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每一天里的优先级,留给我们所爱的人

 

70

文|Apple妈咪

 

如果今天是我生命里的最后一天,

 

我会用全部的时间来陪伴我所爱的人,家人和朋友;

 

今天是我生命里的最后一天吗?不是。

 

所以,我选择从早到晚马不停蹄地工作、加班、应酬,

 

挤不出一丁点时间去做我们真正想做的事,陪我们真正想陪的人,

 

直到什么时候呢?

 

直到我生命里的最后一天突然降临为止;

 

到那一天,我或许会顿悟,

 

自己辛劳了一生,积攒了更多的财富,住进了更大的房子,拥有了更高的名望;

 

但是,那又怎样呢?

 

这些在死亡这一刻看起来毫无价值的东西,占用了我一生中所有宝贵的时间;

 

如果上天允许的话,

 

我会多么希望能再活一次,

 

这一次,我要把生命里每一天的优先级,都留给我所深爱的人。

 

——Apple妈咪

 

————–

 

写这段话的时候,我正坐在儿童床边的写字台前。两岁的小儿子好梦正酣,午后的阳光温热地撒在他的脸上,小脸蛋红扑扑的,长长的睫毛随着呼吸轻微振动,时不时的,会听到小家伙“咯咯”的笑声,随即又恢复平静,些许是做了什么开心的好梦。

 

我轻轻地握着他的小手,多年之后,当这个孩子变成人高马大的成年人,做妈妈的我会无比怀念,此刻能够拥他在怀里的年代吧。

 

我假想着,在许多年以后,自己已经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当所有繁华喧闹都已是过眼云烟。这个垂暮老人意外找到了时光机器,穿梭了几十年的光阴,终于回到了现在这个回忆里温馨甜蜜的画面:

 

望到眼前这个懵懂的、天天就想粘着妈妈的小婴儿,

 

她该会是多么想要能多陪他一会,多看他一眼呢?

 

她该会是多么后悔自己当时忙于工作、应酬,而错过了孩子的幼年成长呢?

 

所以,在午后的三点十分,我静静地坐在这里,专心地守望着我心爱的、小小的孩子,心中毫无杂念。

 

真心庆幸,在我还不算老的年龄,能够学会辨认生命的真相,明白了什么是我真正值得去花时间的地方。

 

你试过,陪80岁的老外公聊几个小时天么?

 

你会陪年迈的父母去看一场电影么?

 

你会像恋爱时那样,陪丈夫或妻子依偎在阳台上,一起看书、一起谈天说地么?

 

你也许要说,自己实在是太忙了。

 

可我们究竟都在忙些什么呢?

 

如果我们最亲密最深爱的家人都不值得我们花时间,那还有谁值得?

 

每天下午四点正,我都会带着弟弟站在大宝幼儿园门口,等着4岁的哥哥一边兴奋地喊着“妈妈!弟弟!”,一边开心地冲进我怀里,然后大手牵着小手,和两个孩子,边说边笑走回家。

 

可同样的地点,和我一起等孩子的,却是老人和保姆居多。看着哥哥的幼儿园同学冲出教室,亲昵地搂着保姆的脖子,甜甜地叫:“阿姨,我们今天去哪里玩一会?”保姆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两人嘻嘻笑笑结伴而走。

 

我心中只能叹息:人生最美好的工作,我们都让给了谁啊?

 

我们总觉得未来是无限长的,美好的事物永远在那里等着我们:

 

这个周末没空,还有下个星期;今年过年没有回家,还有来年。

 

可是佛陀说:

 

一切都是无常的。

 

生者必死,

 

聚者必散,

 

积者必竭,

 

立者必倒,

 

高者必堕。

 

我们的存在就像秋天的云那么短暂,

 

看着众生的生死就像看着舞步,

 

生命时光就像空中闪电,

 

就像急流冲下山脊,匆匆滑逝。

 

我们唯一真正拥有的是「当下」,此时此地。

 

喜欢读索甲仁波切的《西藏生死书》,这位佛家大师把人的一生比喻成灵魂住进旅馆那么简单。

 

您会终其一生装潢这个旅店,还是说要在这个旅程中获得心灵的平静和满足?

 

乔布斯在他临终的时候,曾经留下过这样一段遗言:

 

作为一个世界500强公司的总裁,我曾经叱咤商界,无往不胜,在别人眼里,我的人生当然是成功的典范。但是除了工作,我的乐趣并不多,到后来,财富于我已经变成一种习惯的事实,正如我肥胖的身体——都是多余的东西组成。

 

此刻,在病床上,我频繁地回忆起我自己的一生,发现曾经让我感到无限得意的所有社会名誉和财富,在即将到来的死亡面前已全部变得暗淡无光,毫无意义了。

 

我也在深夜里多次反问自己,如果我生前的一切被死亡重新估价后,已经失去了价值,那么我现在最想要的是什么,即我一生的金钱和名誉都没能给我的是什么?有没有?

 

黑暗中,我看着那些金属检测仪器发出的幽绿的光和吱吱的声响,似乎感到死神温热的呼吸正向我靠拢。现在我明白了,人的一生只要有够用的财富,就该去追求其他与财富无关的,应该是更重要的东西,也许是感情,也许是艺术,也许只是一个儿时的梦想。

 

无休止的追求财富只会让人变得贪婪和无趣,变成一个变态的怪物——正如我一生的写照。上帝造人时,给我们以丰富的感官,是为了让我们去感受他预设在所有人心底的爱,而不是财富带来的虚幻。

 

我生前赢得的所有财富我都无法带走,能带走的只有记忆中沉淀下来的纯真的感动以及和物质无关的爱和情感,它们无法否认也不会自己消失,它们才是人生真正的财富。

 

无独有偶,美国一位名叫博朗尼.迈尔的临终关怀护士,也总结了无数人生命走到尽头时,最会后悔的2件事情:

 

最悔:希望当初我有勇气过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

 

第二:希望当初我没有花这么多精力在工作上,错过了关注孩子成长的乐趣,错过了爱人温暖的陪伴。

 

如果所有这些人,能够再活一次,他们会如何做呢?

 

仔细算来,Apple妈咪自己离开职场,回家做全职妈妈已有两年半了,很多人都问我,打算什么时候重新开始工作?

 

而我的回答是,我已经开始工作了。只是,不管我从事怎样的工作,它都不可能再像怀孕之前那样,成为我生活中的最高优先级。

 

我深深明白,我的最高优先级,将永远是我的家人。

 

如果升职加薪需要我牺牲陪伴孩子的时间,我可以暂时不要升职加薪。

 

如果事业上的成就需要我牺牲更多的周末,我可以暂时不去追求这些成就。

 

我还有三十年的时间可以去追求事业,不差眼前这三年,眼前孩子还小的这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