冰箱里给了他一冰棍,我也是要哭了

  20. 请问雾化里面不加任何药水吗? 上海这边雾化都要加药的呢

    • 雾化是一个喷剂,确实也是药了,只是没有额外口服药吧。

  21. 和我家孩子差不多,也是过敏性哮喘,看来上海和成都的医院用药差不多。我每次半夜带孩子去医院都是人山人海的,医院里面气氛极其压抑,人很容易突然暴怒。后来这也是我移民新西兰的动力之一。
    新西兰真是一个大农场,东西难看还贼贵,喜欢大都市的繁华的人一定适应不了。但是这里对孩子的医疗投入真是不计成本。所以现在我孩子都挺喜欢去医院的

  22. 醫療護理和香港等同,護士分流,危急、緊急、非緊急,女兒也是一咳嗽就喘體質,所以從小到大醫院沒少跑,不吊針只霧化,然後再配一支平喘藥回家吸,幸好5歲後,就自愈了,一大幸事啊!

    • 呵呵,是的类似的医疗体制。刚开始不适应,现在慢慢习惯了。个人觉得这样能够让医疗资源更为有效的利用起来。

  23. 不想回首以前看病的情景,那阵仗是全家总动员工,你别说有时一个人还真搞不定,跑上跑下交费验血,拿结果,不能想象你那边却是这么的轻松

    • 现在是我和老公,一人在家看不生病的孩子,另一人去医院就可以了。

  24. 需要家长有什么条件,孩子才能享受这样“奢华”的免费公立医疗呢?

  25. 急问,目前正在新西兰奥克兰请问这是哪个医院,儿子需要去看一下咳嗽

    • 您好,Apple妈咪文章中的是西区waitakere 医院哦,不过咳嗽一定是先看家医,只有严重了才会转到医院。

  26. 我家就是买了个雾化机,备好布地奈德之类。不过六岁就不怎么喘了,只是很容易咳嗽。热咳冷咳剧烈运动也咳

欢迎您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