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是一种稳健有力的速度

 

348

文|Apple妈咪

 

龟的可贵之处在于:淡然看着前面飞奔的兔子,一边悠然尽览一路的风景,一边坚定有力地缓步前行。

 

兔子一路跑下去也好,中间打个盹也罢,都是与乌龟无关的事。

 

————–

 

许多年以前,我曾是标准的“拼命三娘”:

 

高考复习,闷头一天做七张物理卷子、100道应用数学题,不喊一声苦;在职念注册会计师,连续半年从早7点到晚11点,除了做题还是做题,直到拿下中国注会全科合格;四大做审计,再苦再累加班再多,一咬牙照样能一周赶出2家公司的底稿。

 

尽管如此,在那群和我一起长大的80后“孩子”里,我一点儿也不算突出,更多的同僚,比我更拼命,比我更聪明,也比我更出色,他们中的有些人如今在一线的战略咨询、投行、500强干着中层领导的工作;他们中的另一些人创建了自己的生意,辉煌扩张的同时,也套进了几乎全部的时间和精力。而大家之所以能够站稳这竞争中的一席之地,是因为我们从来就很“拼命”,并将继续“拼命”下去。

 

在中国,“拼命”几乎就是一种美德。古人说了: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在一个永远僧多粥少的社会里面,要获取任何资源都必须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惨烈的优胜劣汰是不变的主题。我们习惯了不停地自己抽自己的鞭子,习惯于相信:今天的快乐是不重要的,明天的快乐才是重要的。

 

当然,明天的自在何时能来并不重要,因为每当我们站上一个新的高度,欲望就会更大,竞争的厮杀也会更空前,我们也势将更忙碌。

 

在涌动的人潮里,我一路飞奔,却不知是怎样的机缘,让我有那么一天,邂逅了新西兰,在南太平洋上,这个小小的岛国,遗世而独立。

 

这世界上,恐怕没有第二个国家,能让自己的国民以自己的悠缓和“不作为”为自豪。作为一个老牌移民国,来这里的每个人,不论种族肤色,都很自然地自称KIWI。KIWI是什么,KIWI是新西兰的国鸟,一种不会飞的鸟,一次只能孵一个蛋的鸟,蛋能占身体三分之二大小。

 

为什么叫自己KIWI?因为在这里,没有人会认为“慵懒”是什么可耻的事情,就如同不会飞的KIWI鸟,慢悠悠地孵化自己的蛋,好似千百年来生命的进程一样自然、简单、缓慢。雄鹰们想如何展翅,爱飞多高,随他们去,KIWI们就在那里,慢悠悠踱步,慢悠悠地看着风景这边独好。

 

640

 

刚来新西兰那会,我差点得了忧郁症,奔流向前的时间突然慢下来、停下来、在空气中凝固住,重重压在胸口,让午睡醒来的我喘不过气来,天呐,我竟然闲到还能午睡了。就像跟着兔群飞奔的兔子,一下子被挪到了个压根没兔子的地方,被迫停下来,却意外发现,原来自己除了奔跑,其他什么都不会。

 

我不会去路边那些装点精致的花圃挑选喜爱的种子,和得心应手的工具,在自家后院里,慢慢培植出美丽的风景,我觉得那是浪费时间;

 

我不会把家里不用的东西,一个个整理出来,收拾干净,免费送到慈善二手店门口,只为物尽其用、减少垃圾和环保,我觉得那是浪费时间;

 

我不会去孩子学校的校园野餐会做义工,折腾半天布置花花绿绿的场地,然后兴高采烈地给陌生的小孩烤香肠、发冰棍,我觉得那是浪费时间;

 

我甚至不会去美丽的海岸线跑步,即便她离我那么近,即便我上次路过那儿的时候,还从心底感叹,在海天一色里跑步,该是件多惬意的事。可我还是不舍得花我宝贵的时间。

 

说到底,所有没有功利性成果的事情,在我看来,都是浪费时间。这就是从小到大的祖国教育教会我的事。

 

所以,这一天,当我来到了眼前的KIWI国,直接傻眼了:人们就在那儿大把大把地“浪费”时间;你富或者穷,是总理或者清洁工,都在街角的咖啡店悠闲地喝着咖啡。

 

