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在10-15岁送孩子出国

 

75

文|Apple妈咪

 

试想一下,你我的中学时代,如果班上突然来了一个,嗯,比方说,不会讲中文,或者中文较差的外国人吧,你们平时会带他一起玩么?

 

————–

 

奥克兰的雨季延绵不绝,细雨中,车子塞在北岸一所中学附近,正值放学时间。

 

闲来无事,隔着车窗,我望着路边三三两两放学的孩子们:

 

一群10多岁的小孩赤着脚、踩着水塘嬉戏蹦跑,笑语不绝,白色、黄色、黑色皮肤的他们混迹在一起,不分种族你我;

 

巴士站台上,几个白人女生坐在长凳上,一个华人孩子面对她们站着,口若悬河地在说些什么,逗得那些个女孩们笑得前仰后翻;

 

…………

 

一切看起来挺和谐,只是,这些画面里,时不时会出现这样一个略显突兀的小孩:

 

他一个人随在人群后面,带着框架镜、撑着伞,眼神悄悄落在那些嬉笑的孩子们身上。转眼到了站台,他试图向人群靠近,再靠近一点儿,已经近在咫尺了,应该能够注意到自己了……可是,那些应该是他的同学们,似乎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他的存在,继续自顾自说笑,一点都没有招呼他入伙的意思。于是,他只好作罢,悻悻然站到稍远一些的地方,佯装去看时刻表。

 

茫然而无措的孩子,在这里时间久了,我好像很容易分辨出,哪些少年,是中学时代突然被父母送出国的;

 

落寞而孤单的孩子,那一瞬间,我几乎看到了9岁时候的自己。

 

那一年,我还不会一句日语,就随着父母去日本上小学,当时的情形是一样一样的啊:

 

日本学校注重体育,小小的娃个个能爬杆、跳绳会双飞、体操能搭人墙,和他们相比,当时的我基本就算无能,体育课哪个小组都不愿带自己;老师上课说个指令,大家都跑去拿体育器材了,我一个人呆站在那里,不知道要干嘛;放学后,某个小朋友奔到你身后,拍拍你肩膀,在你回头的瞬间,用日文大喊你“笨蛋”,然后嬉笑着跑走……小女孩的自尊心啊,就在那一年时间慢慢消失殆尽。

 

后来回国念书,自己就一直比较内向、不爱说话、自信不足的样子,一直到大学时代才有所好转。

 

102

 

所以,我简直太理解那个落寞的少年了。

 

这个年龄的孩子,不同于小小孩:

 

他们有很强的自尊心,对自己的短处,异样的眼光,或者被同伴排挤的细节动作敏感无比;

 

他们极需要友谊,需要同伴的认同来成长自己,塑造自己为人处事的准则和信条;

 

他们已经有了族群意识,一味只愿与文化、爱好相投的人交往,对外来者的孤立或排挤几乎是无意识的。这和小宝宝们完全不同,越小的孩子,自我文化积淀越少,适应外界能力越强,和谁都能玩在一起,甚至语言不通都不影响他们疯在一起。

 

这个年龄的孩子,也不同于青年人:

 

他们还不会伪装,也不具备成人的包容能力和社交性。对于不太喜欢的人或者不同文化的外来者,他们不会像成年人那样试图去理解、去交往、去接纳,或者至少在表面上,去顾全对方的颜面和感受。换句话说,中学时代的孩子更真实,同时,也可能更残酷;

 

他们的性格还没有成型,他们的自我意识建立在别人看自己的目光里,跟随同伴的褒贬,他可能今天觉得自己无所不能,明天又觉得自己一无是处。而青年或者成年人,即便一时得不到外界的认同,也往往能够自我排解,自娱自乐。

 

所以,在我看来:

 

如果您有送孩子出国念书的打算,要不就趁小,随小小孩一起去海外成长;要不,就等高中孩子性格成型以后,再考虑让他们自己出去念书。

 

