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时期,我让娃去了学校露营

文|Apple妈咪

 

一早把贝贝送去学校,看着他小小的身影自己提着书包拖着半人高的箱子一路小跑在前,直到班级外面的集合地。那边已经站了不少家长和孩子,三三两两在聊天候着。我看了一眼,没有自己认识的家长(平时很少接送娃的上班老母亲的痛……),再看了看手表,离9点发车还有45分钟,忍不住跟贝贝小声说:“妈妈先撤了好不好?”

 

“不行,妈妈,你要看我上车。”

 

“好吧。”

 

又傻站了一小会,贝贝跟几个同学开始聊火热了,终于善解人意的转头说:“那好吧,妈妈你先走吧。”

 

 

“好,那妈妈后天准时来接你。Have fun,宝贝。”

 

然后在贝贝第一次四年级学校露营的发车之前,在没有家长离开的画面里,我悄悄遛了。

 

一则确实手上还有不少工作要处理,二则觉得贝贝在哥哥露营经验的熏陶下满怀兴奋,似乎没啥可担心,三则我相信学校说的,在这个非常时期,学校的露营依然是安全的。

 

 

昨儿校长给全体四年级家长的信里说,

 

“他希望在露营时见到每一个孩子。这个露营地将只有我们学校的孩子,因而是安全的,希望家长不要把孩子留在家,除非生病。

 

并且,因为考虑到家长的担心,学校把露营最后一天的电影院行程取消,换成了在学校体育馆看电影。”

 

 

 

截止发稿,新西兰确诊5例新冠肺炎,分别是:

 

一位从伊朗回新西兰的60多岁老人。

 

一位从意大利北部旅游回来的女子和他先生。

 

一位家人去过伊朗的男性和他的妻子。

 

眼见疫情来了新西兰,本地人是什么反应呢?

 

3月8日,一年一度奥克兰最大的路跑活动如期举行。

 

 

据报道,共有34000多人参加。主办方说,这个数字是破纪录的,跑道沿奥克兰海边人行道设置,全长8.4公里。

 

 

同时,出门除了华人超市、华人餐厅外,依然看不到人带口罩。

 

身边有经营餐厅的朋友特别纠结,说餐厅人流密集,安全起见,想让服务员都带上口罩,可是进店打算吃饭的洋人看见服务员带着口罩,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转身走了。

 

他们的认知,似乎还停留在“自己有病才带口罩”的逻辑。毕竟WHO的官网上至今对口罩的建议依然是:

 

如果你健康,那么你只有在照顾新冠病人或者疑似新冠病人时才需要带口罩。

 

如果你咳嗽或喷嚏,请带上口罩。

 

餐厅经营者朋友遇到的矛盾比较直白:统一员工带还是不带口罩,逼着你必须得在大环境口罩逻辑和华人口罩逻辑里,做出个非此即彼的选择。

 

这太难了,事情的最后,朋友让员工自行决定,带不带都支持。

 

而我这样的普通人,虽不必面对这样的难题。但是带孩子们去人流密集的商场,也不得不掂量一下。

 

前些天老大说要买双鞋子,原来的小了。按以往,我都会等到周末,带着购物单和3小只一起去商场。

 

而现在总觉得带一串娃去商场实在不是个好主意。所以有天趁着弟妹有课外活动,就拉着老大一人去商场,想直奔鞋店,买完就走。

 

不料阿宝一听说要去商场,就问我有没有带口罩。

 

我说没有啊。

 

阿宝说:“那太危险了吧。商场人那么多,妈妈难道你不知道,新西兰也有coronavirus了么?”

 

我边开车边说:“可是这里没人带口罩啊。”

 

“那有什么关系啊,我们老师说了,你若是想带就可以带。”

 

“学校里有同学带么?”

 

“我们班上没有,但是弟弟班上好像有。不管怎么说,妈妈。下个礼拜我想带口罩,总有第一个嘛。”

 

转眼到了商场,果真人山人海,并且没有人带口罩。买鞋后,我问阿宝:“能陪妈妈再去趟超市么?”

 

阿宝说:“我们先回家拿口罩吧?”

 

 

 

到了这周上学,阿宝没再提口罩的事,可能是忘了,也可能是因为上周五到现在(周三)没有新的确诊。

 

同时,校长昨天又发了邮件,劝大家不要缺勤,说学校很安全。因为上周新西兰确诊5例后,周一大概就有十来个孩子缺勤了。

 

于是每个华人都在拉扯中,安全还是不安全,带口罩还是不带口罩,出门还是不出门,聚会还是不聚会,似乎都没有定论。

 

每个我们,都同时活在末日论般的朋友圈,和若无其事的本地社区之间。

 

没有权威,没有绝对,没有统一,只有各式各样纷杂的声音。但是最起码,学校老师说,“如果你有担忧,可以带口罩。”

 

所以继二月上旬,阿宝去了五天6年级学校露营之后,

 

 

心大的老母亲,今天又让贝贝去了4年级的三日学校露营。

 

截稿时,学校app发来照片,看来贝贝已经抵达了。

 

心大也好,谨慎也罢,都是被允许的。

 

对了,我们后天(周五)的新移民聚会,在老母亲小小纠结了一下之后,照常进行(我们的来宾都已确认入境超过14天,并且本次的小聚规模,将进一步控制到10人以下)。