人是慢悠悠的,发展也是慢悠悠的:这里压根没有像上海那样永远逛不完的商场,也没有遍地的餐厅美食,走在奥克兰市区的街头,左右是一排排的矮平房,中心城区就那么手指数得过来的几条街,哪像什么发达国家的大城市,看起来就祖国一个二三线城市的规模。最大的综合性购物商场周末的6点准时关门;生意再好的餐厅,一周必有一天打烊;环境再优美的咖啡馆,下午4点收摊请你走人。

 

可是,那又怎样呢?没有夜里不打烊的商场,多出来的是家人相聚的时间;少了遍地的餐厅美食,多出来的是打扮一个舒适客厅来招待朋友的从容……慢慢的,会发现,这里的经济确实不怎么繁荣,但却刚好有了,维持一份自在生活所需要的一切。

 

有时细想,我们引以为傲的生产力、GDP真有那么重要么?数据显示:美国超市里40%的食品,最终归宿是直接进垃圾桶;香港人衣柜里60%的衣服,穿过不超过一次。在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物质生产力早已空前繁荣,所有人一路飞奔的目的地,究竟是无限提高了生产力,还是无休止地消耗了地球?

 

世界人民都在飞奔的时候,KIWI们淡定地站着修剪花园;世界人民站着开垦地球的时候,KIWI们淡定地坐着喝拿铁。在他们简单的价值观里:

 

今天的快乐是重要的,明天的快乐是建立在今天快乐的基础上的;

 

每一个快乐的今天加起来,组成了以快乐为主基调的生命。

 

5岁的大儿子最近在放新西兰的寒假,他说不愿去假日托班,我说,随你。弟弟去了幼儿园,哥哥白天有大把大把的时间,我忙着没空理他的时候,他就一个人看书搭积木,有时候翻开他的写字本,描着字母,一坐就是一个多小时。

 

我说,你为什么想写字母呢?他说,因为我觉得我越写越好看了,妈妈,你看我这个“U”写得已经不像个“脸”了。我看着他那一整页的“U”,从胖到瘦各种“脸型”,从歪扭到有那么点工整的样子,确实大有进步。

 

新西兰的小学没有作业,进度缓慢,我也从来没有督促过孩子看书写字,我只知道半年前,孩子24个字母里最多认识一半,现在每天从学校里带回来的小书,都能直接念给我听。

 

谁说,“慢”就没有速度呢?

 

放假2周,带孩子去参加滑雪的holiday program(假日课程),第一天去,孩子有些紧张,差点不愿进去。教练是个年轻的大男孩,看到我之后,拿了鲨鱼帽子过来,蹲下身看着孩子的眼睛,温柔地告诉他,他将在鲨鱼组渡过神奇的半天。

 

我在玻璃墙外面看着里面的孩子们,儿子所在的小组是最低级别的,在那个最平缓的滑道上,整整一个上午,就正儿八经滑下来了一次。比起国内教滑雪的课程,简直慢得离谱了。

 

中午接孩子出来的时候,他的一双眼睛都在发光,他说,妈妈,滑雪太好玩了,我们吃完饭能继续玩么?我说,当然。

 

就这样儿子每天滑雪课完了之后,都要自己再玩一会,2周结束的时候,他可以从半山腰各个角度飞速滑下来,平衡感极好。

 

谁说,“慢”就没有速度呢?

 

龟兔赛跑,到最后出局的可并不是乌龟。如果我们可以更悠闲地工作,是否会感觉到更多工作本身的乐趣,是否意味着我们反而会更持之以恒,把事情做得更出色。

 

在我们这一代的幼年记忆里,曾有一首如同念经般的歌谣,好像是这么唱的:

 

我想去桂林啊~我想去桂林,但是有时间的时候,我却没有钱,

 

我想去桂林啊~我想去桂林,但是有了钱的时候,我却没时间。

 

小时候我就纳闷,这人怎么这么走极端呢,既然想去“桂林”,为什么不能花一半的时间,赚一半的钱,剩一半的时间去“桂林”呢?

 

所谓成功,难道不应该是让我们变得更有时间,更有能力支配自己的时间么。

欢迎您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