这并不是Apple妈咪一个人得出的结论。天涯上,曾经有一篇人气很旺的“加拿大二代移民”的帖子,关于什么年龄段送孩子出国,作者是这样现身说法的:

 

我觉得比较内向、安静的孩子最好让他们早点出国(8岁以前),在他们成长之前有足够的缓冲、适应期,可以为他们将来在国外的生活打下比较好的基础,心理上也比较健康。

 

而这个类型的孩子,一旦进入青春期了(8,9岁以后),那父母还不如让他们在国内长大,等性格定型了再出国。

 

这个我有亲身体验,我是小学毕业过来多伦多的,相对来说我的语言能力算是很不错的了。可即便是这样,巨大的环境转变还是对我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刚来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的性格变得非常自卑、内向。

 

而一个反例是我的表弟,他的语言能力弱一些,11岁过来的,平时是个比较内向安静的孩子,慢热型,喜欢自己玩电脑游戏什么的。我觉得,移民对他来说,在某种程度上造成了他现在轻度自闭的情况。他其实很聪明,我觉得他如果当时留在国内,可能会比现在活泼不少,很心疼他。

 

是的,很多家长都说,中文怎么办?国内的基础教育扎实,是否让孩子在国内上小学打好中文基础,到中学时代出国更好呢?

 

而我想说的是,中文固然重要,孩子的性格养成,恐怕却是更为重要的。中小学是孩子性格成型的关键时期,最好不要在这个阶段切换大环境。

 

您是否考虑过,一个简单的出国决定,会让孩子在这个最需要友谊的年龄,失去所有的朋友、所有的同僚、所有的认同和所有的过去,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成为一个突兀、孤立的“插班生”,年轻如他,真的能够承受、并且乐观地过渡这一切么?

 

不说出国,试想一下,你我的中学时代,如果班上突然来了一个,嗯,比方说,不会讲中文,或者中文较差的非洲同学吧,你们平时会带他一起玩么?

 

中午吃饭的时候,你和你的朋友会和他坐在一起么?

 

课间休息的时候,你和你的朋友会喊他一起去跳橡皮筋,或者打篮球么?

 

放学的时候,你们一群人在汽车站台谈天,他远远站在一边,你会主动拉他入伙一起交流么?

 

好吧,即便这个非洲同学中文过关,那么文化呢?

 

他知道你们正在关注的话题么?

 

他会玩你们最近热衷的游戏么?

 

他理解你们之间互相起的绰号、互通的暗语么?

 

嗯,恐怕除非他从小就在中国长大,语言、文化障碍全无,你们才能敞开心扉,带他一起玩吧。

 

这不是你我有什么种族歧视,那时候我们还太小,哪懂这些,我们只是简单真实地跟着自己的感觉走而已。

 

嗯,现在换一个场景。

 

如果是幼儿园时代呢?幼儿园时代,如果班上有这么个非洲小朋友,你们会一起玩么?那时候的你我自己话都说不完整,那时候的你我也没什么所谓文化积淀,那时候的你我只看谁手上的玩具多,谁搭的积木好看,谁的玩法新鲜,就跟谁一起玩,不是么?

 

继续切换场景。

 

大学时代,课上有个非洲同学,你我会怎么看待他呢?

 

他身上烙印着深深的非洲文化,对此,我们感到好奇的同时,已经懂得尊重;

 

他身上洋溢着自信,这份自信不依赖于他人的目光,对此,我们存着欣赏的态度;

 

他的中文虽然不太好,但是,这完全可以理解。虽然,我们不太可能将他当成兄弟、闺蜜般待见,但是,我们早已学会如何礼貌、友善地去和不同文化的人相处。

 

所以,大学时代来中国留学的他,会不会比中学阶段来感受更好一些呢?

 

而出国留学,几乎就是简单的“同理可得”啊。这不仅是语言的问题,更难跨越的,恐怕是文化上的巨大差异。

 

送孩子出国门之前,我们都想清楚了么?

欢迎您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