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足相亲,在接纳孩子争抢磨合3000回合后

 

0JIIRMNGK

文|Apple妈咪

 

天晓得,眼前这个永远护着弟弟的哥哥,就是两年前,那个对着弟弟又拽又拉又扯,恨不得让他瞬间消失掉才好的小无赖。

 

————–

幼儿园回家的路,只有短短600米的距离,可是每天放学随两个孩子走这一段需要花上整整大半个小时。

 

一路上,正着走,倒着走,跳着走,趴着走,滚着走⋯⋯学兔子、学青蛙、学飞机、学”巴斯光年”,学任何一个故事角色⋯⋯我远远跟在后面,在这条安静无人的小径上,看着4岁半的哥哥和2岁半的弟弟不断重复着“倒走——躺倒——被呵痒——逃走”的白痴游戏,却大笑不止、大汗淋漓的摸样,忍不住舒了一口气:

 

“终于熬出头了。”

 

那个弟弟玩什么哥哥抢什么的年代,似乎快要过去了;

 

那个动不动从背后猛推弟弟的哥哥,那个弱不禁风总是大哭的弟弟,好像消失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两个越来越爱玩在一起,越来越相亲的手足兄弟:

 

游乐场的滑梯太高,弟弟不敢,哥哥说:弟弟,这个不吓人的,我牵着你的手,保证不放开。然后,两人各坐一个滑道,一次次牵着手滑下来;

 

老公随手拿了哥哥盘子里的糖果,弟弟生气地向爸爸“夺”回来:这是我哥哥的,爸爸不可以吃!然后拿着糖果屁颠屁颠去献媚哥哥;

 

弟弟往路边一坐耍赖,不肯走要妈妈抱,我说:那你自己坐着吧,妈妈和哥哥先回家了!不料哥哥倒戈相向,一边去拉弟弟的手,一边十万火急地冲我大喊:你这个妈妈怎么这样,弟弟一个人在这里肚子会很饿很饿,而且会迷路找不到家的,妈妈你赶快来抱他呀!

 

我佯装不理睬,心里却温馨无比,看着弟弟听话地跟着哥哥站起来,哥哥拽着他摇摇摆摆走过来,这样手足相护的情形,是两年前的我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的。

 

天晓得,眼前这个懂事的小人儿就是两年前,那个一看到妈妈抱弟弟,就会又哭又闹,对着弟弟又拽又拉又扯,恨不得让他瞬间消失掉才好的小无赖。

 

您是要问有些什么二宝育儿诀窍么?

 

非要说有的话,大约只有一条——

 

再争再抢再打再闹,也让两个孩子从小天天呆在一起,生活在同一个环境里,接受完全同调的教养,获得父母公平的爱和关注;

 

手足相争是你眼里容不下的沙子么?

 

为什么别人家的兄妹总是看起来相亲相爱,自己的两个孩子却从早到晚大哭小叫?

 

这也是Apple妈咪曾经郁闷过的问题,而现在我却可以挺确定地安慰您:那对看起来相亲相爱的兄妹,很可能已经在父母的接纳中,争抢打闹了3000回合,磨合了3000回合,在无数个日夜,无数场较量,无数次实战中,他们充分领教了对手的脾气性格,也早已预见了各种争抢的后果,连尝试去吵的必要都渐渐没有了。唯有这些弥足珍贵的经验,才能帮助年幼的他们总结出真正适用的手足相处之道。

 

要问孩子们之间是否相亲,是否得先问我们自己:

 

是否给了他们足够的时间、足够的空间、足够的包容,去直面冲突、去互相磨合?

 

是否一有冲突出现,他们就会被分开,或者各自被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分别“保护”起来?

 

是否在所有的冲突中,我们都能保持冷静、耐心、公平、温柔而立场坚定?

 

是否坚信眼前的争夺只是孩子们走向和睦的必要磨合和过渡?要知道,如果孩子们昨天争抢十次,今天只争了八次,很可能就已经在进步。

 

有一位朋友告诉我,为了让家里的姐姐能够接纳他们刚出生的第二个孩子,为了顾全姐姐的感受,为了让姐姐不吃醋,她和先生做了这么几件事:

 

姐姐继续睡在爸妈房间的大床上,刚出生的弟弟睡在隔壁的保姆房里;

 

姐姐放学回家,妈妈就陪姐姐,等姐姐白天去幼儿园看不见的时候,妈妈才陪弟弟;

 

妈妈的重心多放在姐姐身上,弟弟基本由保姆全权照顾。

 

这样做朋友也是不得已的,从弟弟出生那天起,她只要一抱弟弟,姐姐就大哭不止,所以她只能将两个孩子分开教养,甚至连喂奶也避开姐姐,以避免姐姐吃醋。她说反正弟弟还小,并不懂事,也不可能和姐姐一起玩。

 

这样做,姐姐就会买单了么?父母偏心姐姐,姐姐就能接纳弟弟了么?

