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你要是不帮我拿勺子的话,我就不吃饭!

 
文|Apple妈咪
 
1 

01

 

就在先前,快7岁的贝贝还在跟我们较劲吃饭这个事。

 

爷爷送兄妹仨到家的时候,已经是饭点了。

 

老人离开后,胖胖先生盛了五碗饭放桌上:“吃饭啦!”

 

两分钟后,先是三岁的胖小妞爬上了凳子,胖胖先生看她两只小爪子上,还残留着幼儿园玩出来的五颜六色,便一把抱了起来,带她洗手,期间玩水两分钟;

 

刚坐回来,说要上厕所,再领去洗手间,磨叽三分钟;

 

好不容易坐定,胖小妞说饭和菜要分开放,问爸爸为什么给她放到了一起,于是胖胖先生给重新拨开,两分钟过去;

 

拨开了青菜她说,番茄炒蛋可以放进去,但是只要蛋,不要番茄,于是胖胖先生再给拌了进去蛋,仔细没有番茄。

 

等胖小妞好不容易开始吃,妥妥15分钟之后了。

 

期间,老大阿宝已经坐下开吃了,老二贝贝拿着勺子咚咚咚地在番茄炒蛋里面寻觅蛋,往自己饭里盛,动作铿锵而粗糙,不一会碗的边上洒了一圈番茄汁水。

 

贝贝:妈妈,我也要蛋!

 

我给盛了一些。

 

贝贝:妈妈,要很多!

 

我继续给盛了两次,盘里只剩番茄了。

 

贝贝:妈妈,你给我拌均匀!

 

我:你可以自己拌么?

 

贝贝:不能。

 

我又勤快地帮了忙。

 

关键我和胖胖先生跳上忙下,贝贝在一旁耷拉着脑袋趴在桌子上,侧着头专心致志地旋转他的筷子。

 

我:好了,可以吃了。

 

贝贝:明明还有很多大块的,妈妈再拌一拌!

 

好心塞,到现在都还消停过的老母亲,火气噌地就窜到了喉咙口:“自己拌!

 
2 

贝贝也不说话,只是慢慢地从台子上挪到了凳子上再从凳子上挪到了地上。旋转筷子,抱着凳子,到干脆坐地毯上玩起了胖小妞的项链。

 

紧跟着,“这是我的项链!”“他在踢我!”“他把我的珠子弄坏了!”“妈妈——!”胖小妞整个人都不好了,吃饭也是不能了。

 

好好一桌饭,鸡飞狗跳,胖胖先生再也忍不住了。

 

“贝贝!你要不想吃饭,就别吃了!今天晚上,电视没有!睡前点心没有!冷饮没有!”胖胖先生这下真生气了,随手就把贝贝的碗放到了厨房吧台上,意指他不用吃了。

 

我心想完了。

 

果然,贝贝干坐在那里,眉头倒竖,白瞪着眼,凶光外露地瞪着我和他爹,好像我们干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不一会就把眼圈给瞪红了。

 

胖胖先生兀自继续:“到底是谁不好啊?是谁不好好吃饭的?是谁拿脚踢妹妹?是谁弄坏了别人东西?怎么搞得好像还是你很有道理一样?!”

越说,贝贝眼圈越红,眼睛瞪得越圆。

 

我呆坐一旁,这才开始反思我和胖胖先生适才的行为,隐约中好像意识到了问题出在哪。

 

是不是我们作为大人也有责任?是不是下班后太累,跟孩子的相处没有过脑,神游般地例行公事,恍惚地跟着孩子们的指令走……直到孩子开始歇斯底里了,我们才回过神来?

 

是不是我们顺从地伺候孩子,不但不是勤劳的表现,反而是出于不想动脑跟孩子交流的懒惰?

 

是不是所谓的退出权力战争,也不能算是什么好方法,特别是当我们发现,孩子明明已经不能自拔地处在委屈、无助和怒气之中,即便大人还觉得莫名其妙?

 

整理好思绪,确保自己的注意力已经全部回到了此时此刻,回到了我面前的我的孩子身上。

 
3 

我:贝贝,看着我,你觉得爸爸妈妈都是坏蛋对么?

 

贝贝:嗯。

 

我:哦,是不是爸爸妈妈联合起来欺负你,臭妈妈不帮你把饭拌好,臭爸爸晚上还不让你看电视和吃点心,存心饿你肚子,简直坏透了呀。

 

贝贝:嗯。

我:你是不是觉得爸爸妈妈应该像今天照顾胖小妞一样对你,给你把饭盛好,勺子拿好,陪着去洗手,陪着上厕所,盛好菜,拌好饭,顺便再喂几口……?

 

贝贝:对的!

 

我:那你觉得,帮小孩把他自己该做的事情全都干了,对大人来说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还是很难的事情呢?

 

贝贝:简单的。

 

我:就是啊,给你们小孩子拌个饭什么的,对爸爸妈妈来说,不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么?但反过来说,若想要教会小孩子去做他自己该做的事情,对大人来说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还是很难的事情呢?

