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半球的孩子都散养么?我讲4个见闻故事

之前的文章里有写过新西兰的孩子们在校体育活动很多。感觉新西兰的家长非常心大,在小学校园里,胳膊腿有问题打着石膏的孩子简直司空见惯。

 

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新西兰孩子们的安全状况堪忧呢?或者,这里的孩子真的是被“散养”长大的吗?我用了一个月游学的时间观察,思考这个问题,在这篇文章里,我想讲四个见闻故事。

 

 

01

救生员

 

我带儿子在Albany游泳馆游过两次泳,头一次去的时候我盯着查理,我老婆在一边看书,过程中有救生员找到她问她孩子在哪,她指指我说有爸爸陪着呢,救生员便微笑着走开了。

 

 

第二次,又是我在看孩子老婆在看书(写到这突然觉得很不爽),因为已经是第二次来了,所以我也有些放松。加之国内同事一直在微信上沟通工作,我便时而看手机,时而盯盯娃。

 

几分钟后一个帅气的救生员走过来跟我打招呼,一上来说“先生你这个鞋真的很不错,很时尚啊”,我一脸懵逼的说是吗哈哈不敢当。

 

接着他突然有些严肃的说,先生我注意到您的太太一直在看书,同时您时常看手机,而您的孩子应该在7岁以下,这样是会有安全隐患的。请您跟太太沟通一下,确保您二位中的至少一个人可以监护孩子安全。Have a good day.

 

 

我连忙羞愧的点头哈腰,“是是是,对对对”不断,内心却充满了踏实感恩。  

 

 

02

童子军

 

有天在Browns Bay海边写完文书已经是晚上八点,往回家走时碰到海岸警卫队那里围拢了许多人。走近一看,原来是一个童子军团队在和海岸警卫队的工作人员进行坠海逃生演习。 

 

 

警卫队的工作人员先是讲解了救生衣的工作原理,然后请了一个小童子军上前,模拟海难发生的场景让小孩拉动救生衣,接着氧气瞬间充满了囊体。孩子们哈哈大笑,而裹在救生衣里的孩子多少有些惊恐,毕竟自己跟个球一样。

 

他央求,可以把我弄出去吗?

 

工作人员回答,暂时不可以,因为我还要给大家讲讲救生衣的充气与回收,当然,如果你真的感觉到很不舒服,那么我可以随时帮你摘下来。那么现在你告诉我,你可以坚持吗?

 

孩子很乖的点点头。

 

我轻声问了问旁边童子军的组织者,她告诉我,这样的活动他们每周都会组织孩子们参加。 

 

 

 

03

校长

 

我从没想到唯一一次和儿子校长的见面,会是在这种情况下。

 

那天儿子放学回来在车上告诉他妈妈,他在学校被人打了一下,挺疼。晚上我问儿子当时的情况,问半天才知道原来是他先逗了别人一下,对方估计手重了一点,把他胳膊打红了。 

 

 

我告诉儿子这个事情肯定是他自己错在先,但也问了对方孩子的名字,打算第二天到学校去和解一下。第二天早晨到学校,巧不巧第一个碰到的同学就是那个印度孩子。我就把儿子拉过来,又把那个小男孩叫过来,让我儿子跟人道歉,又对那个孩子说昨天的事不好意思,但如果查理以后再调皮你可以告诉老师,尽量不要动手哦。

 

那个孩子哦了一下就走了。我带着儿子往教室走,接着被一个气喘吁吁的中年人叫住。他伸出手来说,你好我是校长Steven。

 

我说校长大人您好啊。

 

他说是这样,我刚才看见您在对一个孩子说话。我昨天也了解到您的孩子和他发生了一些不愉快,您一定要知道在我们学校,家长是不能直接找别人的孩子说教的,这会影响他们的成长。

 

我说哦不不您误会了,我只是跟人家道歉,没有别的意思。而且你也看到我刚才很和善的啊,不是生气的情绪对吧。

 

Steven说,嗯我有留意到,但请您一定记得要找老师和校方去解决孩子之间的问题,如果您对孩子说了一些不应该的话,孩子可能会背负很大压力。

 

我说一定一定,我完全相信学校。

 

校长走后我长出一口气,心想幸亏我没跟那个印度孩子提哥们我以前也是个练家子。 

 

 

04

Your kids didn’t see that. 

 

我总喜欢把好故事留在最后。

 

这个故事有些惊悚,它是一个真实故事,来自我朋友的口述。

 

朋友说,有一回自己的2个幼儿园年龄的孩子在街道旁骑滑板车,下坡时车速有点快,孩子们一路风驰电掣,只剩下奶奶在孩子们身后一边呼喊一边追赶。 

 

 

孩子骑着滑板车经过了一个看似普通的房子,等奶奶再经过时,发现院子里躺着一个女人,地上有些许血迹,女人旁边站着一个粗壮的男人。奶奶不知道这个院子里发生了什么,当他看向那个男的,男人眼神灰暗的对老人说,

 

“Your kids didn’t see that.” 

 

当时奶奶并不清楚状况,以为那个女的病倒了,想进去问问需不需要帮忙,而那个男的漠然的示意她走开的同时,示意她捂住孩子的眼睛

 

几天后,奶奶被警察接到公安局做笔录,老人一脸茫然的坐在警察局,警察告诉她您可能目击了一起凶杀案。接着警察拿出一个男子的相片,问奶奶是不是在那个早晨见过他,奶奶说是,还有一个躺在地上的女人。

 

警察说,此人在暴怒争吵之下杀死了自己的妻子,请问,您是否还记得当时的一些细节。 

 

朋友说,当时奶奶记得的,就是那句“ Your kids didn’t see that”.

 

这个故事在后来深深震撼了我。无法想象,一个杀人犯行凶之后,当他环顾这熟悉也即将陌生的世界,面对一个手无寸铁的目击者,他的第一反应竟然是,你的孩子没有看到那一幕,放心吧,他已经滑去远处了。内心之中,或许唯一让他庆幸的,就是自己的暴行没有在无意之中玷污一个无辜孩子的童年。(当然,这类案件在新西兰非常罕见,不必过度脑补。) 

 

幸运的人一生被童年治愈,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也许,那个男人明白这样的道理。

 

 

我们都是羚羊 

 

我读到过一个故事,说一个旅行家曾经见过一个摄影师喂藏羚羊喝水,同行的警察把藏羚羊赶走了,摄影师问为什么,警察说,要不然它会以为人类是善良的。  

 

 

看到这个故事时,我想到了我们的大多家长。在孩子成长的漫长过程中,我们时刻不忘提醒孩子的是,世界是充满危险的,要握紧妈妈的手,不要乱拿陌生人东西,不要随便跟人搭话。当然,某种程度上这是有必要的。

 

然而,我们不得不面对的窘境是,孩子或许会变得过于谨慎小心,同时错过了这世上太多的美好洒脱。

 

在新西兰,父母们会告诉孩子们世界是美好的,但是,他们自己以及整个社会也在不遗余力的保护着这群年少的羚羊,同时不停的教会他们,如何去跟猎人周旋,甚至把他们赶出丛林。 

 

最后,我真诚的感谢新西兰的教育工作者和每个普通民众,在粗旷的外表之下,他们如此细腻的维护着每个孩子的切身安全与内心世界。

 

或许,这也是为什么这片并不广阔的土地,总能治愈我们伤痛与麻木的原因之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