 

在弟弟满一岁的时候,朋友告诉我,家里彻底失控了,姐姐的妒忌不但没有收敛,而且愈演愈烈。发展到,只要姐姐在家,她就不敢碰弟弟,不敢跟弟弟多说话,否则姐姐就大哭尖叫,甚至会在父母不在的时候偷扭弟弟,扔掉弟弟的玩具。

 

是这个姐姐特别脾气大,特别小心眼么?未必。

 

如果我们为人父母的,对第二个孩子都没有表现出足够的重视和爱护,姐姐怎么可能学会重视和爱护弟弟?

 

如果姐姐从小都没有机会和弟弟在相同的教养、共同的关爱下“被迫”相处磨合、直面冲突,她怎么可能直接跳过成长的必要过程,跳级变化成一个懂事、爱护弟妹的好姐姐?

 

你愿意接纳孩子们的冲突么?你愿意相信这只是过渡和必要的磨合期么?

 

我信了,在经过了整整两年,忍耐了两个孩子每天不下十次的争抢打闹后,我终于看到了分享、协作、谦让、维护等等,那些我最想看到的品质,这确实只能靠孩子自己去摸索,不是家长可以教出来的。

 

如果我正抱着弟弟哄睡,绝不会因为哥哥的无理哭闹而把弟弟丢在一边,即便那时候的弟弟还只是个襁褓里啥都不懂的“样板戏”。我唯一能做的妥协,就是抱着弟弟陪哥哥做他想做的事,比如聊天、比如念故事。哥哥会买我的单么?

 

第一次当然不会。但是十次、二十次、一百次以后呢,哥哥还会继续他的无用功么?他恐怕会视“妈妈抱弟弟”为再正常不过的画面,然后直接乖乖拿了故事书坐边上要求讲故事。

 

这就是“磨合”;

 

如果哥哥一把抢过弟弟心爱的玩具,惹得弟弟大哭不止,我不会一听见哭声就呵斥哥哥,因为不想造就更加爱哭的弟弟,和更加怨恨的哥哥。试试看,挑一样哥哥最心爱的玩具试图给弟弟:“我可以学你一样,随便抢你心爱的东西送给弟弟么?”这招非常有效,我家的哥哥会立刻把玩具还了。

 

十次、二十次、一百次以后呢,哥哥还会动不动抢弟弟东西么?当他知道一旦动手,就会以自己心爱的玩具做代价。

 

这就是“磨合”;

 

如果哥哥和弟弟争抢唯一一台电视机、唯一一块蛋糕、唯一一粒糖,我不会说哥哥要让弟弟。孩子们,你们自己商量去吧,商量不出结果,大家都没有。哭闹么?随你们哭闹。吵十分钟,没有,吵一个小时,还是没有。我无法代你们做决定,你们的冲突唯有你们自己才能去面对和解决,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深呼吸、沉住气、和你们较劲到底。

 

这样的较劲有意义么?当然有意义,只要我们能够立场坚定、保持一贯性、并且从不例外,孩子的争抢哭闹时间就会越来越少、越来越短。哥哥通常比弟弟伶牙俐齿,他会说,弟弟,这个动画片很好看的,里面有你最喜欢的小兔子,你看哥哥选的动画片,哥哥过会就给你吃我的巧克力,弟弟常常只好无奈地答应。

 

多么实在的社交原则,这就是“磨合”。时至今日,每次遇到兄弟两都想要同一个东西,两人常常索性跳过争抢的步骤,而直接跃进到了“谈判”或者“石头剪刀布”,这对家长来说,不是一劳永逸的事么?

 

大约在弟弟一岁半左右的时候,哥哥就开始喜欢上了和弟弟的扭打游戏,大约就是骑在弟弟身上,对他各种作弄,最过分的时候,索性一屁股坐在弟弟头上。这种时候,家里有老人的,恐怕早已看不下去了,赶快想要把两人分开,才敢放心。

 

于是,我只好避过老人的目光,把孩子们带到自己房间里的软垫上,用自己的手保护住弟弟的要害,然后尽可能任他们扭打,尽可能做一个不打搅他们的旁观者,除非弟弟大哭,或者主动求救。可事实上,绝大多数时候,两人都扭打得无比欢畅。

 

辛苦么?当然辛苦啦。常常是整整大半个小时,我的手都僵硬在弟弟的脑门上,以防不知轻重的哥哥,但是有没有必要呢?

 

太有必要了,对于男孩子来说,这根本就是他们开始相互试探、想要建立联系的萌芽。在这场力量的角斗中,他们越来越了解对方,越来越明白各自的底线,直到现在,不再需要我看着,他们都很少会弄痛对方。

 

这,依然是“磨合”。

 

走过这段艰难的磨合期,我们才能“守得云开见月明”。

71

图为Apple妈咪家的哥哥和弟弟 how to buy viag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