 

贝贝沉默了。

 

我:妈妈告诉你个小秘密。

 

于是,我凑到他耳朵边上,轻声道:爸爸妈妈是因为偷懒,才给胖小妞拌饭喂饭的。今天我们的工作有点累人,所以回到家就懒得跟她磨叽了,只想尽快解决问题。但这并不是个好爸妈应有的行为,你不要告诉胖小妞,嘘——

 

然后坐定身子,郑重地看着贝贝的眼睛说:因为爸爸妈妈爱你,因为爸爸妈妈意识到自己不应该偷懒,为了求快求方便,把小朋友自己该干的事情全给代替了,让他们少掉了自己长大的机会,所以才不给你帮忙的。

 

果然,这句话一出,贝贝的神情就缓和下来了。讲真,孩子很多行为的出发点,真的就是要确认自己在爹妈心中的位置。

 

看着贝贝恢复了,我继续说:你看三只小猪,将来有一天,总会要离开猪妈妈,出去自己盖房子住的对不对? 我们贝贝将来是搭稻草房子,树枝房子,还是砖头房子的呢?

 

贝贝:那当然是砖头房子。

 

我:那你觉得胖小妞长大了要搭稻草房子,树枝房子,还是砖头房子呢?

 

贝贝使坏一笑:稻草房子,被大灰狼一吹就倒的那种。(胖小妞插嘴:我也是砖头房子——!)

 

我:那你觉得猪妈妈应该,从小就教三只小猪怎么一起搭房子好呢,还是帮他们直接把房子全整顿舒服了,啥都不要小猪们干好呢?

 

贝贝:应该从小教他们搭房子。

 

我:所以你觉得,大人真正爱小朋友,究竟是帮他把所有的事情都干完,还是教他一起怎么把事情做好好呢?

 

贝贝:教他一起怎么把事情做好。

 

五秒钟后,贝贝轻松地如同没事人儿一般,跟他爹说:爸爸,我想吃饭了。

 

胖胖先生一肚皮的气,瞬间消散,笑盈盈、兴高采烈地把他儿子的饭又从厨房吧台给端了回来。

 

02

 

美国儿童心理学家和教育家鲁道夫·德雷克斯在他的著作中有这样一段话。

对于孩子来说,他最强烈的心理动机就是希望有归属感。他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获得自己的定位。

 

从婴幼儿起,他就不断通过尝试和观察,直觉地去寻求那种能够让自己受到关注的行为并且不断重复,同时放弃掉那些让他感到不受关注和孤独的行为。

 

然而,孩子虽然是观察的专家,他对观察到的事物的理解和定论,却常常是错误的。

 

比方,贝贝观察到,胖小妞因为向爸妈提出了各种需求,连最简单的事情都要找大人帮忙,如此便抢走了爸妈所有的关注。

 

便得出了错误的解读——通过不断找爸妈给自己帮忙,可以赢得家庭地位。

 

而当他运用同样的行为,在爸妈处却得不到满足的时候,就会产生巨大的挫败感,甚至得出结论——爸爸妈妈爱妹妹,爸爸妈妈不爱我。

 

这种时候,我们如果盲目地给予大孩子批评,盲目地冷处理,盲目地运用所谓的自然后果,都会加重大孩子的误解。

 

我们需要迎难而上,在误解的源头上,帮小朋友把逻辑整理清楚,通过理解孩子的感受,逐步引导他看到,自己被爱和被关注的程度一点不比妹妹少。

 

这个源头的错误认知修正了,孩子行为的纠正,反而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再者,我和胖胖先生也要检讨,确实是因为下班累了、偷懒了,才帮胖小妞代劳了太多事情。

 

为什么任劳任怨地伺候孩子,反而是一种偷懒呢?

 

嗯,

帮孩子系鞋带只要两秒钟,

训练孩子自己系鞋带至少需要20分钟。

 

帮孩子整理玩具只要五分钟,

训练孩子自己整理玩具,

恐怕要花三五倍的时间不止。

 

帮孩子盛饭摆碗筷只要三分钟,

训练孩子给大家盛饭摆碗筷,

花下去的还不只是时间的问题,

更需要斗智斗勇地引导孩子

产生自发的利他行为。

 

所以当我在跟贝贝说三只小猪的故事时,是发自内心地自我检讨。

 

03

 

就在先前吃了晚饭后,贝贝在厨房里摆弄自己从学校带回来的玻璃瓶,观察里面的蓝色液体和玩具小鱼,结果一个转身没留神,“啪”整个玻璃器皿被他的右肘撞碎在地砖上,蓝色不明液体,在地砖和地毯接缝处溢满,还有各种碎玻璃片。

 
4 

贝贝心疼他的工艺品,傻站在一边。

 

胖胖先生的第一反应:全都让开,当心玻璃,一个也不要过来!

 

然后,从车库里提上了重型吸尘器,开始清理现场。

 

我说:谁愿意跟妈妈去给爸爸拿一些大毛巾,来吸掉这些液体?

 

阿宝说,我来。

 

然后,我和阿宝去车库里取来了2条大毛巾。我悄悄给胖胖先生递了个眼色。

 

终于,开窍的胖胖先生,开始耐心地教他的两个儿子,如何安全的收拾碎玻璃片——大的爸爸捡起来,小的看不见的用吸尘器,再用大毛巾一遍一遍地吸水……

 

如此,父子仨忙活了大半个小时,才把现场清理干净。虽然要比胖胖先生自己干,慢上不是一点点。

 

但是,花时间训练我们的孩子,莫不是比迅速收拾现场,更重要的事么?

欢迎您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