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西兰,我被逼着慢下来

 

146

文|Apple妈咪

 

去采访油画大师的时候,我抱着大大的问号:

 

一位旅居法国20年的华人绘画大师,

 

在巴黎这座顶尖艺术家荟萃的世界时尚之都,

 

常年在罗浮宫、奧塞美术馆举行画展和做美术研究,

 

为何在年近半百之时,告别了所有曾经的辉煌,带着太太和养了十多年的狗,毅然移居新西兰?

 

Apple妈咪:老师,为什么啊?难道巴黎还不够完美么?

 

老师:巴黎当然很好,在那里,我学习了最前沿的绘画技巧,在无数已经死去的大师作品中取经,我不停画,不停创作,却感到包袱越来越大,不管我怎样画,似乎都逃不脱那些大师的影子,他们似乎就在我背后批判指点,我的创作变得非常不自由,所以我想,是时候离开了。”

 

Apple妈咪:世界那么大,为什么是新西兰,而不是任何一个其他国家?

 

老师:也许你不知道,法国人是一个挑剔且略有高傲的民族,几乎对所有的事物,都抱有习惯性的批判目光,可唯有对新西兰,即便是法国人,都持有高度评价。他们认为,新西兰是世界上最接近天堂的地方,这不光是指自然环境,更重要的,恐怕是指人心的纯净。

 

所以当时我决定给自己放2年假去新西兰旅行和创作,可没想到来了没多久,我便决定留下来、不走了。

 

这里比我想象当中更加干净、更加自由、更加真诚。巴黎毕竟是一个人口密度集中的繁忙大都市,陌生人之间的距离还是有些远的;而新西兰人真诚得可爱,我去买车的时候,向洋人老夫妻还了个价,没想到对方不仅告诉我成本价,还告诉我这个价格比他们预期当中略高了一些,所以感到很高兴。

 

与此同时,我的创作变得无比自由。有时候,当我们在竞争和批判环境中,很容易迷失自己,只是一味去追赶潮流。而现在,我有时间认真地看孩子们作画,看我的学生作画,回归到最初最年幼的时候,回忆当初自己为何要拿起画笔?

 

毕加索说,我花了一辈子的时间学习怎样像孩子那样画画,我现在非常理解,孩子们拿起画笔,是心无旁骛、纯粹地想要表达美,纯粹兴趣所致,没有任何其他的压力或者目标,而在新西兰,我似乎也找到了这样的感觉,因为这是一个充分自由、充分宽容、充分悠闲、充分平等的国度,在这里你可以很自在地做你自己。

 

离开老师画室的时候,阳光正暖洋洋地晒在肩上,满天云朵像棉花糖般触手可及,我看了看时间,离接儿子放学还有三个小时。

 

在这三小时的时间里,我去图书馆找了一本做muffin(杯子蛋糕)的书,抄下了配方,去超市买了食材和磨具。然后在4点过后的2个小时里,陪孩子们在自家院子里的小桌上捣面粉、放小杯、装烤盘、收拾狼藉,到吃晚饭的时候,我几乎已经累趴下了。

 

换作半年前在上海(移民前),如果同样有这5个小时的时间,我应该会在星巴克里试图多写几个文章,研究如何增加阅读量,思考怎样做收费资源更有效,或者多接待几位访客,即便4点去幼儿园接完小朋友,有时也会请婆婆帮忙带他们在星巴克外面的广场玩一会,自己继续捣腾电脑到天暗一起回家。

 

即便在我这个自由职业的半全职妈妈这里,似乎依旧无法停止鞭策自己,参与竞争、不进则退、追求成就已经是惯性了,我几乎没有办法让自己慢下来好好审视自己的生活。

 

可是,在新西兰,我被逼着慢下来。

 

大儿子还有3个月要上这里的小学了,早就听闻这里的学校从小到大,都要自带妈妈做的lunchbox(午饭便当),不料去小学报名的时候,指导手册里面竟赫然有一栏写着“订餐”,心里一阵高兴,心想这所学校有订餐的话,自己就解放了,对于Apple妈咪这样的烹饪白痴来说,实在是天大的喜讯。

 

可是还没高兴多久,邻居已经上学的孩子妈妈就给我泼了一盆冷水。她告诉我,她女儿一个华人同学,连续在学校订餐了两个星期,妈妈就被老师叫去谈话了。老师上来便问,家里是不是出什么状况了?为什么妈妈不能做便当了?那位和我一样想偷懒的妈妈被问得哑口无言。

 

接着我才明白,这里学校所谓订餐,是应急方案,解决小朋友万一家里临时有状况的权宜之计,绝非常规。在当地人看来,妈妈给孩子做便当是不能省略的步骤,是爱的表现,无可取代。

 

过程比结果更重要,注重DIY,即便那意味着又慢效率又低也无关紧要。事实上,新西兰社会的方方面面都体现着这一点。风景最棒的海滩几乎一定是没有任何餐饮或商业设施的,要有也一定是车行的距离,海边唯有的是公用的BBQ电炉。为什么呢?因为这里的人热衷DIY过程,因为商业一定意味着环境破坏。

 

刚来新西兰的人,总觉得这里的商业不发达。确实太不发达了啊,餐厅不做午市很正常,一个礼拜停业1、2天休息也很正常⋯⋯可是他们没有看到,这些动不动就休假的人们,休假的时间都干啥去了。打开网站、翻开报纸杂志,你就会明白这里人的生活有多丰富:

 

上findaevent.co.nz, 奥克兰一地,一个周末,就能有几百上千个不同规模的活动或集会,艺术的、运动的、户外的、节日的⋯⋯90%以上都是非盈利性;

 

打开儿童杂志,整篇整版的都是怎样给孩子DIY花样派对,怎样组织万圣节游戏,如何跟孩子一起烹饪各种食物,学校假期有哪些地方或者活动免费开放给孩子等等;

 

在这样的大环境中,我忍不住感觉到自己的匮乏。我这个从小科班出身的中国式好学生,在这里简直差劲极了,体育差,动手能力差,不会做饭,艺术细胞没有,兴趣匮乏,不会“玩”,看了这么多活动除了眼花缭乱,还是只有眼花缭乱的份。

 

可谁叫我是中国家长呢?中国家长允许自己匮乏,也绝不允许自己的孩子跟着匮乏。于是,我不得不花更多更多的时间在陪伴孩子参与各种活动上,踢球、滑雪、游泳、滑道滑板、烹饪、种植蔬果、野餐、聚会安排得满满当当。终于明白,为什么在新西兰,绝大多数妈妈都得是全职妈妈的原因,带孩子实在是太够忙了。到上了小学,放学又早,假期又多,活动更多,上班妈妈根本分身乏术啊。再有就是,新西兰生育家庭的小孩平均数量接近2.5个(丁克家庭除外)。

 

当然,在陪孩子过程中,我也在培养自己的各种兴趣,而追求事业成就似乎也不再是最最重要的事。所谓入乡随俗,就像更多当地人一样,学会平衡,做自己精力范围内能做的,拒绝自己精力无法承担的部分。

 

电视采访一周两期做不了的话,就答应一周只做一期;写文章就更不能逼了,引用曾老师的一句话,回忆一下,最初自己为什么拿起笔写东西?不是为了做成任何事业,而是,简单的——兴趣使然,有感而发。

 

 

欢迎您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